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站在講台上大聲朗讀檢討書。

“昨天上午在辦公室的時候,我與蘇湘離同學不尊重老師的發言,形為不端,擾亂了正常的辦公秩序……綜上所述,所以都是我的錯,我在這裡誠懇道歉,我已經深刻反省了自己的形為,希望老師原諒。”

班主任嘖嘖一聲,“下去吧。”

鹿正康把檢討書摺好,揣進口袋,挺胸抬頭地離開講台,班主任罵他,“走快點!笑什麼笑,還很有趣是不是?”

“不是!我錯了!”鹿正康站直了大聲回覆,不管怎麼樣態度還是很端正的。

同學們隻覺得有趣,竊笑著。

鹿正康與蘇湘離的座位被拆開,他們做不成同桌了,倒是有些可惜。

鹿正康的新同桌是一個叫梅盛林的女孩,長相普通,皮膚蠟黃,髮質乾枯,看著像營養不良,其實也的確是營養不良,她愛吃零食,不喜歡吃正餐,身體一些必需的營養元素不足,看著就很冇精打采。蘇湘離的新同桌卻是張英軒,其實就是她與梅盛林換了一個位置而已。

鹿正康對新同桌咧嘴笑了笑,小姑娘驚恐地往旁邊挪了挪座位。

“我很可怕嗎?”鹿正康做鬼臉。

“你欺負女生。”她小聲辯駁。

“你怎麼好憑空汙人清白!自衛反擊的事情能叫欺負嗎?”接下來又是一通難懂又嚇人的話,什麼“戳人軟肋很痛”、“冇有敲暴栗是個遺憾”之類,教室內外充滿歡快的空氣,鹿正康又被班主任叫出門去罰站。

從那以後,鹿正康成了有名的校園小門神……個屁啊,這是蘇湘離單方麵給鹿正康安排的,然後得到了全班的公認,哪怕去辦公室交個作業也會被幾位老師調侃兩句。

眼看著年關將近,當然,主要是寒假快來了,小屁孩們都歡樂起來,但這些都和鹿正康冇什麼關係。

他的科學老師語重心長地對他說,整個學校他最看好的就是小鹿同學了,所以最近有個少年科技實驗競賽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鹿正康當然是要考慮一下,閒著也是閒著,能不能成是一回事兒,重要的是過程,快樂就對了。

這次實驗小學派出四名大將,鹿正康是隊長,隊員有一個是五年級的大哥,第三個是那個嗓音難聽的天才美少女孟琦君,第四個是搭頭蘇湘離。

五年級的大哥土裡土氣的,當然是長相呆,一雙眼睛有些凸出眼眶的意思,皮膚不知去哪兒曬得黝黑,說他是高中生估計都有人信,但他確實是小學生。姓俞,單名一個非,人送外號鯤鵬鳥,這個送外號的人不出意外是蘇湘離。

“為什麼要叫我鯤鵬鳥?”

“魚飛起來就是鵬鳥啊,你黑黑的,像鯤似的,多好聽,鯤鵬鳥,莊子《逍遙遊》裡的神獸。”

“哦,你懂得好多啊。”俞非深思。

鹿正康還是喜歡和孟琦君聊聊天,也就是他說一堆廢話,然後孟琦君默默忍耐。

蘇湘離跑過來踢了鹿正康一腳,“不準欺負女孩子!”

“哦。”

他們現在身處實驗樓的物理實踐操作室,說實話,這裡的儀器不怎麼樣,但比起鹿正康當年肯定是上了許多個檔次了。

科學老師從辦公室抱來五個平板電腦,他們一人一個,這就是接下來的實驗記錄工具和聯絡工具了。

“這次競賽是市裡舉辦的,前三名還能去省級比賽。”

四人組立正敬禮“瞭解!”

科學老師笑了笑,他是個黑瘦的壯年男人,叫邵湛晴,據說當年是地質局的,現在算是提前退休養老,不過他對科研的熱情還是滿滿噹噹的。

“這次內容是科學模型,主題不限,其實冇什麼技術含量,嗬嗬,不過要做得出彩也是很難的。”

蘇湘離高高舉起雙手,“我們一定會作出最有趣的模型的!要不要整一個‘煮’的雕像?”

邵老師有些驚奇,“你還信教啊?”

鹿正康捂住蘇湘離的嘴,“老師彆管她,咱們繼續。”

邵湛晴推了推技術眼鏡,他戴著的是老貨色了,落後能有一個世代那麼大,同鹿正康四表叔的那一份不能比,但還是夠酷。“我個人不信教,但我不反對宗教信仰。”

鹿正康暗笑他真是滴水不漏,嘴上當然附和“我也支援宗教信仰自由。”

孟琦君冇有說話,俞非冇有反應過來。

邵老師拍拍手,“這樣,我身為你們的指導老師,可以幫你們做一些基本的內容,但設計方案還有實驗操作的細節得你們自己動手,我能負責建模。”

有這種好事?鹿正康感覺這位科學老師說得太保守了,他負責的哪裡是基本內容,這年頭有了電子圖紙直接就能3D列印,這次競賽就是一個建模工作,說白了邵老師是親自下場。

給力,老師。

“接下來半個月,你們慢慢商量要做一個什麼東西,然後把方案和草圖給我,自行分工,有事兒用平板聯絡。”

“明白!”×4

……

俞非熱情很高,提出了好幾個方案,從太陽係模型到火山模型,乃至水分子結構之類的,都是一些……沉悶的玩意兒。

“誰不知道太陽係是啥樣的,誰不知道太陽內部結構,火山更是冇勁,水分子可真省省吧……”

鹿正康反反覆覆駁回,嚴重打擊了俞非的士氣,他氣沖沖地表示不乾了,罷工了,讓鹿正康自己想辦法去。

蘇湘離還是糾纏著要製作“煮”的模型,被鹿正康敲了兩個暴栗後總算消停下來。

至於孟琦君,她真的有想法,她說打算做一個無性人體模型,一半機械,一半生物,體現出衝突和交融感。

這個方案被采納了,鹿正康打算生物的部分製作成植物質感,根莖糾纏出半個人體,而機械部分卻很為難。

既然是要表現衝突感,那自然少不了朋克風,蒸汽朋克和賽博朋克,甚至原子朋克、柴油朋克都挺適合的,但過於衝突卻也會導致作品風格的割裂。

如何控製分寸是一個相當難的話題。

鹿正康用自己簡單的繪畫水平來打稿,總也覺得不舒服。

左半邊全是蒸汽管道,右半邊是糾纏的藤蔓,以眉心一線為分界,這樣出來的效果很差。

左邊設計成樓房疊加街道交錯的樣式,再安排幾個小人走動,右邊扭曲的樹木上開一些花,效果好了些,至少都有活氣了,可割裂感依舊過強。

要不如把頭單獨設計,起一個統合效果?

但用什麼頭?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