第10章

劍氣縱橫,痛徹心扉!

蘇凡在踏上那條銳意殺伐山道的刹那,心中便自剩下了一個字,那就是痛!

好似在進行淩遲酷刑,全身血肉都要被全部切下!

甚至,連五臟六腑,四肢百骸都在呐喊!

不過,任由劇痛纏身,蘇凡卻冇有後退半步,一直咬牙忍耐。

他心裡有一股狠勁告訴自己。

今日哪怕是被無形劍氣切成肉渣,也不能半分退卻!

時間流逝。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蘇凡終於扛住了萬劍切割之痛,微微吐了一口氣。

接著,他抬起已經血肉模糊的腳掌,扛著以幾何倍遞增的痛苦,向山路邁出了一步。

轟隆~~

正是這一步,如同巨嶽砸擊,居然撼動了巍峨的九界山。

在山巔之上,一股能夠斬天滅地的劍意噴發,轟然向蘇凡席捲而來。

蘇凡隻來得略微抬眼,整個人就被劍意狂流包裹。

“萬象劍典,劍化萬物,可摘星捉月斬神佛......”

滾滾劍意包裹中,一道資訊在蘇凡的腦海中散開,竟然是一部無上劍道典籍。

這部劍道典籍叫做‘萬象劍典’,一共有四重境界。

練成第一重,可一劍摘星。

練成第二重,劍出可搬動皓月!

練成第三重,一劍能斬碎傳聞中的崑崙神山!

練成第四重,便能衍化出劍之世界,一劍一世界,萬物皆凋零!

“萬象劍典,這恐怕是能夠成聖的無上劍法啊!”

蘇凡心頭震動,狂喜填滿了胸膛。

他或許已經獲得了上古九大至尊,劍道至尊的傳承!

若能練成,可劍壓乾坤!

“後來人,你哪日練成了萬象劍典,再來接受本劍主的真正傳承吧!”

正在蘇凡狂喜時,一道恢弘的聲音響起。

接著,一股無法抵禦的偉力誕生,將蘇凡瞬間轟了出去。

等蘇凡回過神來時,已經跌坐在了狹窄的地窖小屋中,九界鎮劍圖衍化出的會恢弘畫麵已然消失,重新化作了平平無奇的山水畫!

不過,蘇凡卻深深知道,自己獲得了不俗的傳承。

而且,這還隻是上古九大至尊,劍道至尊傳承的基礎。

蘇凡想要獲得劍道至尊的完整傳承,首先便要把萬象劍典,修煉到四重圓滿層次!

“萬象劍典圓滿麼?晚輩一定能做到!”

蘇凡用了許久時間,方纔平複了激動的情緒。

而後,強烈的虛弱感跟刺痛感,便如潮水般席捲而來。

原來他以九龍吞天血脈開啟九界鎮劍圖,血脈之力消耗太多。

另外,劍道至尊的考驗,可不僅僅是幻象。

有真實的傷害,加註在了蘇凡身上。

“九龍吞天,給我吸!”

“萬象劍典,給我練!”

蘇凡目光一凝,直接催動九龍吞天血脈,吸納天地元氣補充消耗。

同時,根據萬象劍典的修煉方法,開始以劍煉身。

嘩啦啦~~

隨著蘇凡的舉動,他所在的區域,天地元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翻湧凝聚。

這種情況,更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發恢弘浩大。

冇多久,小半個東城區的天地元氣,都是被吸納了過去,甚至化作了一個宛如龍捲風般的雲氣漏洞。

漏洞的尾部,赫然正是蘇凡所在的地窖。

這一幕,立即驚動了整個木倉城。

以周家、城主府為首的木倉城頂尖勢力,更是聞風而來。

與此同時,地窖內,蘇凡在獲得了大量天地元氣的滋養後,身體的虛弱大幅度好轉。

同時,他的體魄也在天地元氣跟萬象劍典的錘鍊下生出變化。

蘇凡的體魄原本就頗為強悍,體內經脈更是很寬闊,堪比普通通脈境高階武者的四五倍。

但在此刻,他的體魄再度增強,經脈更是大幅度拓寬。

並且,一些原本處在堵塞狀態的經脈,也在此刻被銳意的力量生生撕開。

冇多久,蘇凡貫通的經脈便達到了八十多條!

“天地元氣枯竭了麼?”

約莫半個小時後,蘇凡眉頭微皺。

原來他以九龍吞天血脈,直接吸乾了周遭十幾裡範圍內的天地元氣,隻得停下修煉。

畢竟蘇凡覺醒血脈時日尚淺,不可能覆蓋方圓百裡千裡之地。

而這,也是武者們想要加入名門大派的原因之一。

因為名門大派的山門,往往建造在天地氣脈上方,天地元氣比普通地方濃鬱十倍都不止!

“也罷,經過此番修煉,我也恢複了七七八八。”

蘇凡如今已然貫通了八十六條經脈,距離通玄大圓滿一百零八條,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力量也從之前的四五萬斤,增長到了六萬斤。

再加上初學萬象劍典,單論戰力,最起碼提升了一兩倍。

哪怕對上真正的化海境,也能正麵廝殺!

“就是這兒,蘇凡肯定藏在裡麵!”

“給我放火,燒!”

正在這時,地窖外傳來了狠辣的聲音。

嗡嗡~~

下一刻,大量油脂撒上來,數根火把丟出,地窖上方的茅草屋頓時燃起了熊熊烈焰。

哪怕隔著數米土層,蘇凡也能感覺到沖人的熱浪!

外麵之人,明顯是想要蘇凡的命啊!

“應該是周家的雜碎。”

“如此正好,我再來跟你們收點利息!”

如今蘇凡實力大增,又有九界鎮劍圖傍身,鬥誌正濃。

他抓起已經傷痕累累的鋼鐵鎖鏈,把九界鎮劍圖披在身上,便腳掌在地上猛地一踏。

嘭~~

人如大箭,擊穿地窖出口處的擋板,貫穿熊熊烈焰,出現在了數米高的半空中!

“快看,有人從烈焰中衝出來了!”

“蘇凡,是周家天驕蘇凡!”

燃燒的茅屋外,圍了一堆人,尤其數十個手握強弓硬弩之人,更是目光銳利。

他們乃是木倉城城衛兵,個個都在鍛體八重以上。

不過,依舊被蘇凡的出場方式嚇了一跳。

“蘇凡?”

“哼,今日就算你插上翅膀,也休想活命!”

“所有人聽令,給本將軍射死他!”

一名身穿甲衣的中年漢子眼神陰冷。

他是木倉城城衛兵副統領陳東,更是周家的心腹。

蘇凡之前大鬨周家,令周家顏麵掃地,他這個周家心腹,自然要為其分憂。

嘣嘣嘣~~

隨著陳東的命令,幾十個城衛兵大弓滿弦,一支支利箭鎖定蘇凡。

下一刻,箭矢離弦,如大雨潑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