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從懷裡摸出一塊護符遞給鹿正康。

鹿正康接過來一看。

正是一個q版的格林頭像。

這個護符叫做格林之子。

格林直起腰來,旋迴身子,依然背對鹿正康。

“我的親族分佈在這些土地的各處,收集我們……種族特有的精華,夢之火焰。尋找我的親族,收集它們的火焰並帶回來給我。我們一同便能創造奇蹟。”他嘶啞地笑著,“小傢夥彆擔心,你不會孤身一個完成這個任務。我的孩子會引導你找到火焰,並把那些燃燒的精華吸到其體內。”他微微扭頭,猩紅色的眸子露出喜意,“和你一樣,這孩子在任務中也是至關重要的。隻有它陪伴在你身邊時,火焰和我的親族纔會向你顯形。”

說完這些,他猛地一縮身,周圍炸開紅色的煙霧,消失不見了。

鹿正康盤了盤手裡的護符有點想法。

轉頭離開,路上又看到布魯姆,他大力拉動著蟲樂器,動作幅度誇張,讓人擔心他手上那隻蠐螬會不會斷裂,不過他本人還氣定神閒地對鹿正康說道:“火焰。尋找它。為了團長大人。為了我們的親族。嗯。“

鹿正康腳步匆匆地出了帳篷,那些狂歡中的蟲子們看到鹿正康會主動打招呼,不過它們的笑容隔著麵具,有點虛偽。

這個劇團哪裡都透著一股精明味,鹿正康決定讓專家掌掌眼。

他進了車站,坐鹿角蟲前往王後花園。

一路上,鹿角蟲非常沉默,但他明顯是有話要說,一路喘氣,有時候會突然停頓一下,然後繼續喘氣。

這種間隔的停頓似乎都帶著一種難堪的情緒在裡麵。

抵達王後花園的車站後,鹿角蟲終於忍不住問道:“另一個小傢夥,他怎麼不來了?是不是去坐電車了?那種冷冰冰的怪物怎麼會有蟲會去坐,真是不可理喻!“

“哦,他?他隻是回家了。“

鹿角蟲一愣。

“哦……回家了。“他細細咀嚼著這句話,”回家……“

鹿正康感覺怪怪的,於是用夢之釘竊取了鹿角蟲的夢語。

“身上越來越疼了,或許我到年紀了?也許我該回巢穴終老了?新生的族人已經破殼,鹿角蟲的使命會有繼承者的……“

鹿正康歎息,果然,一隻老蟲想家了,那就是飛不動的暮鳥,該隨著夕陽落入地平線下了。

“老朋友,你要保重。”鹿正康祝福了一句,然後快步離開。

……

再次見到白色夫人。

她聽到腳步聲,喃喃自語,“它來了,熟悉的氣味,是那位奇特的小傢夥啊。你成功了,懸在頭頂的可怕氣息消散,這是了不起的偉業。但是,你要知道這還不能徹底終結祂,光的源頭依然存在。”

鹿正康一聽頓時愣了。

輻光冇死?

他連忙問道:“那麼如何解決後患?“

白色夫人搖搖頭,“這個秘密隻有祂的眷族能夠知曉,你該去找先知的。“

“可先知已經歸天了!“

“她必然會留下啟示,隻是你還冇有發現。”白色夫人很瞭解先知的樣子。

鹿正康緩緩點頭,決定先把正事辦了,“請您感受一下這枚護符。”他把格林之子呈上,放在夫人的身前。

“哦,我感受到了火焰的氣息,如此熟悉……猩紅之心確實成功了。而且具有諷刺意義的是,他試圖利用我的創造來助長他自己的。”

鹿正康笑道:“所以這個格林是個騙子!”

白色夫人再次搖頭,“不要貶低夢魘的子民,他是位很有能力的蟲,至少,他學會了我的技巧。”

“格林會製作容器?”

“夢魘的子民無處不在,要警惕它們。當心迷失在它們眼花繚亂的表演裡。”

鹿正康想起那些狂歡的白麪蟲群,它們都是被格林製造的麵具奴役的嗎?數量如此巨大,看來格林的事業很是成功啊。“

原作裡這些白麪蟲都隻是看台上的觀眾,而且實際上隻不過是提線木偶,現在卻是活生生的了,看來有些莫名的改變已經出現。

白色夫人說道:“或許,你能從夢魘口中得到想要的啟發,它們的聯合讓人印象深刻,而光芒也無法透入那猩紅的領域。“

鹿正康點點頭,取出自己的兩枚護符槽,卡在格林之子護符上,然後佩戴在胸前。

點點微光亮起,一隻小蟲出現在空中,格林的頭像,不過一雙大眼睛是黑色的,背後兩對飄帶似的翅膀輕輕呼扇,短蛆狀的身體,看著很萌。

鹿正康抬手抓住這隻小傢夥。

格林之子“吱吱“叫起來,卻無法掙脫。

鹿正康抽出夢之釘,輕輕劃過小格林的軀體。

夢語出現。

“儀式,火焰,強大的工具。“

這個小東西,還真有點東西。

鹿正康繼續窺探夢語。

“收集火焰,麵具……“

“奴役,沃姆的造物真是可怕而實用。“

“沃姆隱藏了什麼?如此高深,那應該是完美的容器。“

“光明消散,火焰永恒!“

越來越有意思了。

格林之子似乎就是格林本人,而且還是幼體,記憶充足,但心智不足。

“水晶折射光明,但無法折射火焰!“

“偉大的夢魘,猩紅之主……隻要我們聯合起來,就能建造一個永恒的王國!“

“沃姆的嘗試可恥地失敗了,他選擇了那條道路,的確壓製了黑暗。“

“回到這裡的感覺真不錯。“

鹿正康簡直上癮,孜孜不倦地揮舞著夢之釘,一時間白色夫人尊貴的居室變成夜店一樣,流光溢彩。

多次被窺探夢語後,格林之子的黑眼睛開始發紅,灼熱的火焰從它身上燃起,鹿正康不得不先把它用封印固定住才能安心揮釘。

“夠了!無恥的竊密者!猩紅的意誌不容折辱!“威嚴的聲音響徹耳畔,開始喋喋不休地嗬斥。

鹿正康冷哼一聲,抽出骨釘,爆裂的劍氣直指格林之子的大腦袋。

那個很囂張的聲音,像是被安了靜音按鈕,突然沉寂了。

“切。我當你多有骨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