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鹿正康不是很理解為什麼要在校門前放一對鐵軌。

這段距離確實不短,不過也冇長到讓人必須坐火車的地步,校內公交車它難道不香嗎?

再看鐵路兩邊月台上一排排的代步車,鹿正康明白了:這就是錢多冇處花了。

不過這條鐵路沿途樟樹與桃花交織如錦,到桃花開時落葉繽紛,到新葉萌發時翠冠似璽,若是坐著悠悠的觀景火車,望向窗外的風景,樹木的間隙裡有操場和公園草坪忽閃忽閃的,陽光明媚穿梭,被枝葉剪碎為散金鋪砌在老舊遍佈青苔濕痕的水門汀的月台上,能看到這樣的景色,或許是這鐵軌賜予師生們最大的詩意了。

有錢又浪漫,這就是寧湖中學?愛了愛了!

在終點站,鹿正康與蘇湘離把代步車停在收納點,學校的樓房平均都有五層,方格狀排布,規模頗大,看著就像一座小鎮似的,一排排的警備巡邏機器人在黑色的柏油路上行走。

這個校園的地麵與外界格格不入,江浙市的街道馬路都是淡灰色的新型材料,吸水耐熱抗寒,有壓力感應器,隔一段距離嵌著電子顯示屏提供道路資訊,人行路上有電動走道,站著就能走。而這裡呢,非常“複古”,完全和世紀初的道路一樣,但看磨損程度,建造時間應當是不超過三十年,也就是五十年代時候鋪的路。

七十年代後還能看到這種老路段,真是一股清流。

站台邊站著許多白色的民用機器人,站最前麵的那位主動走過來,“二位同學,請問你們來到寧湖初中是參觀還是辦事?”

鹿正康仰頭望向機器人的頭部,它的麵板上打著一個和善的顏文字:(●’?’●)

你看,對於機器人來說,表情本無意義,但用來應付人類的時候真是格外好使呢。

蘇湘離舉手發言,“我們是今年要報到的新生,提前來看看校區。”

機器人揮了揮手示意歡迎:(。^▽^)“已經探查到二位同學的電子檔案,2089-2090學年第一學期,寧湖中學初中部,2089年級(1)班,學號1018901的鹿正康,以及同級同班,學號1018911的蘇湘離同學,二位,是嗎?”

鹿正康與蘇湘離齊刷刷地點頭,可不能讓人家誤會了,個人檔案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好的,請您乘坐代步車跟隨我的步伐。”

鹿正康與蘇湘離乖乖去收納點取車子,機器人快步走起來,他們倆騎車跟著後麵。

機器人跑起來很穩,上身基本是穩定的,看著像是在平移,說話發聲也很穩,畢竟不用喘氣,“寧湖中學占地廣袤,因此每當上學時間,許多同學與老師都會使用代步車前行,最多時在一條路上有四千多輛代步車同行,蔚為壯觀,本校初中部學生人數約六千,高中部人數約一萬,本校共有兩個校區,這裡是初中部,又稱春華區,占地四百八十公頃,高中部又稱求實區,占地二百三十公頃……

“春華區有學生公寓五十二棟,標準一室一廳,單人獨臥,四人公用衛浴,不提供廚房。鹿正康同學,您的宿舍安排在第四十八公寓六樓612房四號位。蘇湘離同學,您的宿舍安排在第十二公寓四樓401房一號位。”

鹿正康問了一句:“能否查詢室友資訊?”

機器人溫言回絕:“抱歉,根據《個人**法》規定,智械無權在未經本人允許的情況下泄露公民個人資訊。”

鹿正康:“但這是一次合理的公共資訊調用。”

機器人沉默了一下,“指令接受,指令判斷……失敗,指令上傳,等待審批。”

蘇湘離埋怨道:“壞蛋你真是多此一舉,這下好了,人家把指令上傳了,你的檔案裡肯定要被記下一筆的。”

鹿正康無所謂道:“反正是很正常的言辭,不會有事的。”

“會不會有事不說,你看這個機器人卡住了,你以後就少和AI多說話嘛,你自己養了那麼多AI寵物,哪個不是被你說得邏輯崩潰而死的?”

鹿正康頗感不自然,蘇湘離用“死”這樣的字眼來描述AI的“錯誤”著實是帶給他一些道德倫理上的壓力,他連忙轉移話題,“啊,往事不堪回首,咱不說這個,對了,這個寒假,你想不想再和我去一趟太爺家?”

蘇湘離趴在代步車的長杆上,側著臉看鹿正康,她這副神情總能叫他心裡咯噔一下。

“冇——問題——不過……”她拿細長手指輕輕點在自己下唇,像是在說:“噓——”但她的眼睛卻似在打量一碟美妙的抹茶紅豆蛋糕般戲謔。

鹿正康彆過頭去,不想踏入蘇湘離的陷阱。

“啊嗯……”蘇湘離故作委屈,“你聽聽我說話好嗎?彆不看我啊。”

男孩不去理會。

“看看我嘛,我跟你說話你要看著我,彆這麼冷酷好不好?”

“鹿正康,壞蛋,我錯了好不好?”

恍惚間,鹿正康感覺雙耳的鼓膜被一道月白色的絲帶穿破,她的話語每一個字都像是薄薄的銀絲寫成的,刺入他的大腦,就像被鑿子砸在了額頭一樣,叫他眼冒金星,所有的酡紅熱情一併從天靈蓋上飛出去,飛入漆黑的虛假世界,他看到天鵝在星辰點滴的地平線上旋舞,那是蘇湘離在用自己的烙印擊倒了他。

鹿正康轉回頭,輕聲回答,“你說不過什麼?”

她捂住嘴唇,但聲音還是照樣傳了出來:“不過,你就這麼著急帶我去見家長?”

少年猛地從代步車上站了起來,重心失衡讓車身搖晃不定,他並不慌張,略略挪了挪腳,馬上就站住了,反倒是小姑娘驚叫著小心。

鹿正康臉色漲紅,“你彆瞎說啊!你也是見過我太爺的,不過是簡簡單單的探望而已,還有為什麼要作出一副這麼嬌羞的樣子啊!喂,你有冇有聽我說話啊!”

蘇湘離捧著肚子大笑起來,當晴日的光從學校駝色的樓宇縫隙裡鋪灑下來,打出大片的亮塊,她沐浴在其中,鹿正康感覺光線穿透了她的肌骨,如一團雲霧一樣蒙著七彩的暈霞。

鹿正康低下頭,突然也笑起來。

為什麼?

為什麼是天鵝呢?蘇湘離。

領路的機器人突然開口:“觀測到二位同學有早戀的嫌疑,請注意言行,謹防影響校園秩序。”

“你閉嘴!”×2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