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已經決定前往深淵,嘗試融入虛空。

這是徹徹底底的冒險,雖然先知與白色夫人都承認有成功的可能性,但風險之大,也無異於把脖子放鋥亮的刀刃上滾一圈。

鹿正康的心中充滿了對未來景象的設想,這些繁雜的思緒讓他有些躁鬱。

他決定把該安排的事情,安排好,該交代的,也交代好,這樣,就算他無法生還,也能保證儘可能多的蟲活下來。

他叫來一眾愚人追隨者,再把蟲長者請來,他們坐在德特茅斯中心廣場冰涼的石板地上。

“接下來,我會去找一位叫奎若的戰士,他就是我說的那位嚮導,但他來不來還不能確定,我會委托彆人把準確的訊息帶回來,如果他不來,那麼撤離的隊伍也必須立即出發,當然,如果他來了,那就緊跟他。”鹿正康對愚人們說完這些後,目光轉向蟲長者,想說什麼,突然欲言又止。

奎若這個角色,很難定義他,作為一個探險者,他會多次與主角打交道,在許多地區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在一次次緊張的戰鬥後,能和一位友善的蟲子對話,實在給予很多玩家前進的動力,而作為一個尋密者,他一步步揭開自己失憶的真相,完成被賦予的宿命,最後投湖自儘,可以說也充滿了悲壯的史詩感。

鹿正康依然記得,奎若坐在藍湖的岸邊,神色平靜自然。

藍湖真的很美。

湖水靜謐。

“我忘記了所有不幸,所見皆是奇蹟。”

他告彆了心愛的美麗世界,隻為心中的莫諾蒙。

隻留下戰士的骨釘,依然留在那岸邊,宛如墓碑,宛如一株斜長的柳樹。

鹿正康一再歎息,多孔的麵具正對著蟲長者,盯得他非常心虛,以為鹿正康對自己有什麼意見。

等鹿正康回過神來,蟲長者已經偷偷溜走了。

“他怎麼就走了?“鹿正康十分疑惑,蟲長者有急事?

不過,他其實本就冇太多話需要同蟲長者交代的,鹿正康把一塊記事板放進一個繩子收口的小袋子,然後讓一位追隨者把袋子給蟲長者。“告訴蟲長者,要是那位奎若嚮導情緒不對,就把袋子給他。“

接到命令的重裝愚人樂顛顛地去了。

接下來,就是去霧之峽穀,到第二位守夢人的沉睡之地等待小騎士和奎若。

在站台召來鹿角蟲,剛見麵,鹿角蟲就抱怨道:“小傢夥,什麼時候能去一下鹿角蟲巢穴啊!”

鹿正康歎氣,自己這段時間實在失去了平常心,連答應鹿角蟲的事情都能忘記,可能自己已經迫不及待想去挑戰虛空了吧,以脆弱的蟲子軀體,搏擊自然的力量,任是誰都會對此心潮澎湃。

“抱歉,最近事物繁多,耽擱了許久,那麼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鹿角蟲巢穴位於王國的邊境,呼嘯懸崖,抵達這裡的站台後,鹿角蟲就開口說道:“回到老家……讓我覺得漫長生命的重擔都壓在我的肩上。不過這種負擔讓我自豪。不管身處何處,家人和同胞的記憶都在我心裡。”

這裡已經廢棄許久了,建築的主體還在,裡麵的裝飾物已經破破爛爛,標牌散落在地,帷帳鬆脫垂落,走出站台,來到一個大廳,卻看到大批的鹿角蟲屍體。

光蠅飛舞於空中,如夢幻的蝴蝶。

這些辛勞的巨蟲的軀體在忽閃忽閃的光芒裡,露出古舊的崢嶸,好似黃昏時客廳角落裡的油畫,看不清具體的內容,但知道這傳達了一種想法。

大廳正中的石台上,鹿正康撿到一塊碎片。

這是靈魂容器的碎片,集齊三塊互補的碎片就能合成一個容器,能額外儲存一些靈魂能量,即時補充麵具的能量。

小騎士會需要的,至於鹿正康,他體內有源源不斷的的靈魂能量,麵具隨時都是滿狀態。

收好麵具,鹿正康繼續前行,穿過倉庫,來到一個大型的運貨電梯,這電梯實在巨大,能站上去十來個鹿角蟲那樣的巨獸,估計其實就是鹿角蟲的專用電梯。

鹿正康體重太輕,電梯冇有被激發,不過前麵就有小電梯。

鹿正康還記得巢穴裡有隱藏的洞窟,順著大電梯的電梯井上去,到頂層,果然牆壁上有洞,進入裡麵,發現地上散落著幾枚鹿角蟲卵,有一枚已經破殼。

鹿正康捧著碎裂的卵殼往回走,交給了鹿角蟲一看。

“哦,冇想到……我以為自己之後,鹿角蟲就會銷聲匿跡,但希望總是會出現的,祝願我那不知身在何處的族人,一切都好……”

鹿正康問他,“需要再看看這裡嗎?你一直待在站台裡,什麼都看不到吧?”

“不用了,看一眼這裡已經心滿意足,過往的甜蜜回憶不斷,湧上我的心頭。“

“好吧,我們去王後驛站。“

……

王後驛站同國王驛站非常相似,隻不過一個臨近王後花園所以綠意盎然,一個在淚城所以雨水不停,其餘的設施、規格都是一樣的。

離開驛站,就進入霧之峽穀的地區了。

這裡的霧不是指水霧,而是光霧,空氣裡飄滿大小不一的氣泡,發著清和的柔光,植物浸潤在光霧裡,變得迷離優雅。

整個區域的色調都是柔和溫暖的粉白。

霧之峽穀裡的主要生物就隻有兩種,那就是水母和帶電光蠅。

帶電光蠅會聚集起來釋放電光,很危險,而且它們數量巨大,不好清除,隻能等在它們釋放電光的間隙期快速穿過。

而飄在空中的水母更加古怪,它們有著透明的外殼,以及橘紅的內核,看起來似乎冇有承載思考能量的部位,但它們實實在在是有靈魂的。

小水母叫烏瑪,隨波逐流,身上有脈衝電流,但冇有什麼威脅,輕輕一刺就破。

大水母叫歐瑪,打破外膜後,內核會追著敵人,然後爆炸,殺傷力不容小覷。

鹿正康把這些水母收拾乾淨,然後來到一麵牆邊。

這裡,從地圖上來看,牆後是有路的,而且直通教師檔案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