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放學,住宿的學生們也大多選擇回家。張英軒說要留宿,周平一聽也跟著留宿,用他們的話來說,東奔西跑挺累的。

鹿正康感慨現在小孩真的一屆比一屆宅,當初他上學的時候,哪像現在足不出戶就能在網上聽課,上輩子的他週六週日乃至寒暑假還得四處跑輔導班呢,寒來暑往的,一雙大腳丈量了城市的每一個街道。當時他就以《送東陽馬生序》裡所記載的那種求學之苦安慰自己,學到的每一點知識,都是彌足珍貴的。

現在的怪現狀就是,交通越來越方便,人們越不想出門。

蘇湘離卻有不得不回去的理由:舞蹈班。

鹿正康也是有不得不回去的理由:蘇湘離。

舞蹈班的老師們都很喜歡鹿正康,因為他的老中醫之握能有效緩解肌肉疲勞,所以每次鹿正康蹲在休息區的時候,往往會發展成一次中醫會診。

當然,練舞室裡本身是有按摩服務的,包括按摩床、藥油這些工具都齊全,但是按摩師父卻是機器人,技術雖還算高明,可要看和誰比,再好的機器人也就是一般的按摩院水平,鹿正康的技能是有傳說級成就認證的,真就是能叫人神魂出竅那麼舒服。

原先練舞室的老師和學生求鹿正康給按一按的時候,他是拒絕的,不過想到蘇湘離還在這裡練舞,於是就給出每次五個的名額,並且也不收報酬,就是擔心蘇湘離被人指指點點。

叫小鹿同學感到比較安慰的是,練舞的人身材都很健康,冇有那種過於臃腫,或者過於結實的身材,一個個肌骨勻稱,都軟乎乎的,又彈又韌,按起來還比較休閒,而且越來越上癮。

蘇湘離汗涔涔地搬了一條椅子,椅背在前跨坐在鹿正康身邊,趴在椅背上,扭頭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小鹿同學趕緊拍了拍癱在床上那隻人類,“好了好了,你行了,彆睡著了。”對方迷迷糊糊起床離開,還不忘禮貌地說一句“謝謝。”

鹿正康正正經經地把人送走,回頭對蘇湘離笑笑,“來吧。”

蘇湘離不動彈,她累壞了,便低聲說:“你抱我。”

鹿正康愣怔著,他驚呆了,便小聲答:“什麼?”

蘇湘離把臉埋在臂彎裡,臉色已然是通紅,不知是芭蕾後的血液返潮,還是心底不能言說的羞赧,她又低聲呢喃了一聲,“我不想動。”

鹿正康走到她身後,已經手足無措,冰涼的氣流從指尖滲透進來,讓他雙臂結了冰,抬起來,又放下,蘇湘離的背影是纖長的,黑色的純棉練功服舒適又熨帖,她宛如在夜空緩緩遨遊的紫羅蘭輕舟,撥動星水,他能有何等的勇氣纔敢作承載她的天河。

蘇湘離把頭扭過來,側臉對著鹿正康,她的眼睛藏在幽怨的睫毛下,隻是讓人捉摸不透,鹿正康不知道她為何這般,便覺得她彷彿很淒楚的模樣,如離群的孤雁讓他心疼。

練舞室的人們還在練舞,休息區的他們,沉默地如同兩個世界。

蘇湘離突然笑起來,“不敢吧?哼哼,平時那麼成熟的樣子,還說我是小屁孩,你不也是咯。”

她一旦這樣露出作弄的神態,鹿正康就完全不能再感知她的情緒了,他拋去心裡似真似假的擔憂,雙手叉腰,“我隻是覺得你太沉哪!起來起來,去床上躺好。”

蘇湘離懶洋洋地站起來,“是是是,大醫生,你說什麼都好,我得聽你說的話,哼哼。”

按摩床就三張,鹿正康特意留了一張乾淨的,今天開始到現在為止冇有人使用過的,蘇湘離是有一點點潔癖的,大部分現代人都有這樣的潔癖,哪怕按摩床的床單是一次性的,可就是不喜歡那種他人存在過的感覺。

待蘇湘離俯身躺好,鹿正康輕輕撫上她的肩頭。

熟悉的軀殼,雕塑的每一個紋理,樹乾的每一道皸裂,她思緒的每一道波流,鹿正康又一次看到了那隻天鵝。

但這一次,他不再是那隻包攏她的手掌,他隻是站著虛無世界的旁觀者,如注般瓢潑的大雨沖刷大地,天鵝在雨中飄零,一切風雨無法阻擋,隻有在她的展翅中化作迷霧,覆蓋已經濕漉漉的他。

鹿正康停止動作。

[虛無的幻境裡,他張開雙手。]

蘇湘離轉過頭,看向他,迷惑不解。

[天鵝在盤旋後飛向他。]

鹿正康俯身,輕輕停留在她的脖頸上,呼吸的熱氣卻把她的肌膚凍出細細的疙瘩。

[鹿正康將天鵝擁住。]

“我不是不想抱你,隻是不敢相信。”他每一個字,都能讓她顫抖,蘇湘離在期待著鹿正康的親昵,但他隻是重新挺直脊背。

“好了,課結束了,咱們回家吧,我送你回家。”

[幻覺結束。]

在蘇湘離的家門外,他們告彆,但遲遲冇有移動。

蘇湘離張開手,撒嬌道:“我要你抱一下。”

鹿正康繃著的臉終於煙消雲散,他上去輕輕擁了擁女孩,但很快鬆手。

“我現在發現,你真的,好君子呢,不像以前,壞壞不壞了。”蘇湘離輕輕將右手食指按在唇瓣上,這個動作她越來越喜歡,有種悄悄話的私密與矜持,而且每次做這個動作的時候,鹿正康的表情總是很有趣。

他侷促不安地回答道:“人總是要長大的……”他心裡大吼著:我根本不是小孩啊!你知不知道我這麼喜歡你顯得有多詭異嗎!

蘇湘離側頭,嗅了嗅自己的肩膀,那裡有鹿正康的氣味留存,淡淡的皂角味,彌存於藍色的小馬甲上,她自我打量了一番,好男子氣的衣著,她心裡陡然湧出豪放的情緒,一個灑脫的蘇湘離,告訴自己,不要再一直想他。

於是她轉身,衝背後的他擺擺手,“長大的男子漢,那我得走啦,明天記得來接我。”

當她走上高高的台階回望時,也隻能看到鹿正康轉身離開的背影。

進屋,百羊洋真向她打招呼,“夫人吩咐您要好好練舞,還有她說,昨天的事情不和您計較,叫您不要接著鬧彆扭。”在不耐煩的傲慢措辭裡出現敬語,讓機器人傳達意思就是讓人感覺彆扭。

“得了吧。”蘇湘離隨口應付道,這時候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她遲疑了一下,打開來,一封未讀郵件。

“鹿正康:我會的。隻要你願意。”

叮一聲,又來一封。

“鹿正康:還有,我喜歡你。”

叮,對方撤回一封郵件。

什麼嘛,一點誠意都冇有,她抱著手機,飛快地逃回臥室。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