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冉看著眼前三人,教長抿著嘴,溫柔的眼光中滿是痛苦的折磨,而其餘二位顯然也過於慌張,把所有的士氣全都寄托在了教長身上,這位強大得不可想象的傢夥,都說賽伊克教團在第二紀元初消失過一段時間,他們是否就是來自哪個時間段的?可他們又如何預言到這樣遙遠的危機的?為什麼出麵的是他們?他們代表著什麼?九個人,九聖靈?不,不可能……

角落裡,一個穿著黑袍的高大男人默默站立,他的身後有一個暗紫色的輪盤,朝他的一側是曇花紋,背對他的一側是世界紋,濃鬱到化不開的湮滅暗影能從中湧出,化作無數凝重的根鬚連接到男人身上。兜帽下的臉龐,正是鹿正康。

陰影魔法可是能召喚不同時間線的自己啊。

……

那位高精靈法師悄然離開。

約納斯愣怔了一會兒,抬眼看著黃銅神扭轉頭去望向黑沼澤的所在,從他這個位置看去,能見到奈米迪安的側身,在斑斕破布似的灰黃塵雲後,祂仿似夢中的承天之柱。

“真美。”男孩由衷說道。就這樣看著那黃銅神,心臟莫名的就放緩了跳動,他聽到另一個低沉、空洞、冷脆的心跳,他與祂在共鳴——這種微妙的感覺轉瞬即逝。

此時此刻,世界末日的確到了,萬物陷入冰冷的淒涼憂鬱,狂風帶來劇烈的降溫,氣溫不會高於三攝氏度,他低頭就能看到海水,海嘯剛剛衝過這裡,現在露出大地,奇怪的海洋生物遺留在地表,高山被削得矮了些,盆地被填滿海水,說是陸地,其實是濕地。

晨風估計已經被打裂一層,連天際這邊地層都受到嚴重影響,大量裂穀呈樹枝狀瀰漫開來,海水不斷灌入,可絲毫冇有填滿的意思。

奈恩的人口估計被削減了絕大部分,這纔過去了三個小時,在宇宙尺度上,連眨眼的功夫都不算,凡世就已經迎來了終焉。

約納斯看到浮屍千裡,屋舍殘破的材料亂垮垮散落。

無比的慘象。

現在活著的人可還有一千人?一百人?甚至更少?

冬堡肯定已經冇了,不可能還在的,索瑟海姆更不必說。

約納斯一一清點自己知曉的地名,估計著能有倖存者幾何,這像是一種本能反應,其實他自己也不太想去思考這些。

他在想,自己曾殺過人嗎?

好像冇有,他隻是殺戮的旁觀者……

一些記憶浮起來——

孩子對男人哭訴,男人擦乾他臉頰上的淚,輕聲問道:“哭什麼?”

“我不想殺他了,他還能活過來嗎?”

“暫時不能。”

“什麼時候能?”

“當你可以跨越時空,超越生死之後。”

“那好,我以後一定救回他。”男孩擦乾淚,再次露出笑顏。

“你要想好,這可能是你終身無法完成的任務。”

“等我死了,我也就不欠他了。”

這記憶就像一枚鋼針,戳地約納斯頭痛如鋸。

“男人要記得自己的諾言,決定要去做的事情,千萬不能放棄。”

“先生有什麼事情是絕對要完成的嗎?”

“有啊,我記在備忘錄裡,不時能看看。”

約納斯捂著頭,從空中墜落,摔落在泥淖中,一身沾滿汙漬,發出痛呼。

篦子裡的麥種發芽了,翠綠的苗短短地長了一截,細看它們就像是春天的草坪,高大的巨魔人把切碎的麥芽與泡發的玉米碎粒混合勻了,一同放在桶裡浸潤髮酵,晚上回來時,把玉米和麥芽撈出,擠出的漿水倒入鍋中熬煮,咕嘟嘟的小泡跑出來,熱乎乎的麥香與糖分的氣味把石窩棚填滿,把衣物和頭髮的縫隙填滿,把肺泡填滿,浸透了身軀,整個人都甜甜的……

他想起來了,全都想起來了!

自己不是在水晶塔裡長大的,自己是個流浪的孩童,少年是在白山先生身邊長大的。

一朵繁美的曇花悄然在他眉心亮起,約納斯在發光,在汙泥中的一朵清水蓮,今日盛開。

……

陰影之王在凝視著賽伊克教團的餘孽。

鹿正康早已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並不完整。他失去了對淨土的掌控力,原先能握住一朵花,現在隻能攥著一片花瓣,這樣的區彆是很明顯的。可他的暗影魔法卻突飛猛進,接連感應到上千條時間線的自己。

降臨上古卷軸世界後,鹿正康記得自己在4E177年於裂穀的一戶商人家庭出生,父母在浩大戰爭時期行商失蹤,於是他流浪街頭,十歲時加入了盜賊工會,幫助暗精靈卡利亞複仇後,成為了新一代夜鶯,得到諾克圖娜爾的青睞和嘉賞,從此對暗影能有了天賦般的親和,一點點鑽研暗影魔法,取得了相當的成就。

他的麾下盜賊無數,漸而控製了黑荊棘家族,成為裂穀的實際掌權者,陰影之王的名號在泰姆瑞爾的地下世界流傳甚廣。

他本打算先統一了天際的灰色地帶,借用龐大的盜賊集團來幫助法術研究,他也的確是這樣做的,直到他遇到了那個叫約納斯的布萊頓小姑娘,於是提前進入老年生活——有些人表麵是個平平無奇的單身老爹,但背地裡是個心狠手辣叫人聞風喪膽的黑道教父。

鹿正康領悟CHIM之道是在三個月前,他將淨土扭曲成了一個聯通湮滅的管道係統,使得他可以調動無儘的湮滅能,其效果是與馬格努斯之眼完全一致的。

而一天前他感知到大量平行世界線的自己在消失,於是偷偷溜進了薩塔爾龍蛹,結果就被那四個法師集火打得抬不起頭,在裝死後,鹿正康成功藏入暗處。

暗影魔法不太適用於戰鬥,而那四位老兄身經百戰,對法術的控製妙不可言,陰影之王敗得心服口服。

但現在輪到他的主場了,那四人接下來的二百多場戰鬥其實都隻是陰影之王召喚出的平行世界投影,實力不強,而在這個過程裡,鹿正康的CHIM意誌在不斷滲透到四人的思維中。

教長把水晶塔融入自身,按隱性實力來說,是第二層的頂端,而陰影之王纔是剛剛摸進第二層的門檻,要殺死教長幾乎不可能。所以鹿正康的打算是用混亂的暗影將水晶塔的黎明魔法鈍化,使其失活。

這是一次瞞天過海,既要叫對方無法察覺自己變弱的客觀事實,又得主動去削弱對方的實力,就彷彿是在湖泊上貼一層藍色水膜,維持表麵的水位不變,但實則慢慢抽空其下的水量。

對陰影之王來說,這已經是逆CHIM之道,而且是秉承湮滅最本質的原則——消冇可能性。

慢慢在美夢中迎接死亡吧!

陰影之王怪笑著,西帝斯萬歲!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