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騎士的到來得到了隆重的接待。

三位首領明顯對小騎士的戰鬥技巧印象深刻,相比起來,說不定她們更敬佩小騎士這樣以技巧碾壓對手的戰士,而非鹿正康那樣的以力淩人。

鹿正康與小騎士再次相見。

“得到王之印記了嗎?“

小騎士不語,撩起披風,顯露出彆在腰間的短戟。

鹿正康轉頭看著三位首領,鄭重道:“聖巢的新王出現了!“

所有蟲聚集起來,朝小騎士鞠躬敬禮。

小騎士微微低頭回禮。

接下來就是簽訂契約,驕傲的螳螂一族將參與護送蟲群撤離,而守衛深巢的長久責任也在今日迎來結束。

深巢高聳的大門緩緩升起。

在進軍深巢前,螳螂一族給所有的愚人追隨者提供了螳螂爪,這是一種用骨頭雕刻的彎鉤,能幫佩戴者貼在牆上並借力跳躍。

等到愚人追隨者們都戴好螳螂爪,鹿正康就帶隊邁入深巢大門。

剛進入內部有一個相當空闊的地洞,到處是橫生的藤蔓,有幾盞光蠅燈籠懸在高高的洞頂,走不過幾步路,就來到一處戰場遺蹟,刻塵者與編織者的屍體堆積如山,長槍骨釘豎立在屍堆上宛如一杆杆旗幟,點點靈魂微光懸浮飄舞,這裡充滿殘夢。

作為螳螂部落與瘋狂的深巢野獸們的戰爭場,如今這裡依然充斥著揮之不去的肅殺氣息。

鹿正康與小騎士帶領著愚人追隨者們繼續前進,道路一下子就狹窄幽暗起來,前方傳來密密麻麻的甲殼摩擦聲,夾雜著尖銳短促的嘶鳴,好似有一群怪物在瘋狂**。果然,不多時就見到地上有許多巨型坑洞,裡麵全都是一種銀灰色甲殼的古怪蟲類,長得像短短的腸道,體表兩側生長著尖刺一樣的足肢,扭動著,互相擠壓著,在坑裡翻滾,發出邪惡驚悚的聲響。

“開始吧。”鹿正康舉起骨釘,濃鬱的白光在這可怖幽深的黑暗中綻放,“斬!”

一聲大喝,光芒炸裂,化作無數細小的骨釘向坑裡攢刺,擊打在這些蠕蟲堅硬的外殼上,發出鞭炮齊鳴的巨響。

愚人追隨者們敬畏地看著鹿正康,在他酷烈的劍光下,那些蠕蟲如驕陽下的積雪般,一點點被撕裂,化作塵埃。

小騎士依然很平靜,他從來冇有過多的情感流露的。

一個一個殺過去,鹿正康數次揮劍,把這些如此全部殺死,然後命令追隨者把坑填平。

“接下來的路會很漫長,但這都是必要的。”鹿正康對小騎士說道,“或許我們可以先去探路,這裡地形太複雜,很容易迷失方向。”

小騎士點點頭,很乖巧地站在鹿正康身後。

他們繼續前進,留下愚人們熱火朝天地趕工。

向前就到了洞壁,然後向上行,從一個洞口進入上層平台,卻宛如進入迷宮,地形異常盤曲,許多地方佈滿尖刺陷阱,地麵常常坍塌,一不小心就會墜落。

鹿正康往往是直接開道,拿骨釘敲敲牆壁和天花板,如果後麵是空的,那就破牆而入。將複雜的地形簡單化,最好能整理出一條腸子通到底的大路。

沿途他都留下記號,省得回來時迷失。

再往上,就聽到隱約的,雷鳴般的動靜,仔細聽,卻是某種生物移動時刮擦地麵的聲音。

鹿正康盯著黑暗中,通道儘頭,在微光真菌的照射下,有星星點點的金屬反光明滅不定,如天儘頭的銀色飄帶,帶著某種美感,與殘忍。

這是加皮德。

披著厚厚甲殼的巨型挖掘者,外形如蜈蚣,有著鋒銳的足肢,挖掘土石如吹走灰塵般輕鬆,鹿正康現在行走的道路就是這些加皮德挖掘出來的。

這是一個巨大的威脅,鹿正康決意要消滅這些可怕的對手。

他慢慢接近,向著那片粼粼的微光走去,那隻巨蟲的身體慢慢露出真形。

加皮德不知疲倦地在自己挖出來的隧道裡穿行,它的足肢輕輕擺動,就有了那一片金屬反光,而它的本體要更碩大,更暗淡,甲殼上沾著一層水漬,還有新鮮的土壤,看著像一顆古樹的根莖。

鹿正康隱約知道為什麼斯萊不願意來深巢。

就是因為這種加皮德。

他的地下室裡有一顆巨大的加皮德的頭顱,上麵插著他的巨大骨釘,彰顯著他的勝利,但這場勝利不是他主動追尋的,而是被他的弟子埃斯米的死亡帶來的。具體真相如何,隻有斯萊師徒自己清楚。但能造成一位劍術大師的死亡,加皮德的實力不容小覷。

鹿正康一釘劈砍在加皮德身上,鋒銳無比的骨釘第一次受挫,隻劈開一道微小的創口就再難建功。

而加皮德感到腰身刺痛,也煩躁地扭動起來。

鹿正康蓄力,看準加皮德蜈蚣般的身軀上,那一段段甲殼的連接處,那就是他渾身最柔軟的地方,一釘揮出,鋒銳的劍氣撕裂岩石,也撕裂加皮德的軀體。

“嘶!”

這隻野獸痛苦地吼叫起來,但無濟於事,鹿正康一旦出手就不會給它喘息之機,直接多次劈砍,將其剁碎。生命力異常頑強的加皮德就算變成一盤肉段了,依然在扭動足肢,開合獠牙,許久纔會真正死去。

小騎士旁觀著,若有所思。

“真是不好對付,如果冇有高超的劍技,很難建功。”鹿正康扭頭問小騎士,“對了,你現在有冇有從幾位骨釘大師那裡學來他們的劍技?”

小騎士點點頭,看來是已經和斯萊的弟子接觸過了,相信不久後,聖巢就又能多一位骨釘大師。

鹿正康有些放鬆下來,繼續蠻力開道,既然說好替小騎士鋪平道路,那就讓他安心劃水。

沿路又遇到許多加皮德,鹿正康一個個砍殺殆儘,迴盪在洞穴裡的雷鳴聲也徹底消逝,在新一批加皮德長大前,這裡會很安靜。

幾隻刻塵者從地下冒頭,這些長得像銀色土鱉的蟲子也是非常狡詐冷酷,暗藏地下,不計其數,恐怕是殺不乾淨。

這些蟲子雖然會圍攻,但限於體型和速度,很難有太大威脅,愚人追隨者們都能輕鬆解決一大批。

很快,他們就拐到一處大型建築廢墟。

這裡應該是廢棄電車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