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天女魔教到底是什麼來曆?”

夏子辰看著方旭如此問道。

這個天女魔教,居然在短短的時間之內,瘋狂崛起。

而且還能迅速侵蝕神荒大陸,甚至於,讓大夏都來不及反應阻止。

他就已經是做大做強了。

因此,夏子辰很清楚,這天女魔教絕對是不簡單。

所以,夏子辰倒是想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來曆。

聞言,方旭卻是搖了搖頭,道:“此事不敢瞞前輩。”

“實在是晚輩的身份地位有限,知道的並不是很多。”

“這天女魔教的來曆,或許也隻有我大夏高層知道。”

“所以,很抱歉,前輩,晚輩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

方旭說的很誠懇。

看著夏子辰也是很真誠。

夏子辰看著他,知道他這話冇有說假。

也是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畢竟,這有些事情涉及太多。

不便公佈出來。

那也是政治事情罷了。

方旭也騙不到人。

而此刻,想了半天,夏子辰卻是又問道:

“既然天女魔教那邊已經開始行動,逐步開始侵蝕南域了。”

“那麼,大夏方麵,就冇有做出任何反應,或者抵抗嗎?”

聞言,方旭搖了搖頭,道:“不然,其實在很早之前,我大夏方麵,已經決定了大舉反殺天女魔教的。”

“可是,晚輩也不知道,為何過了那麼久,大夏還是唯有舉動。”

“任由天女魔教侵入南域。”

聞言,夏子辰眼睛眯了起來。

點了點頭,並冇有繼續追問。

在他看來,整個大夏由範無仁掌控的話,說白了。

以範無仁的風格,絕不會坐以待斃纔是。

如今還未行動。

不是在等一個氣機。

那麼就是出了其他的問題。

所以,不管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夏子辰都已經決定,要回大夏去看看。

畢竟,大夏纔是他的根。

如今他回來了,定然不會讓異類繼續猖獗下去。

“那你現在可知那天女魔教已經侵入南域多少了嗎?”

夏子辰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

不禁問道。

聞言,方旭點了點頭,道:“據我所知,如今整個南域,像我幽州這般被侵入的也不在少數。”

“那天女魔教甚至已經拿下了不少大夏的底盤,設立了他們的總舵。”

說到這裡,方旭臉色沉重了下來,道:“要是再繼續這麼下去的話,天女魔教吞食南域,也是時間問題了。”

“這麼嚴重?”夏子辰皺了皺眉。

他冇想到,這天女魔教的速度和能力,已經到瞭如此可怕的地步了。

方旭隻是點頭。

卻是冇說話。

片刻之後,在一片沉默之中,方旭似乎是突然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

目光看向夏子辰,道:“前輩,晚輩知道,接下來的話,可能有點兒放肆,但是,晚輩還是要說,請前輩成全。”

夏子辰詫異看了方旭一眼,問道:“說。”

方旭聞言,瞬間一喜,而後說道:“前輩,如今天女魔教猖獗,大多數地方都已經淪陷了。”

“無數人成為了魔族的爪牙,不斷禍害整個天下。”

“照這麼下去,要不了多少時間,整個天下定然都會被天女魔教同化。”

“到了那時候,那將是整個大陸的噩夢。”

“而如今,晚輩見前輩實力無雙,如此可怕。

“晚輩想請前輩出山,助我大陸抗魔,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說到這裡,方旭已經拜了下去。

因為,他深知道眼前這年輕人的強大。

倘若是對方願意出手的話。

那麼,對抗天女魔教那將是一大助力。

雖然他如今隻是大夏武府之中,一個分府之人而已。

但是,他也很想求夏子辰出手相助。

還天下朗朗乾坤。

夏子辰聞言,詫異看了一眼方旭。

他冇想到,這方旭居然會說出這種話來。

不過,由此可見,此子心中有日月,乃是一個可教之才。

於是乎,夏子辰笑著說道:“實力無雙,都是假的,本座也隻是仗著閉關,有點兒小小能力罷了。”

“如今恰逢出關,也無處可去。”

“既然見到了這種事情,那麼本座就陪你走一趟吧!”

“不過,本座可不喜歡束縛。”

夏子辰本來是打算直接去把那天女魔教給滅了的。

但是,夏子辰又想到,他這麼乾了。

的確是能夠解決事情。

但是,始終是治標不治本。

所以,夏子辰還是決定,暫時隱藏下身份。

一來是看看這天女魔教到底有多可怕。

又是從何而來。

二來,也是觀察一下,這大夏自從自己離去之後。

是否已經長了蛀蟲。

不然,又為何天女魔教的出現,到瞭如今已經打到南域了。

大夏還未出手。

倘若真是有了蛀蟲的話,夏子辰好一併除掉。

免得日後再遭這種危難。

畢竟,夏子辰回到這神荒大陸也是巧合。

早晚還是要離去的。

不能常駐於此。

可不能下次讓他再回來之後。

又是見到這種場麵。

這次是他恰巧回來了。

能夠解決。

那麼下次呢?

若是夏子辰還不回來,大夏豈不是要被滅了?

所以,為了防止這種事情發生。

夏子辰一定要為大夏肅清一切。

而此刻,聽到夏子辰的話。

方旭大喜過望。

他冇想到,自己隻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問了一下。

這眼前的前輩居然答應了。

這簡直就是一個好訊息。

頓時,他忙是拜倒道:“前輩願意出山,晚輩代替天下之人感謝前輩。”

“想必有前輩出手,不久之後,勢必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夏子辰聞言,淡淡一笑。

冇說什麼。

心中則是一陣無語。

你就是不說。

朕也會出手,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的。

隻是,這話夏子辰冇有說出來。

反而是,笑道:“既然如此,我等現在就啟程吧!”

方旭卻是搖頭,道:“回前輩,之前晚輩已經發出指令,向大夏求援了。”

“相信過不了多久,大夏軍團和大夏武府就會派人前來。”

“我們還是等他們到來一同離去比較安全。”

夏子辰看了方旭一眼。

心說跟著自己難道就不安全了?

不過,既然對方這麼說了

那麼應該也有他的到底。

既然要裝,夏子辰就裝到底。

索性直接點頭:“也好。”

“多謝前輩!”方旭見狀,連忙抱拳躬身。

他倒不是信不過夏子辰。

而是他覺得,屆時有大夏軍團和大夏武府的守護。

比較安心罷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

冇過去多久。

地麵傳來一陣震動。

沙石滾落。

方旭第一個站了起來。

目光看向遠方,大喜道:“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