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什麼飛機,我不是在玩楚漢爭霸嗎?怎麼穿越成韓信了?”

看著麵前家徒四壁的破屋,韓信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作為一名曆史係的研究生,韓信因與古代那位大將軍同名同姓,曆來熱衷於秦漢文化。

可葉公好龍不代表想見龍,如今真個穿越了,他更多的是茫然……

回憶了下本體的記憶,他愈發覺得壓力山大。

如今是公元前213年。也即是秦始皇三十四年。

這時候,項羽冇有舉兵,劉邦還在當亭長,他這個家道中落的楚國貴族,還在落魄求生。

按照命運的軌跡,他最終會為劉邦打下諾大江山,然後狡兔死走狗烹,黯然退幕。

韓信莫名想起了一句話。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他韓信熟讀兵法,武力過人,到哪兒都能乾出一番事業,吃飽了撐的去輔佐一個混混?

“穿都穿了,總得參與到曆史的進程中,這纔不枉我重活一遭。”

韓信有了決定:“如今秦國尚且安在,我何必去跟劉邦同流合汙?輔佐秦始皇,抱大腿不好嗎?”

【叮!恭喜宿主啟用口嗨係統。】

【係統加載完畢,你獲得了獎勵:積分1000點】

【積分可用於抽獎、兌換技能及物品】

【請宿主繼續努力,每次與人口嗨你均可獲得積分獎勵】

一陣突如其來的聲音在韓信腦海中響起,讓他忍不住一愣。

身為一個現代人,他對係統並不陌生。

短暫的驚訝後,是巨大的驚喜。

韓信忍不住問道:“我能兌換什麼東西?”

下一刻,一副巨型螢幕浮現而出。

琳琅滿目的選項晃花了韓信的眼睛,他粗略看了下,發現積分能兌換的東西實在太多,從武學到屬性,從技能到武器,應有儘有。

韓信審視自身,他現在初來乍到,更多還是需要保全身家性命。

想到這,他道:“我想提高安全係數,你有什麼建議?”

【叮!訴求接收,搜尋中……】

【搜尋結束,你目前的積分可兌換三流武將套餐,該套餐包含:武技、身法、及身體素質強化,可大幅提升你的安全係數。】

“就它了!”

韓信當即確定。

【積分扣除—1000點。強化開始】

下一刻,韓信隻覺渾身一震,丹田處湧出無窮巨力,腦海中亦是多出無數武學章法,就彷彿他真的埋頭苦練了數十年一樣。

【強化完成,你的身體素質已達三流武將水平。】

韓信有些好奇:“三流武將大致是個什麼概念?”

【以力開石】

係統隻給了一個提示。

“算了算了,隻強化了一次,能以力開石已經很不錯了。”

韓信安慰自己,隨即轉了一圈,把屋子裡僅剩的兩本兵書和一把寶劍帶上,準備離開。

結果他剛出門,就聽到一聲大喝。

“韓信!你給我站住!”

韓信回頭一看,就見一身材壯碩的屠夫朝自己快步走來,周圍不少人見狀,紛紛退開老遠。

略作回憶,韓信就想起來了。

此人乃是他家邊一肉攤的老闆,平日見韓信無父無母,冇少欺負他。

“王屠戶,你叫我有什麼事嗎?”

韓信不動聲色,問道。

王屠戶呸了一聲:“王屠戶也是你能叫的?”

他打量韓信片刻,見他配著一把寶劍,冷笑一聲道:“喲,你小子連飯都吃不起了,還裝貴族呢?你這把劍不會是個樣子貨吧!”

他身後還跟著三五個潑皮混混,聞言俱是哈哈大笑。

“定然是假的,我都冇見他拔出來過。”

“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就韓信這慫包,哪敢拔劍啊!”

王屠戶也跟著笑:“韓信,你不是自稱楚國名門之後嗎?你敢不敢拔劍砍我?”

韓信愣住了。

這,這不就是胯下之辱的橋段嗎?

王屠戶見他不說話,還當他是怕了,更加囂張一分:“你要是不敢,今天就從我胯下鑽過去!”

說著,他叉開兩條腿,居高臨下的看著韓信。

那些個潑皮混混紛紛大笑,爭相嘲諷起來。

“大哥,這小子是個冇卵子的慫貨,他哪裡敢跟對你動手啊!”

“不動手就鑽褲襠唄,我還冇見過人鑽褲襠呢!”

“哈哈哈!”

韓信在笑聲中回過神來,他突然想起來自己的口嗨係統。

他看了王屠戶一眼,問道:“王屠戶,我勸你三思之後再張嘴。”

王屠戶愣了下,獰笑起來:“怎麼,你這麼想鑽老子的褲襠?”

韓信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嗬,真不知道你是哪裡來的自信?敢在我這種天選之人麵前如此囂張?”

“你知道我是誰嘛?我乃未來大秦第一名將!爾等怎敢對我如此不敬?”

王屠戶哈哈大笑:“你們聽到了嗎?他說什麼?天選之人?還大秦第一名將?這可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了,你……”

噌!

但聽一聲金鐵刮擦之聲。

寒光一閃而過,霎時間,血流如注。

眾人呆立當場,直到王屠戶的胳膊落地,濺了一地血,才如夢初醒般驚恐四散。

王屠戶發出殺豬般的慘叫,捂著冇了胳膊的肩膀涕淚橫流:“你,你敢當街行凶!”

韓信一臉淡然的看著他:“不是你讓我砍你的嗎?再說了,以我的身份,砍你怎麼了?能被我砍你應該感到榮幸,將來這秦始皇都得依仗我呢!”

“你!”

王屠戶差點氣暈過去,狂怒不已:“給我打死他,打死他!”

他身後的潑皮混混聞言,卻是一個都不敢上前。

開玩笑,韓信手裡可是有劍的!還是吹毛斷髮,一劍能斷人手臂的寶劍!

哪個不怕死的敢上?

王屠戶見狀,氣得險些暈過去,他隻得大喊:“快去報官,快……”

韓信冇給他這個機會,一劍鞘下去,就讓他當場倒地閉了嘴。

“他隻是斷了一隻手,即可送到醫館去,還能保住一條命。”

韓信環視一圈,道:“各位,韓信早年父母雙亡,至今承蒙各位照顧,待吾日後飛黃騰達,再作報答……告辭!”

說罷,他轉身離去,周圍無一人敢做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