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的容器在白色宮殿成長,他果然足夠強大,正麵壓製了神祗輻光。

蒼白王者率領聖巢最強大而智慧的蟲子們,使用法術,將輻光封印到純粹容器的身軀裡。

自此,祂與世間永隔夢境。

聖巢日漸繁榮。

但這盛世建立在深淵底下堆砌的累累屍骨上。

……

小騎士找到了白色夫人。

夫人睜開她盲目的眼。

“哦!有蟲子來了。它走過漫漫長路才找到我。它是需要我的幫助嗎?還是偶然來到了這和自己有關的地方?”夫人喃喃自語,“冇錯,冇錯,我在等你。不,也許這麼說不妥當。我在等待你這樣的生物。我有個禮物,一直想送給你這樣的。隻有一半,找到另一半之後你就會得到強大的力量。你未來的道路上一定會需要這樣強大的力量。”

白光在半空彙聚,凝聚成一塊白色碎片,小騎士上前拾起。

夫人繼續訴說,“它和那個有性彆的孩子對戰過?她相當凶暴。意誌和身體都十分強韌,和她母親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雖然她們並冇有分享過太多時光。”這是在說黃蜂女,“我從冇有因為沃姆為交易而做出不忠舉動而嫉妒,其實我還有些喜愛那孩子。”

“哦,看來它還與另一位孩子見過麵,他很有個性,很有想法,而且很善良,你應該會得到他的無私幫助,希望你們能走上同一條道路。”這是在說鹿正康。

小騎士聆聽完畢,默默離開。

有聲音在他耳邊呢喃,“夢之釘……夢之精華……甦醒”,“白……色宮殿,去白色……宮殿”

小騎士得到啟發,深入聖巢各地尋找強大的殘夢。

在王後花園,他擊敗根與葉的守護者馬穆爾。

在真菌荒地,他擊敗攻打螳螂部落的胡長老。

在呼嘯懸崖,他擊敗偉大心靈戈布。

在深巢,他擊敗渴望成為騎士的加利安。

在王國邊緣,他擊敗驕傲的戰士馬科斯。

在十字路,他擊敗假騎士的夢境——失敗冠軍。

在古老盆地,他擊敗殘破容器的夢境——失落近親。

……

收集足量的夢之精華後,他耳邊的低語提起先知,於是小騎士趕往安息之地麵見先知。

先知身邊多了一隻圓滾滾的小蟲,很安靜地坐在先知腿邊。

“啊,揮舞者,你回來了。讓我看看夢之釘……”

小騎士將夢之釘展示出來,先知讚歎道:“是的。時機已到。揮舞者,現在是你和夢之釘覺醒的時刻了。你收集的精華……那依舊遺存在古老王國中的希望。是純粹的潛力!你要引導它們,將它們注入到夢之釘中。將它舉起,揮舞者!覺醒吧!”

小騎士高高舉起夢之釘,熾烈如火的光芒激烈翻騰,宛如舉著璀璨的火炬。

整個安息之地都震動起來,似乎在為這偉大一幕作見證。

清脆的爆鳴聲響起。

精緻圓紋外形的夢之精華沖天而起,岩石、土壤、植物,夢幻的光柱如另一個世界的倒影,輕鬆穿過阻礙,直抵蒼穹,化作一汪星河。

美景轉瞬即逝,夢之釘已然甦醒,可以進入擁有最堅固的保護的心靈。

小騎士耳邊的低語催促道:“白色宮殿……國王之魂……”

白色宮殿已經消散在雲煙裡。

但白色宮殿是真實存在的。

駐守大門的國王傀儡,它的夢境被最頑強的意誌保護,最高深的封印緊鎖。

白色宮殿就在它的夢裡。

小騎士以甦醒的夢之釘進入國王傀儡的夢。

來到曾經的宮殿廣場,這裡一片純白,金屬綻放本真的色澤,四野有白雲飄飛,明亮通透。

高貴亮麗,潔然燦爛,聖巢王者的居處自然是最華美繁盛的,與後世灰黑凋敝的景象截然不同。

小騎士走到宮殿大門前,那位國王傀儡肅然駐守,遇到敵人毫不猶豫地發起攻擊。國王傀儡不愧聖巢最傑出的衛兵,本質與容器們一樣,是被束縛的虛空物質,強得可怕。

但小騎士畢竟是小騎士,他的劍術如切割器官的柳葉刀,一點點剝開傀儡堅韌的盔甲,將鋒利的骨釘刺入那一團黑色的陰影。

傀儡倒下,小騎士仰頭,視線越過大門,其後是高聳的宮樓,雲霧繚繞,如神行於天上的國。

大門輕啟,小騎士邁步進入白色宮殿。

舒柔的銀光閃爍,精緻到超乎想象的裝修技術使得這裡看起來簡直像科幻的未來城市,而宮殿的風格確實有一種含蓄的隱忍氣質和精密感,實在有些過於完美反而不真實。

無一處不奢華,無一處不考究,無一處不嚴謹。

這切實是夢中纔能有的景色。

這個白色宮殿已經不是曆史上的那個白色宮殿了。

白王神隱後,他的臣子陷入執迷的瘋狂,眼看聖巢的秩序一點點崩塌,五騎士與純粹容器的記載被假王抹去,曾經的輝煌被陰謀家仔仔細細地,一點點地清除,不甘心的皇室家臣們合力將處於古老盆地的巨大白宮封入夢境世界。

此後白王的蹤跡徹底消失,隻有散落聖巢各地的國王雕像還能追憶那位智慧超群的王者。

夢境中的白色宮殿雖然是實體,但卻被夢境同化,會被強大的意誌所扭曲。

皇室家臣們在白宮苦苦等待白王,但遲遲冇有結果,他們日漸瘋狂的扭曲心智將周圍環境徹底改變。

曾經的祥和慢慢消失,道路變得殘缺,如今的白色宮殿充滿機關陷阱。

叢生的荊棘,鋒利的尖刺,來回擺動的急旋圓鋸填滿了白宮每一個的空缺處,想要在這裡前行,異常艱難。

小騎士走在宮中平滑如鏡的地麵上,他的姿態平靜,沿途竊竊私語的臣子們看到他白色的外表,以及那尊貴的王之印記,恍惚看到曾經。

那一位瘦小的身影,也是這樣不緊不慢地走在他的國度。

皇室家臣齊齊跪伏。

高聲道:

“王!”

“我的王!”

“我聖巢最崇高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