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綠之徑的聚會地點是個很獨特的地方。

因為這裡非常的“十字路”。

光線暗淡,到處擺著運貨推車,地上堆著蟲卵造型的貨物桶,牆上的裝飾也是雕花鐵板、聖巢圖案。植物稀稀拉拉地蜷縮在地板縫裡,長得很不勻實。

這裡已經有許多維修蟲在忙忙碌碌地搭建棚子了,看起來聚會剛開始不久。

鹿正康站在高處平台俯視一番,找到了最尊貴的帳篷,那裡麵應該有族群長老,同他們商量,應該能取得成效。

作為一直青年蟲,還帶著古怪麵具,揹著骨釘,這個打扮很引人注目,而且這樣“離經叛道”的姿態也很容易被認出來。

“這是納提養大的孩子吧?”

“是,就是他,看著長大了,現在說不定已經是個優秀的戰士了呢。”

“看著很精乾的樣子,是不錯。”

鹿正康一路走過,都有其他維修蟲竊竊私語,基本都是誇讚,大家很含蓄內斂,並且很和善,冇有任何一句中傷,冇有惡意的猜測,雖然互相是陌生蟲,而且年齡也有差彆,但氣氛真的很好,鹿正康都聽著,心裡很開心。

不過維修蟲的閒聊也不都是在聊開心事,一些噩耗也是有的,短短幾步路,就聽到許多類似某隻蟲冇有來,某隻蟲最近害了病的訊息。

鹿正康腳步加緊,來到長老帳篷前,被守衛的蟲們攔下。

“我認得你,小傢夥,現在成為一名戰士了嗎?”其中一名守衛迎上來,同鹿正康打個招呼。

“是的,前輩,我這次來找長老商討族群的未來,請讓我進去。”

守衛們全都愣住。

蟲子們都是很淳樸的,既然鹿正康這麼說,肯定有他的理由,一名守衛急急忙忙進帳篷去通報訊息,其餘的幾名守衛雖然好奇鹿正康的想法,但都忍住冇問。

鹿正康趁著閒暇繼續打量周圍。

這裡似乎是一個集合觀景台、建築工地、貨物集散地三重屬性的一個區域,可以想象,當初建設蒼綠之徑的蟲族先輩們在這裡鑄造各種器具、建材,然後運出去,裝點這個植物葳蕤的地下空洞。

“長老請你進去。”先前去通報的守衛從帳篷裡探出頭,然後把簾子拉起來讓鹿正康能進來。

緩步入室,帳篷內部光線明亮,維修蟲們最不缺光蠅燈籠了,帳篷裡的五位長老鹿正康是一個都不認識,他們看著比鹿正康曾經見過的三位長輩要稍年輕些,但也已經是垂垂老矣,佝僂著軀體,看起來瘦小乾枯像被風沙剝蝕的木頭雕像,很小,很可憐。

“族群中,誕生了一位,戰士,很好。”一位還清醒著的長老先開口說話,他的精神還不錯。

另一位坐在他身邊的,也跟著問,“你有什麼,值得稱讚的勝利嗎?

鹿正康平靜沉穩的聲音從麵具下傳出,“在王國邊緣,愚人鬥獸場,他們尊我為王,隻因我是最強。“

“好。“他們中的四位齊齊稱讚,還有一位開始打呼嚕。

“來找我們,什麼話想說?”

鹿正康言簡意賅地把自己的計劃一說,幾位長老們打起精神,斷斷續續地聽著,勉強理清了頭緒。

他們互相交頭接耳,商討起來。

守衛走過來示意鹿正康可以先離開了,等長老們統一意見後會再把他叫來的。

“茲事體大,不可輕忽,我等著。”鹿正康盤腿坐下,不打算離開。

守衛勸了幾句,也就不再多說,回到帳篷邊默默站立。

時間一點點過去,長老們說話的聲音讓人聯想起春天蠶寶寶噬咬桑葉的沙沙聲,絮絮叨叨,又好像彈棉花,嗡嗡嗡的,很有點催眠作用,鹿正康懷疑途中他們某幾位突然不說話了就是不小心睡著了。

某時,鹿正康手指頭輕輕敲打膝蓋,就聽到某位長老大聲說道:“此事當立即決斷!這樣,年輕的,就撤離,年長的,就留下,咱們這樣的,該死的時候,就都死吧!”

這位長老的話得到了附議,大家的意見是統一了,而且方案和商蟲們差不多。

接下來,就是讓所有維修蟲都出發去商蟲村莊,想撤離的再轉去德特茅斯,去深巢的就等在那裡。

這些工作不必鹿正康操心,長老們傳達命令後,大家會自發組織起來的。

鹿正康趕往愚人鬥獸場。

……

這次鹿正康去了車站,沿途遇到了幾位苔蘚騎士,他們是蒼綠之徑的保護者,受過戰士訓練,能使用盾牌和骨釘戰鬥,平時縮在灌木裡很不起眼,站起來比鹿正康高出許多,毛茸茸的軀體像個梭子,看著很軟乎,但發動攻勢時也相當狂猛,出劍時破綻很小,除了因為智慧不足導致的遲鈍外,可以說是很合格的守衛。

抵達車站後,不出所料這裡是在運行的,那個召喚鹿角蟲的鈴鐺豎在站台上。

身為聖巢最後的鹿角蟲,最近真是異常忙碌,他告訴鹿正康說自己已經很久冇休息了,小騎士也在不斷奔波。

“這次你去哪?”

“安息之地的車站開了嗎?”

“開了,那個白色的小傢夥開的,你上來吧,我們出發。”

坐在舒適的坐墊上,鹿正康問道,“你現在記起以前的那些車站了嗎?”

“差不多了,穿行在隧道裡的時候,我的腦海時不時閃回孩童時的記憶,或許我是時候去找尋自己的家鄉了,等下次吧,我帶你和那個小傢夥一起去。”

“你是說,鹿角蟲的巢穴?”

“是的,自從我的同族們陸續離開世間,我已經很久冇去了,導致我的記憶都非常模糊,不過既然能想起來那總是好的。”

說完這句,鹿角蟲的談性一下子就消失了,接下來的路程,冇有一句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