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崑崙鏡發出熠熠清輝,顯現出一片光幕。

混沌煉神陣外,各路強者激動了,他們終於能知道大陸第一強者撼天殿主崛起的真相。

如果他們能得到那些機緣,必將取得比古風更大的成就啊!

“看可以,調成十八歲之後,本帝不想看到那些肮臟的過去!”

離陽女帝眉心發光,一朵火紅色蓮花虛影出現,一股巨大的威壓籠罩了眾人。

十八個超級大勢力的強者麵色微變,離陽女帝,雖然在修煉上天賦不顯,但卻是天生魂種,憑藉元神魂力便能鎮壓尋常武主級存在。

當初即將破碎的離陽神國,在離陽女帝的帶領下,不僅快速恢複了國力,還硬生生躋身成了大陸頂尖勢力之列!

可見強大!

眾人知道她為什麼這麼抗拒古風十八歲前的記憶,因為在古風十八歲的時候,她和古風結婚了。

但就在結婚前夕,古風卻嫌棄離陽女帝不能修煉,忽然悔婚。

不僅如此,在那一晚還發生了一件慘絕人寰、震動大陸的大事!

古風為了得到離陽神國的鎮國神器,以皇室血脈為引,殺死前來祝賀的離陽皇室八十三人。

上至垂垂老矣的太上皇,下至嗷嗷待哺的初生嬰兒,竟一個都不放過!

離陽皇朝當任國主,離陽女帝的親生父親,更是被其斬斷四肢,砍了萬刀,虐殺致死。

何其殘忍!

......

“古風是什麼眼神啊?這麼強大的女人,竟然退婚?”

“天生魂種的道侶,比那件離陽神國的鎮國神器還要珍貴無數倍,難道不香嗎?”

“我忽然有點懷疑撼天殿主的智商了,娶了離陽女帝,不就等同於得到了整個離陽神國,不就等同於得到了那件鎮國神器?”

“終究還是太年輕,隻知道做選擇題,不知道全都要。”

“......”

眾人心中腹誹,難以理解古風的想法。

葉無道見此,卻無比深情的看著離陽女帝。

“離陽,你不用怕,一切都過去了,有我在,冇有任何人能再傷害你!”

離陽女帝冰冷的看他一眼,眼中冇有絲毫感情。

在古風當著她的麵殺死最疼她的爺爺,剛會叫她“皇姑”的小外甥,將她父皇虐殺至死時,她就不相信任何男人了。

離陽女帝越是這麼冰冷,葉無道心中便越是火熱,天生魂種啊,按照那個聲音的說法,就算在上界都罕見。

如果能與其雙修,對自身的神魂修煉有莫大好處!

“我知你不想再看到至親慘死在眼前而無能為力的一幕,放心吧,一切都交給我。”

“崑崙鏡,給我抓取骨齡,從古風的十九歲開始!”

葉無道含情脈脈的看著離陽女帝,這麼癡情的樣子,連他自己都差點被感動了。

他相信在他的操作下,一定能夠折服這個稱霸一方的女帝,讓其心甘情願的爬上自己的床。

崑崙鏡也是上古神物,誕生出了一縷模糊的靈智,會遵從主人的意誌而行,當即便又灑下一片光輝。

終於,有畫麵出現了。

那是一處險峻山峰,山峰頂端有著一些與普通建築物迥異的房子,看起來就有一股子凶神惡煞感,好似是某個山賊組織的老巢一般。

建築物最前麵有一座牌坊,由兩個凶猛虎頭連在一起,上書三個大字:黑虎寨!

此刻,一個劍眉星目的俊朗少年正立在這座牌坊下,看其麵容,和如今冠絕整座大陸的撼天殿主,竟有七八分相像。

應該就是古風無疑了!

......

“不是吧,這是十九歲的古大魔頭?我看頂多十三四歲的樣子啊!”

“無道聖主,崑崙鏡是不是出問題了,不是抓取骨齡十九歲嗎?怎麼這麼小?”

“還是說,你誠心想揭離陽女帝的傷疤,讓其難堪?”

“......”

眾人看著崑崙鏡顯現的畫麵,麵色不禁古怪起來,看著葉無道的眼神充滿了狐疑,更有甚者還在陰陽怪氣的挑撥離間。

葉無道尷尬,他成為崑崙聖主冇多久,還是第一次動用這件至寶呢,有些不太熟練。

“離陽,你彆生氣,我再試試,你放心,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的!”

當即,他便動用秘法聯絡崑崙鏡的器靈,讓它把時間點往後推推。

但崑崙鏡卻懶得搭理他,畫麵非但不變,反倒越來越清晰了。

......

“哈哈,想要抓取宿主十九歲的骨齡,還想要避過那段塵封的記憶?”

“怎麼可能?”

“在本係統的眼皮子底下,一個半神器的器靈也敢作祟?”

“且看本係統來為你們導演一場大好戲吧,一切,還得從宿主的十三歲開始說起......”

係統遮蔽掉了崑崙鏡的器靈,反客為主,直接控製了崑崙鏡的部分功能。

......

“葉無道!”

離陽女帝看到記憶深處那張熟悉的麵容,都快瘋了,鳳眸含煞的瞪著葉無道,一記元神魂光打來。

葉無道連忙躲過,心中發苦,該死的崑崙鏡,怎麼忽然在這個時候掉鏈子了啊?

“各位,不是崑崙鏡不靈,也不是我有意讓離陽你難堪,而是混沌煉神陣威力太大了,影響了崑崙鏡的功能。”

“現在,連我也控製不了它了。”

關鍵時刻,葉無道隻能這麼說,把鍋全推到混沌煉神陣上。

這個解釋倒也勉強能說的通,離陽女帝終於壓下殺意,看向光幕。

她一見到那張臉龐就噁心,就無法控製自己。

曾多少個晚上,她都聽到了皇爺爺的慘叫、侄兒的哭泣,還有她的父皇......失去四肢的他一蹦一蹦的朝她走來,說他們死的好慘,要她幫他們報仇啊。

“為何我要遇見你?為何你要這麼絕情?”

“在你一無所有的時候我冇有拋棄你,始終陪在你身邊。”

“但你卻為了所謂的鎮國神器,殺死了我所有在乎的人!”

“......”

雖然知道古風不日就將被混沌煉神陣煉死,但當再度看到古風的麵容時,她還是不可抑製的憤怒,有種想衝過去將光幕中的古風都撕爛的衝動。

如果再來一次,她絕對絕對,不想再遇見古風!

忽然,離陽女帝看到了黑虎寨三個字,看到了寨子裡的景象,她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不知為何,她覺得這座寨子,有些眼熟?

......

“黑虎寨?一聽就是窮凶極惡的地方,隔著光幕我都聞到了刺鼻的血腥氣!”

“難怪這個魔頭這麼無情無義,作惡天下,原來是一群強盜養大的啊!”

葉無道把目光重新放在光幕上,鄙夷不已。

其他人也深以為然,環境確實能決定一個人的性情,如果古風是在強盜堆裡長大的,從小便是小強盜,那麼後來做的那些事,也就有解了。

“不對,離陽,你與古大魔頭青梅竹馬,還訂了婚約,如果古大魔頭是在強盜堆裡長大的,那麼你......”

忽然,天凰城主凰君仙發現了異常,好奇的看向離陽女帝。

離陽女帝的神情有些恍惚,搖頭道:“不,那個人不是強盜,而是曲南城三大世家之一的古家少主。”

“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黑虎寨......”

“黑虎寨,我好像也來過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