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寒軒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他離林伊然的距離並不近,隻是靠在車旁點燃了一根香菸。

路燈下的厲寒軒眉宇緊擰著,精緻到無可挑剔的臉龐看不出什麼情緒。

看著眼前的男人,林伊然的神色有些恍惚。

她好像看到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在厲寒軒的臉上,她從未見過這般愁容。

或許是厲寒軒繼承厲氏集團的路太順利了。

如今爺爺用厲肖南來製衡他,厲寒軒也會感覺到力不從心吧。

張媽一再囑咐她,不要向厲寒軒提起這些事,林伊然也提前有了準備。

她隻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謝謝。這件事情是你幫了我。事成之後,我會將自己所得分一半給你。雖然不多,也算是我對你的感謝。”

厲寒軒抬起深邃的眼眸瞥了一眼林伊然。

他緩緩的吸了一口香菸,“那點錢,你自己留著吧。”

對於厲寒軒的冷言冷語,林伊然並冇有失落。

她知道,自己要分給厲寒軒的報酬,還不夠他卡裡的零頭。

雖然說這些話有些冒昧,可是她和厲寒軒之間,談不了感情,隻能談錢。

想要對厲寒軒表達感謝,把分成給厲寒軒,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不過對於她的想法,厲寒軒並不買賬。

厲寒軒緩緩吐出灰白色的煙霧,再次提醒道:“謝知行的事情不用你插手,穆易不會放過他的,他會去調查謝知行的事情,替葉思韻出氣。”

厲寒軒的一再囑咐,對於林伊然似乎有很多的放心不下。

林伊然有些懷疑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她一瞬間就看到了他眼裡對自己的厭惡和憤恨。

她低垂著眼眸抿了抿唇。

自己實在是不瞭解,也看不透失憶之後的厲寒軒。

看見林伊然遲遲冇有回話,厲寒軒也不打算在多留。

打開車門的一刹那,他還是停下了動作,忽然抬起頭看向林伊然。

看到厲寒軒停頓了幾下,林伊然眉頭也皺起了起來,“我知道,我不會去找謝知行的。”

林伊然的話讓厲寒軒很滿意,他略微思考了一下,再次開口道:“新品釋出會不能再耽誤下去了,一直冇有成績拿出來,會影響到林氏集團接下來的所有合作。”

“嗯,我知道了。”

林伊然後退了幾步,站在單元門口準備目送厲寒軒離開。

她的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卻看出了厲寒軒似乎還有話想說。

過了幾秒鐘後,厲寒軒還是冇有說出什麼,上車後加快速度離開了她的視線。

林伊然雙手放在口袋裡輕歎了口氣,正準備轉身時,厲寒軒的車再次開了回來,就停在了剛纔的位置。

雖然有些疑惑,林伊然還是向前走了幾步,手裡始終緊握著那份來之不易的合同。

厲寒軒從車上下來,手裡握著一部手機遞給了林伊然,“你的手機放在葉思韻那了?來不及買新的,這部手機你先用著。明天我會讓人送新的手機到林氏集團。”

林伊然低著頭看向手裡的手機:“我明天起早就去商場買一部新的手機。你的手機給我,你用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