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l小說 >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  

布拉基站在那座倉庫的門口,像是一尊雕塑。

許久之後,他不解的抬起手指,向著倉庫的門鎖輕輕一彈,大門應聲而開。

飛揚的塵埃混雜著書信的墨香,撲到布拉基的麵前,他邁步走入其中,目光落在中央那座最大的架子上。

密密麻麻的書信,整齊的排列在架子的每一層,標簽上清晰的寫著日期,粗略望去,便有上千封。

布拉基認得這些信封,那是他與伊登寄信交流時用的信封。

布拉基迅速的伸出手,抽取其中一封信件拆開,認真的從頭讀到尾,眉頭越皺越緊。

他將這封信拿在手中,又取出一封,掃過其中的內容。

“這怎麼可能……”布拉基的眼眸中,滿是茫然無措,他不斷的抽取信件,拆開閱讀,越是這樣,他眼中的迷茫就越深。

這些,全部都是他與伊登交換的信件,可這些信明明應該已經通過郵筒寄出去了纔對……

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布拉基,布拉基?”

門外,李毅飛呼喚著布拉基的名字,走到倉庫的門口,看到站在貨架前茫然無措的布拉基時,身體猛地一震。

他怔怔的看著這一幕,“你是怎麼進來的?”

布拉基終於回過神,抓著信件的手掌控製不住的顫抖,他快步跑到李毅飛的麵前,舉起手中的信件,粗重喘息著說道:

“李毅飛……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我寄到阿斯加德,給我妻子伊登的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李毅飛看著布拉基那雙迷茫掙紮的眼眸,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開口,“布拉基……你先冷靜一下。”

布拉基一咬牙,直接拋下了麵前的李毅飛,迅速衝上樓梯,回到自己的病房。

他將桌角那隻嶄新的紅色郵筒抱起,用力的向下砸去,隻聽一聲沉悶聲響,郵筒背麵的鎖被撬開,一封嶄新的信件飄蕩而出。

布拉基將這封信打開,他可以確定,這就是自己半小時前寫的信,上麵的墨漬都還冇乾。

他將這封信拿在手中,像是尊雕塑般站在原地。

“冇有消失……”布拉基的目光,看向被他丟在地上的郵筒,郵筒內壁光滑整潔,完全由銅製成,無論怎麼看,都隻是一個普通的郵筒。

“它根本就不會傳送信件……林七夜在騙我。”

布拉基喃喃自語,“他為什麼要騙我?”

“如果這些信,根本就冇有寄出去,那我收到的回信……是從哪裡來的?”

布拉基隻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無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他深吸一口氣,瞪大了眼睛,看向身前的某處虛無。

透過林七夜的眼睛,他看到了外界的景象。

外界的林七夜,走到了屋外的院落中,對著藏在角落的司小南說著些什麼,透過院外的高牆,布拉基可以看到遠處連綿的神殿,以及再遠處若隱若現的神山。

“阿斯加德?!”

布拉基愣在了原地。

作為阿斯加德的本土神明,他當然認得那些建築,林七夜竟然在阿斯加德?

既然他早就到了阿斯加德,為什麼不放自己出去,見一麵伊登?

自己房中的那些來自伊登之手的信件,又是從哪裡來的?

布拉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在屋中一動不動。

“布拉基,布拉基……你先彆激動,我這就喊七夜過來,他會跟你解釋的……”李毅飛氣喘籲籲的跑上二樓的病房,站在門口說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布拉基像是想到了什麼,雙眸逐漸明亮起來。

他像是個激動地孩子,興高采烈的伸出手,指著麵前的李毅飛,以及外界的林七夜,哈哈笑道:

“其實林七夜早就到了阿斯加德,他像個信使一樣,偷偷把我寫的信,送給伊登,又偷偷將她的回信送回這裡,塞進我的郵筒中……

他早就見過伊登了!他不讓我出去,是想你們聯合起來,等我出院的時候給我個驚喜!!對不對?!”

李毅飛錯愕的站在原地。

“出院……出院……隻要能出院,我就能見到你了!”布拉基低著頭,含糊不清的自言自語,眼眸中閃爍著激動地光輝。

他二話不說,直接奪門而出,身形一晃就消失在走廊。

李毅飛跑到走廊邊,心中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布拉基!喂!布拉基!你去哪了?!”

病院。

天台。

一個穿著白衣的老人,正站在天台的鐵絲網前,慈祥的俯視著整個病院。

一道金色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天台邊緣,快步的向他走來,布拉基的金髮隨風飄動:

“大叔!你能讓我的治療進度迅速增長,對不對?!剛剛就是你拍了我一下,然後我直接跳到了95%的進度!”

耶蘭得緩緩轉過頭,溫和的看著他的眼睛,“你做的很好,孩子。”

“大叔!你再幫我一次!我隻差最後5%的治療進度了,隻要能出去,我就能見到我的妻子……”布拉基抓起他的手,認真的說道,“你再幫我一次,我欠你一個人情。”

耶蘭得站在鐵絲網前,一席白雲交織成的白衣隨風舞動,那雙深藍色的眼球凝視著布拉基,嘴角勾起一抹慈祥的笑意。

他伸出手,再次拍了一下布拉基的肩膀:

“你做的很好,孩子。”

布拉基治療進度:96%

“你做的很好……孩子。”

布拉基治療進度:97%……98%……99%……

在布拉基欣喜的注視下,他頭頂的虛幻進度條,直接跳動到最後一格:

“布拉基治療進度:100%”

“詩歌與音樂之神布拉基治療完成,請即刻離院。”

“已滿足獎勵抽取條件,開始隨機抽取布拉基神格能力……”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