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發現上課也能當作係統的每日任務,不過行動力增加得不多就是了。

在遊戲設定裡,這樣的正經課程是用來增長屬性的。作為一款有遺傳加成設定的遊戲,最初幾代人的屬性加成很低,往往需要大量悟性點才能學習一門科目,到了初中時就可能入不敷出,那時候確實是需要大量課程安排來補足一定闕口的。

到了十五代後,由於大量的遺傳加成,屬性不成問題後,就應該多開發悟性點,廣博地培養愛好特長,課程學習就不必再安排。

確實很真實不是嗎?

教育質量和天賦差彆用遺傳加成的方式表現出來,幾代人的努力才能把孩子送上名牌高校。

而教育水平的差距是一直都存在,永遠不會消失的。

鹿正康平日蒐集資訊也大概領會當今中國的教育理念和現狀。

要培養全麵、正直、團結、有愛、堅強、健康,有道德、有理想、有目標、有恒心,知識水平優秀,人格純潔高尚的新一代。

推行全麵義務教育,鼓勵全年齡教育,促動終身教育,減少教育區域水平差異,提高公平性。

這些遠大理念被提出來快半個世紀了,確實取得了巨大的收效,不管是什麼樣家庭出身的孩子都會進入相同的學校,接受相同的教育,學費全免,食宿全包,隻要會學,社會養你。

真的很美好。

不過以鹿正康的眼光看,個人的受教育程度,乃至家庭教育水平依舊是兩極分化。

高等的人纔出現是一個小概率突發事件,在平庸的俗流中,稍微出彩的那些不能被稱為人才,真正的天纔是那種脫離大眾認知的個體,他們的才情足夠抹去一切的背景天賦不足。

但教育不是專給這一小部分天才設立的。

對普羅大眾來說,教育畢竟是晉身之階,除了學校的課程,課外還得補充大量知識,不這樣就不能獲得優勢——與世紀初的中國教育一脈相承的緊迫感。

現在人們最重視的就是教育,冇彆的原因,就是高科人才待遇好,於是一種在教育上的緊迫感就瀰漫在整箇中國。

從大眾的焦慮能很好地看出經濟發展的主流趨勢。上世紀末的時候流行人脈學、厚黑學,當時是個體戶繁盛的時候,因此打好人際關係就是賺錢的關鍵。在到二十一世紀初左右,互聯網新型產業的發展又讓大眾把目光轉向了科技和網絡,彼時流行的就是一些互聯網技術。

可以說世紀初大眾對科技的重視也正是而今大眾對教育焦慮的濫觴。

從世紀初到中葉再到世紀末,其間對國家經濟水平推動最厲害的就是科技了,不論是三十年代蓬勃發展的全息投影,四十年代開始的智械普及,五十年代的太空躍進,六十年代的戴森雲工程,乃至七十年代的全麵城市化,整個過程都是科技成果的具現化。

當科技門檻越來越高的時候,對公民的素質要求也會越來越高,教育自然就成了重中之重。

這年頭苦活累活都是機器乾,人要是冇兩把刷子,腦子裡冇貨,就真的活不下去。

那些社信一級的公民大多聚集在第一產業,遠離城市,靠經營機械化農村維持生活。剩下的也基本在第三產業,做一些簡單的,未被機器人占據的服務業。

鹿正康很喜歡社會上的大眾焦慮感,因為這代表階級流動還挺活躍,隻有那些階級固化的社會纔會變得死氣沉沉。

看到祖國繁榮興盛,這讓他這位來自世紀初,那個人心惶惶年代的小老頭暗自感淚。

……

午睡後是體育課,不過被用來開自我介紹會。

大班和預科班在上課,兩個小班四十一人就在禮堂裡聚會,坐在階梯座位上,從春筍班開始,按學號上前,到主席台上,用話筒自我介紹。禮堂不大,但回聲也不錯,有些小孩被自己的聲音嚇了一跳。

鹿正康是12號,輪到他講的時候,現場已經很混亂了,這幫小孩兒基本都在說閒話,嘰嘰喳喳,最恐怖的是,他們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在說什麼,越嘈雜的時候還越愛湊熱鬨。

這種情況下,各位老師也隻能一一安撫,很熟練,但效果不佳。

其實這樣的自我介紹,從來就隻是走流程,真正要互相認識,還得靠日積月累。

鹿正康站在主席台上,身前有個小矮桌,放著話筒,能把他的上半身露出來,麵對吱哇吱哇的人群,他就感覺這幫小孩是一個集體——混亂的集體,比他個人的力氣是要大的。

鹿正康開始唱歌,“阿門阿前,一顆葡萄樹……”他心裡不由得想起曾經的表情包來,唱著歡樂童謠,他無視了老師們驚奇的眼神,開始打節拍。

這招是向語文王老師學的。

小孩兒們也跟著打起節拍,樂嗬嗬的,等鹿正康唱完後,他們還會鼓掌。

特長【兒歌大王(稀有)】:您熟練兒歌三百首,哪怕忘詞也能編,往往一開口就能震住整個幼兒園,成為人群中最靚的崽子。

效果:對人類幼體的吸引力增強,小幅增加人格魅力

兒歌順利生效,鹿正康等他們安靜了些,這才說話,“我叫鹿正康,動物的鹿,正確的正,健康的康,我喜歡玩手機,看彆人吃飯,我還冇有不喜歡的東西,夢想是以後當一個科學家或者畫家,嗯,冇了。謝謝。”

嘩!——小崽子們很給麵子,猛烈鼓掌。

幾個老師相視而笑,滿眼都是歡欣。

從來是聰明的小孩受歡迎。

在這個連什麼是學習都還不清楚的年紀,表現出這樣的臨場反應,真是早慧地讓人驚奇。

蘇湘離小朋友是13號,她端端正正地走上台,一點也不怯場,介紹完自己和自己的外號後,她也學著鹿正康介紹自己的喜惡。

“我喜歡彈琴,我討厭鹿正康,他是個壞壞蛋!”

“噗——”數學老師笑出了聲,她姓周,是個鵝蛋臉的姐姐,穿著米色毛衣,寬鬆的黑色運動褲,腳上一雙小白鞋,頭髮紮起來幾個小辮兒,很有居家氣質,“壞壞蛋可還行,負負得正嗎?”

書卷氣的王老師在悄悄嘀咕,“兩個壞表示強調……”

台上蘇湘離身高不過一米一,氣勢卻有三丈三,鹿正康看得捂臉: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女人這種生物從小就記仇嗎?

蘇同學大步流星地下場,輪到14號張英軒小朋友上台自我介紹,這時候鹿正康一首歌的效果已經減退,場麵又變得難以收拾,這位嚴肅的小夥兒就愣在台上,不知所措了。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