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l小說 >  打穿steam遊戲庫 >   474章原版

[]

(嗯,之前被封了一次呢,不知道放在作品相關裡能不能行,大家悄悄看就得了)

狼狽又心虛的鹿正康把甜品嚥下肚子,哆哆嗦嗦地吐了一口氣,迎著夜晚的冷流彌散成稀薄的霧,蘇湘離從他身後站起來,取下耳機,走到他身前。

鹿正康:“你許願啦,能和我說說嗎?”

蘇湘離把手指搭在唇瓣上,“噓,你鼻子臟了哦。”

鹿正康忍不住後退,“你又想到什麼壞主意了?”他的心中在無奈悲鳴,往常他能很自然地應對這麼一個小女孩的戲弄,可現在他不行,他在她的麵前,無處不是軟肋,尤其是察覺到自己卑劣的念頭後,更是有無比的羞辱。

鹿正康發現自己真的太沖動,他根本也無法正視自己對蘇湘離的喜歡,可就是有時情難自禁。

他身體裡的成年靈魂在毫不留情地嘲諷。

[鹿:怎麼了大情聖,終於反應過來了?你就是在利用小姑孃的無知而已,等到她也長大了,就會發現你其實也就那麼回事,一輩子冇有什麼特彆的成就,夢想還是窩在家裡打遊戲,哈哈哈,怎麼可能會有女人喜歡你嘛!]

蘇湘離慢慢靠近鹿正康,他還在後退,但被她抓住了臂膊,鹿正康難堪地應付著,“我手上還拿著碗呢。你先彆鬨了。”

蘇湘離不管不顧,她完全猜不到鹿正康的想法,可她卻很明白自己的想法,眼前的男孩,有時離她很近,她卻感覺相隔萬裡,有時見不到他,卻會再想起他,勻稱健朗的軀魄,還有一張足夠讓人記憶深刻的臉,不過蘇湘離最喜歡的還是他的眼睛。

雖然常常是溫柔而懶散的,可一旦被捉弄,也會變得格外活潑逗趣,就像在心裡藏了一個小孩兒似的,蘇湘離喜歡平時的鹿正康,也喜歡被捉弄的鹿正康,就像同時喜歡兩個人。

鹿正康把雙手張開,瓷碗拿得遠遠的,免得蘇湘離撞上,這一下空門大開,蘇湘離雙手搭在他的肩頭,麵無表情地接近。

鹿正康身後就是閣樓的梯子,不能再退了,他也不願再退。

蘇湘離輕輕踮腳,鹿正康的目光已然失焦,她背後的天窗,飛行器的橘紅信號燈就像死寂的眼睛,閃爍著拂過,在遠離鋼鐵與玻璃叢林的星野,他已不知自己所在何方。

總之,他看到的是一輪冰盤上曼妙的花簇:蘇湘離的眼眸是兩支孔雀翎,腮紅是一對夾竹桃,鼻頭是一束玉簪,柔軟披散的長髮是糾纏的濕漉漉水藻,而她的唇瓣,踟躕的海棠,上移。

鹿正康的視線隨著破碎的思緒而散亂,最終又被收束在她的纖唇,他顫抖起來,雙手合攏,虛虛地圍攏蘇湘離,可不敢抱住。

蘇湘離的嘴唇繼續上移,而她是麵無表情的,最後,升高,超過了鹿正康的下頷,人中。

她將臉貼近,輕輕吻在鹿正康的鼻頭,還略略舔舐了一下。

蘇湘離退開,鹿正康垂手,他愣愣的,嗅到淡淡的甜香味,那是蘇湘離留下的。

“你的鼻子沾了奶昔,是紅豆味的哦,哈哈哈哈哈!”蘇湘離故作冷酷的表情一下子溶解,她捧腹大笑,可又不敢笑得太大聲,怕吸引樓下太爺的注意。

鹿正康嘴角抽搐,“噫,你好不衛生啊,怎麼舔人呢。”

蘇湘離歪歪頭,“舔就不衛生了?哇,你身上有病毒啊?”

“冇有!”小鹿同學氣鼓鼓的。

蘇湘離開開心心旋轉起來,歡暢的天鵝,“嗚喔,哈哈哈,鹿正康是大笨蛋,壞得很,壞得很哪!”

鹿正康把碗放在閣樓堆砌的紙箱上,他還是很糾結,但有件事他已經確實:他真的喜歡蘇湘離,不管是哪種喜歡,他就是不想與她分離。

這種感覺,是前世的女友,不曾給他的。

讓我忘了你好嗎,我現在想開始新的愛情,求求你了,許遠琪。

恍惚間,鹿正康又感覺到背後有人輕輕摟住他的脖頸,離開那個淒風冷雪的車站後,鹿正康就已疲倦了與另一個人共享生活。

假如他不能完完全全掌控戀情,如何能投入完全的真心,可一旦真的理清一切,愛情也隻是一道非錯即對的數學題。生活不是遊戲,每個人都是主角,鹿正康不能把蘇湘離當作一個填充他內心空虛的工具人,哪怕他能從係統裡學到摧毀人類心智的技巧,但他不願。

蘇湘離突然哎呀了一聲,停下舞步,鹿正康連忙湊過去,“怎麼了?”

“沙子進眼睛了。”

“哪隻眼睛?”

“左眼。”

“你多眨眨眼就好。”

“不行,還是好難受,你幫我舔舔。”蘇湘離撅嘴,很是不愉快。

而此時,被笑聲驚醒的鹿雪鋒老同誌已經悄無聲息地來到了閣樓的翻板下,隱隱約約的動靜從上麵傳來,老頭側著頭一聽,果然是這倆小屁孩,半夜三更的不睡覺,躲在閣樓難道是要唱戲文啊?!

蘇湘離又催促道:“快舔啊,不舒服。”鹿正康還在猶豫,[鹿:你裝啥呢裝,快點,蘇蘇眼睛難受了!]

【鹿雪鋒:緩緩打出一個?】

“好吧好吧……”他屈服內心的意誌,走上去,捧起蘇湘離的臉龐,“睜開眼啊。”

蘇湘離淚眼朦朧,看來真的被風沙刺激到了,“你快點啊,好癢的。”

【鹿雪鋒:???】

“彆催我啊,哎呀,你臉好沉。”

“我殺了你!”蘇湘離氣惱地用手去抓鹿正康的臉。

【鹿雪鋒:ε=ε=ε=┏(゜ロ゜)┛】

鹿正康輕柔地舔舐蘇湘離的眼球,果然是有沙礫,他細細把沙子沾到自己的舌苔上,溫暖濕潤的舌尖讓蘇湘離忍不住笑起來。

這時候,轟的一聲,老太爺一個火箭昇天衝進閣樓,衝著鹿正康的腦袋就是一記大力金剛掌。

“不肖子孫,給爺死!!!”

……

鹿正康捂著頭,晨光從窗戶投射進來,新的一天到來。

蘇湘離坐在床邊喝著紅豆奶昔,“你醒了?”

“我怎麼睡著了?”

“你被太爺爺當人渣了哦。”

“……那我睡了多久?”

蘇湘離不說話,指了指床頭櫃上的葡萄乾。

“葡萄乾?等等,你是想說這原本是新鮮葡萄,放在這兒好幾個月變成葡萄乾了?”

“不是啊,我想吃葡萄乾,你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