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小時後,遊輪靠岸,穿著便裝的夜燁跟在陸淼淼身後上了去往民政局的地鐵,地鐵人不少,但詭異的是,他們前後左右2米,都是真空地帶。

但很顯然,他身前的女人並冇有關注這點,此刻的她正在忙著和PDD的客服理論5塊錢的麵具為什麼會壞,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他!

很好…

弄死她的理由又多了一條。

是的,陸淼淼就是那個半年前睡了他還嫌棄他的女人!

就在2個小時前,夜影的人都準備好了給陸淼淼和她肚子裡的孩子收屍時,夜燁忽然抱住了陸淼淼,答應了她的要求。

但因為是贈品,所以不享受三寶政策,領證可以,但不退不換,最低7年。

陸淼淼同意了,但是又逼他簽了一份合同,關於財產和協議守則,婚後生活互不乾涉,除了在孩子麵前保持恩愛,其他時候都可以各玩各的。

女人信誓旦旦的說是這為了保護他,怕他愛上她。

夜燁嫌棄的瞥了一眼隻到自己胸口的女人頭頂,小矮子。

嗬,天下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會……

“你自己回家吧,我還有事,晚上不回去了。”剛出民政局,陸淼淼就把一串帶著門禁卡的鑰匙塞進了夜燁手裡,給自己叫了一輛車。

夜燁:??

夜燁驚呆了,他現在是徹底相信眼前的女人不認識他了:“你去哪?”

“都說了有事呀,娃他爹,你是不是記性不好?”

“也是,一般人也起不出來夜燁這種缺德的名字,這不是擺明瞭想占彆人便宜?”

陸淼淼搖了搖頭,一臉不讚同。

也難怪長這麼美還被人嫌棄送掉,腦袋不好使哇…

身邊女人嫌棄又憐憫的目光讓夜燁的血壓一下子就上去了,差點冇把手裡的佛珠給碾碎…

畢竟碾碎了,這個摳門鬼也不會給他買新的。

“我餓了,你得管我吃飯!”

“我不吃外麵買的,隻吃家裡做的,而且…得人親手喂!”

夜燁慢條斯理的一個接著一個字往外冒,直到陸淼淼的表情逐漸龜裂,男人愉悅的彎起了唇角。

——

陸淼淼好氣!

她還是個寶寶呢!

居然還得喂另外一個22歲的寶寶?

她不能理解!

誰讓這是個贈品,還這麼帥。

她著急回家拿回母親的遺物早點搬家,便直接帶著人去了一家金拱門。

看著擁擠的人群,夜燁下意識就想皺眉,但忽然間肩膀傳來了一陣大力,他竟然被按在了椅子上!

不僅是他,暗處負責保護他的影子們也驚呆了。

要知道夜三爺身上的功夫和他抽瘋的腦子是成正比的,一般人彆說按住他了,就連近他的身都困難,可現在

暮地,夜燁腦海裡就閃出了暴躁蘿莉四個大字。

陸淼淼想,這個人就算是作,也應該有一定的底線,起碼這麼多人看著,還好多小朋友,他應該不至於

但事實證明她想多了。

從下單到排隊取餐,這位大爺就真的像是八十歲的爺爺一樣癱在椅子上動都不動一下,甚至還不如她爺爺,起碼她爺爺還會給孫女點零花錢!

“你的手是用來乾嘛的?”陸淼淼不能理解。

“好看。”夜燁說著,將自己的手放在了她的手旁邊,白皙皮膚上冇有一絲多餘的紋路,纖細的手指是真的擔得起如玉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