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斬官眼眸瞪大,“陛下!快住手!快住手啊!!”

旋即,眾人連忙下台,恭敬跪在地上:“參見陛下。”

葉辰不管不顧,直接翻身下馬,撲向渾身鮮血淋漓的蘇貴妃。

“愛妃、蘇涼老將軍你們怎麼樣!!”

葉辰心疼的輕撫著她的臉,看著她臉上掌印,更看著她身上帶血的傷痕。

葉辰哪裡見過這等場麵,一時間雙手都在顫抖,輕輕的撫在滿是血汙的臉蛋上。

蘇涼拖著風霜殘燭之軀,腦袋狠狠的扣在地上!

“陛下!我蘇家為國為民幾十載,從未欺瞞聖上,還請陛下明鑒啊!”

葉辰重重點了點頭:“蘇家世代辛勞,朕都知曉,是朕被豬油蒙了心,朕會為蘇家討回公道!”

蘇涼聽聞,通身一顫,眼角滑下濁淚。

葉辰望著蘇家上下,滿身的傷口,心中怒火更盛:“朕糊塗,聽了小人讒言,錯怪了蘇家,可從未叫人屈打成招!朕倒想問問,蘇家滿門,身上的傷,是誰打的?!”

話罷,葉辰的龍眸直勾勾盯著監斬官。

監斬官渾身哆嗦,聲音微微顫顫:“陛……陛下……微臣不知。”

他們知道,隻要他們說錯半句惹怒了聖上,那麼他們的項上人頭就會立刻落地。

“陛下!”

禦林軍姍姍來遲。

眾人渾身鎧甲,連忙上前,跪在地上。

“天子之下,皇城之內,冇有朕的允許,竟然私用如此刑罰!”

“給朕查!查究竟是誰給蘇貴妃濫用私行,將她傷成這樣!”

“是誰動了朕的愛妃,朕要他五馬分屍!株連九族!”

“陛下……陛下不可啊。”

“陛下,這要是查起,必然將禍及不少人。況且他們這麼做,也是為陛下著想。”

蘇貴妃連忙拉住了葉辰的手,扶住葉辰因盛怒而顫抖的身體。

“您要是將他們殺了,那其他文武百官會怎麼看?他們以後為您剷除禍害的時候,是不是就有所忌憚了?”

哪怕事已至此,蘇貴妃依舊還為大局考慮,為葉辰考慮。

但原主這個腦殘,不分好壞,竟然要斬了蘇貴妃!

葉辰將她抱緊懷中,眼眸中怒火跳躍,更是對這個傻女人的心疼。

上一世,自己雖被奉為神醫,卻孑然一身,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這一世,老天爺給了這次機會,對自己好的人,要加倍珍惜,狼子野心的佞臣,殺之後快!

“愛妃,從今日起任何傷你、害你之人,我斬他全家!如果連你都保護不了,那朕要這皇位又有什麼意義?”

蘇貴妃美眸中顯然閃過一道不可置信、喜悅、同時也是癡情。

她依偎懷中,美眸中有清淚劃過。

“有陛下的這番話,那麼臣妾就算死了,也值得了。”

“朕,不許你死!”

葉辰抱她上馬,極其霸道。

即便傷口依舊刺痛,但蘇貴妃也不由分說的埋在葉辰胸口,一邊哭著,一邊發泄著心中委屈。她哭成了淚人,讓人無比心痛。

養心殿。

葉辰準備了一桶藥浴,讓蘇貴妃在後方沐浴浸泡,而中間隻隔了一個屏風。

蘇貴妃把身子泡在水裡,知道葉辰就在屏風後的幾丈開外,心中悸動的同時,也是羞紅了臉頰。

她……還是頭一次在陛下眼皮子底下沐浴,真是羞死人了。

不過即便羞澀,有一件事,她也必須知道。

“陛下,其實您知道蘇家冇有謊報軍情對嗎,對嗎?”

她隔著屏風憂心問道。

“當然了!蘇家為國為民,蘇涼將軍常年駐守邊疆,替朕守護江山。而且以他忠貞不二的性格,又怎會通敵叛國?”

“是朕一時糊塗,聽信讒言。還好醒悟及時,差點釀成大錯!”

“愛妃你且安心好了,朕勢必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葉辰的保證,外加藥桶裡的蒸汽熏陶,讓蘇貴妃小臉紅撲撲的,心中更是一陣小鹿亂撞。

啪!

兩人中間隔閡的屏風突然倒下。

葉辰就這麼看著麵前美人沐浴的景象,看著蘇貴妃嬌羞可人的樣子,再看她羞得去遮掩半壁酥胸的樣子……

誰也顧不上屏風是為何倒下的。

隻覺得房間裡溫度上升,叫人口乾舌燥!

屏風倒了,蘇貴妃羞得更加不敢抬頭,將整個人都埋進了藥浴之中,隻露出鼻子以上的小腦袋,更是可愛動人。

連這遮羞的玩意都冇了,葉辰乾脆便走了過來。

他將手伸入藥桶之中攪動,以藥液的顏色來判斷吸收的效果,但他這麼做,卻引發了蘇貴妃的羞憤。

“陛下,你……嗚嗚,討厭啦。”

“哈哈!看樣子吸收效果還算不錯,再有半個時辰,你身上的傷勢應該就會痊癒了。”

葉辰一邊笑著,手還一邊在黑色的藥液中使壞。

蘇貴妃被他弄得整個人都在發燒。

癱軟水中,羞得不敢發聲。

陛下這不是在調戲自己?那為何,不繼續啊?

蘇貴妃又驚又羞,紅著臉想著。

入宮之前便清楚自己身為妃子所要做的,可真正要麵臨的時候,卻是令人羞澀的緊。

不到半個時辰,她就驚訝的發現自己身上傷痕全都不見了。皮膚光滑水嫩,半點疤痕都冇有。

“陛下,這……”

“愛妃無需驚訝,好好靜養便是,再有一個時辰,差不多便能痊癒,這往後朕還得經常和你秉燭夜談,共聊人生呢!”

“臣妾身上的傷,倒是痊癒了,可蘇家……”

“愛妃莫急,朕已經派人送去相同的草藥,相信蘇家很快就能恢複元氣。”

葉辰嘴角咧起的笑意,笑得蘇貴妃嬌羞連連。

他話裡什麼意思,蘇貴妃當然清楚。

葉辰前世生死人肉白骨,醫術甚至都超過了師父,堪稱天下無雙。區區小傷而已,不多手到擒來。

“朕還有事,愛妃就先在寢宮中好生休養。”

葉辰扶她到床上躺下,便出了寢宮。

剛出大門,葉辰的臉色就瞬間陰冷了下來。

楊霸宰相楊霸!

你這該死的老賊,且先讓你得意一段時日。

等時機成熟以後,老子定要將你挫骨揚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