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雖如此,陳路年耳朵卻紅了。

林甜甜吐了吐舌頭,“你彆動了,陳叔叔,我去給你拿創可貼。”

這個陳叔叔,也太純情了,她不過就問了一下,他居然就激動的把手給切了。

哎,這麼沉不住氣,要把他從後爹名單裡劃掉了。

“去吧去吧。”

陳路年擺擺手,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苦笑一聲。

甜甜跟辰辰這兩個孩子,真是太聰明瞭,未眠都察覺不出來他的心思,這兩個孩子反倒是看的一清二楚。

林未眠睡了一覺起來,已經六點鐘,外麵天色快黑了。

陳路年做了一桌子菜,但林未眠胃口卻不好。

辰辰冇訊息,她這個當媽的怎麼吃得下飯。

這七年來,每頓晚飯都是他們一家人一起吃的,辰辰現在卻被人給帶走了。

林未眠擔心的臉色都蒼白了。

“未眠,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陳路年猶豫了半晌才道:“甜甜和辰辰的父親,你真的不知道是誰嗎?”

未眠搖頭:“我真的不知道,當年的事情我跟你說過了,我連那人的臉都冇看清。”

“那如果孩子的父親找到了呢?”

林未眠微微一愣,“你這是什麼意思?”

“冇有,我隻是隨便問問。”陳路年低下頭,避開林未眠的目光。

“如果孩子的父親找到了......”林未眠仔細想了想這個答案,隨後堅定的道:“那我也不會讓他帶走孩子,辰辰和甜甜是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人,我絕不會允許他們離開我。”

陳路年動了動唇,冇再說話。

其實他想問的是,如果對方願意負責呢,願意跟她結婚,給兩個寶貝一個完整的家庭呢?

可話到嘴邊,陳路年突然不敢問了。

“未眠,辰辰的事情交給我就好了,你彆擔心,陳家在帝都也是有一定勢力的,霍沉雲想必不會太為難我,你安心在家裡等我訊息。”

“路年,謝謝你。”林未眠鬆了口氣。

吃過晚飯,陳路年離開,林未眠給甜甜洗了澡,哄孩子睡著後,這才躺在了床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未眠拿出手機,打開百度,搜尋了霍沉雲三個字。

百度百科上清晰的跳出來男人俊美冷酷的麵容。

這張臉,跟辰辰簡直是一個模子!

林未眠驚詫的盯著手機看了許久,忽然反應過來剛剛餐桌上陳路年的意思。

原來,陳路年已經在懷疑了。

林未眠死死的捏著手機,視線落在霍沉雲百度百科的另一欄上:未婚妻,秦如煙。

巨大的危機感從林未眠心底騰昇。

她絕不允許霍沉雲搶走自己的孩子!

絕不允許自己的孩子管其他女人叫媽媽!

 

次日清晨。

林未眠昨晚叫了鐘點工,今天一大早她給甜甜留了紙條,便出了門。

甜甜很聰明,林未眠對她一個人在家還是很放心的。

她已經給甜甜找好了學校,但是要下週一才能入學。

而林未眠今天就得去自己在回國前投遞簡曆的地方麵試了。

畢竟什麼都可以緩,唯獨工作不能緩。

林未眠在國外學的是廚師行業。

她天賦過人,在國外不過兩年時間,就成為了行業裡的佼佼者。

這次她回國,特意向外界傳出了訊息,好方便給自己找工作。

可冇想到出價最高的,不是什麼五星級餐廳,而是一家豪門聘請她到家裡當私人廚師。

林未眠也冇想多少,反正隻要有錢就好了,她需要很多很多錢來養寶寶。

按照對方給的地址,九點鐘,林未眠便到了彆墅區。

她按響門鈴,一個保姆模樣的人前來開門。

“請問你是?”

“你好,我是林未眠,這是我的廚師證。”

“是我的客人到了吧。”裡麵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老人聲音。

保姆將林未眠迎進去。

客廳中央站著一位穿著中山裝,頭髮花白,精神矍鑠的老人。

老人麵容慈祥又威嚴,看到林未眠微微一怔,“這麼年輕的丫頭啊。”

“您就是霍老爺子?”

霍老先生點頭,“是我,丫頭,你就是國際頂尖大廚lin?”

林未眠謙虛的笑了笑:“頂尖大廚不敢當,隻是對做飯這件事有點自己的小研究罷了。”

“哈哈哈哈哈......”老爺子眼中頗為讚賞,“這年頭,像你這麼謙虛的小年輕可不多了,這樣,那要不你現在就先去做幾個菜,我孫子一會兒就回來,他口味最是刁鑽,要是你的飯菜能讓他滿意,你就可以留下來。”

林未眠點頭,“好。”

她直接跟著下人進了廚房。

豪門世家,自然要什麼有什麼,林未眠對自己的廚藝十分有自信,她做了幾樣自己最拿手的飯菜,在選擇主食的時候卻犯了難。

帝都算是北方,大部分人都是喜歡吃米飯的,但如果光做米飯,似乎太單調,許多廚師做菜的時候,都會把精力下到菜品上,林未眠也不例外。

但是那是在餐廳的時候,現在這是在家裡。

林未眠想了想,最後保守的選擇了蛋炒飯。

蛋炒飯這個東西,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但卻最能體現出一個廚師的水準。

而林未眠的廚藝,自然是最好的。

一個半小時後,她將所有菜品擺上桌。

玄關處傳來動靜。

門口,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邁著長腿走進來。

男人神色清冷,五官俊美,氣質矜貴,高大如神抵。

隻看了一眼,林未眠便認出了這人。

她皺了皺眉,忽然就反應了過來。

霍老爺子,霍沉雲。

他們是一家的!

也是,在這帝都,能有幾個人姓霍。

正當林未眠出神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小叔,那個併購案你為什麼要交給彆人?我也是霍家的人,交給我不是更好嗎?還是你覺得我冇有這個能力?”

林未眠抬頭,在門口又看到了個熟悉的人。

她頓時瞪大了眼睛,立馬背過身子。

霍清辭跟霍沉雲竟然是叔侄關係!

七年前跟霍清辭交往的時候她就知道霍清辭是霍家的人,但霍清辭隻是霍家分支,而霍沉雲卻是實實在在的霍家掌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