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來到安息之地,順路去擺放先知。

先知還是那麼慈祥,有所不同的是,她似乎開朗了一些,某種糾纏在她心中的憂愁氣質漸漸散去,如同擦去塵埃的明鏡,越發清澈洞明。

鹿正康向先知問好。

“你來了,啊,真不錯,已經得到了麵具,你已經走上這條不尋常的道路了,真不錯!”先知緊盯著鹿正康那張古怪的麵具,“你承載著許多厚重的氣息,無法想象你的內心到底有多麼強大。再強大的敵人也會倒在你的骨釘之下的。不過你需要謹記一點,那就是永遠不要懷疑腳下的道路和身後的足跡。”

鹿正康表示自己會銘記在心,隨後盤腿坐下,姿態放鬆,和先知聊了一下自己關於儲存聖巢有生力量的計劃,先知卻是回憶起當年的白王,慨歎一番。

鹿正康聽著先知說了一些語焉不詳的曆史,然後詢問她是否清楚水晶山峰的情況。

先知聽到水晶山峰後連連歎氣,“那被折射的光芒,也不甘寂寞,曾經被輻光壓製,如今卻也躍躍欲試,你若真正想讓聖巢安定,需要解決祂。”

鹿正康對水晶山峰的那個意誌越發好奇,“被折射的光芒,祂也是某一位神嗎?”

“光芒在水晶中誕生,水晶在光芒中生長,光芒上升,水晶下沉。”先知彷彿在唸誦讖語,晦澀難明。

鹿正康聽得雲裡霧裡,不過本來他也不是來聽先知絮叨的,他起身,把一直抱在臂彎裡的蟲卵舉起。

“先知,這是一位命途多舛的孩子,我希望在他出生後能得到您的教導,他的長輩都無暇顧及他,隻有淵博的您能指引他走上一條智慧的道路。懇請您一定要收留他!”

先知語氣悲涼,“哦,感染和瘟疫,這是我們一族的過錯……這孩子很好,但恐怕我不能照顧他太多時間。”

“這本不是你們的罪孽,你們隻是被一個洶湧的浪潮逼到死角的求生者,族群為了延續可以不擇手段。”鹿正康語氣嚴肅,他知道當夢之釘收集到兩千四百份夢之精華後,先知就會選擇歸天,這是她的解脫,也是又一個淒涼悲劇的結束。

鹿正康隻是想努力做點什麼,挽回點什麼,至少他走過的路,傷痛可以由他一人承擔,讓世人多些歡樂。

先知似乎看透了鹿正康的想法,微笑著接過蟲卵,“你去吧,不必感懷,畢竟‘宿命往往是主動追尋的’,不是嗎?”她卻是引用了鹿正康曾經對白色夫人說過的話來勸說他。

鹿正康深深地凝視這位智慧通達的老蟲,微微鞠躬,轉身離開。

先知在他出門前突然說道,“附近有一個靈魂的安息園地,感到迷惑時可以去看看,雖然冇有夢之釘的你無法與他們交流,但安寧的氣息依然會給你前行的力量。”

鹿正康回道,“有機會再去吧。”說著,從平台邊跳下。

……

再次從捷徑抵達愚人鬥獸場。

進入大廳,鹿正康的目光投射到場中那三塊試煉之板上,每塊上麵都插著些標簽,第一塊勇士試煉碑上插著的標簽數量最多,每一個標簽都是勝者的迷你頭像,而第二塊征服者試煉碑上的標簽數量就銳減到不足五個,最後第三塊愚人試煉碑上的標簽就隻有兩個,一個是迷你的維修蟲,一個是迷你的小騎士。

看來小騎士已經完成了鬥獸場的三次試煉了,他的形象有資格被銘記在愚人鬥獸場最核心的象征物上。

小愚人仔細觀察了這個外來者,然後就意識到,這位是曾經的愚人之王,頓時謙卑地說道:“您來了。”

鹿正康轉頭對倒吊的小愚人說道:“打開大門,我要進入角鬥區。”

挑戰試煉的戰士有資格從正門進入角鬥區,當然,鹿正康這樣的勝者也有資格。

當大門打開,在場中廝殺的愚人們齊齊收手,觀眾與他們一起,緊盯著大門後的陰影。

一個瘦弱嬌小的傢夥從高高的門下走出,但他撲麵而來的氣勢卻宛如一條橫空的長河,爆裂的靈魂能量化作飛霜般的羽翼捲起狂風吹拂大地。

“我回來了!”鹿正康站在門邊,朝著所有人揮了揮手。

“王!王!王!”觀眾們大喊起來,聲嘶力竭,儘情釋放心中的驚喜。

愚人們低頭行禮,不敢用目光使得愚人之王的榮耀蒙塵。

鹿正康慢慢地行走,穿過自行分流的蟲群,來到王座之前,輕輕一跳,氣流托舉著他端坐於權柄的所在。

“我這次來,叫你們動刀兵,隻因為聖巢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鹿正康的聲音在無聲靜謐的場館內迴盪。

“在舊日之神掙脫先輩們的束縛前,我們要將庇護所清理出來!“

“我們去那深邃的巢穴!去野獸赫拉的領地!“

“以鮮血澆灌鮮花,可稱偉業。你們若是願意走上這條榮耀的遠征,那就隨著我的腳步!“

鹿正康跳下王座,一步步離開鬥獸場。

而身後,冰冷酷烈的蟲群緊緊相隨,如他飄蕩的大氅。

……

近百個愚人,以及十來個靈魂戰士、靈魂扭曲者跟隨著鹿正康離開了鬥獸場。

他們在鹿正康的身後,從電梯井一躍而下,穿過淚城的雨簾,行走在朝聖者的道路上,踏入螳螂的部落。

螳螂戰士們把鹿正康的追隨者攔下,鹿正康獨自去麵見首領。

三位首領主動迎過來,她們也對來勢洶洶的鹿正康有所疑慮。

鹿正康與三位首領寒暄一番,就前往議事廳商量正事。

鹿正康解釋道:“這次來希望同各位建立契約,目的是需要你們護送一批蟲撤離聖巢,至於深巢的問題,我會去解決,不用你們再操心。這是一個雙贏的提議,你們也能藉此遠離輻光的威脅。“

大首領沉聲道:“偉大的戰士,我們尊重你的想法,也認可你的計劃,但我們各自代表聖巢與部落,想要簽訂契約,需要權威的信物,不然就是一番缺乏公信力的空話。“

鹿正康笑道:“你們需要的信物,將由一位高尚的騎士帶來,我們需要的隻是等待他的到來。”

協商完畢,追隨者們得已進入這個充滿榮譽的古老村莊,他們的食物和飲水會得到保證,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

鹿正康盤腿坐在深巢的大門前,眺望王國邊緣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