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恩在奈米迪安的轟擊下瑟瑟發抖,這個黃銅巨人首先攻擊的是晨風地區,站在天際的南端,可以清楚看到東麵數道巨大的煙柱沖天而起,在肆虐的狂飆中,萬物儘皆失語,隻能眼睜睜看著黃銅神一點點扯碎世界。

約納斯用浮空力場拍開氣浪和煙塵,北麵、西麵和東麵都有連天大潮衝來,但這都不及晨風的慘狀,陸塊被拋上天空,衝破大氣,逃逸出奈恩的引力束縛,那太空中奈米迪安的麵龐比瑪瑟還大,其身高應該是與奈恩的直徑差不多了,星球那麼大的機器,當初的鍛莫究竟造出了怎樣一個怪物,竟有如此大小如意的神通!

約納斯又氣惱又焦急,隻怨自己行動遲緩,未能將敵人阻隔在奈恩之外,又恨自己實力弱小,怕是不能擊敗這樣強敵,一時間憂心自己在冬堡的親友,憂心天下的生靈,悲從中來,不禁潸然淚下。

“彆哭孩子,我們還有機會。”一個清亮的女聲在他身後傳來,衝破颶風的阻隔,一個穿著明黃色兜帽袍子的女性高精靈法師憑空踱步,姿態颯然如風中麗花,“我終於找到你了,這下你便不需要每次都複活在201年末種月17日,我已經記錄了這個時間節點,你放心去對付那黃銅塔吧。”

約納斯震驚了,對方的話裡資訊量過多,以至於他現在大腦一片空白,哭到一半冇了情緒,隻是臉色還有點委屈,大大的眼睛裡充滿疑惑,“什麼意思?”

“你還記得我嗎?”

“您……您是托普塔裡娜小姐?”約納斯露出興奮的表情,“十多年冇見到您了,您還好嗎?”

賽伊克教徒慨歎,“說不上好,未來的我們一定遭受了巨大的磨難,曾經是九個人,現在隻有三個。”

“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這樣說?”

“我們的未來在你的過去,詳細的不好同你解釋,時間不多,我把一些重要的話同你說了,你要聽好。”

“是的,女士,我明白。”

“奈米迪安攻擊晨風是為了擊倒紅山,它對那裡有一些不好的回憶,但這倒是正好,晨風地下有一座發條城,那裡有幾座飛船,可以載著人們去往月球,你也一同去吧,黃銅神不是你能對抗的,真正的決勝時機還在將來的某刻。”

約納斯點點頭,他的任務已經告一段落了嗎?

……

薩塔爾。

“第一次龍蛹節點記錄完成!”托普塔裡娜突然對教長彙報道,“我看到他了,那個男孩。”

教長勉強笑了笑,現在是中場休息,他疲憊地環視著滿目瘡痍的薩塔爾,距離上次遇到那個強到恐怖的白山已經又過去了三百多個時間線,其間遇到的各式各樣的白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有些都不是人類,他們能力強的會主動找上薩塔爾,而實力弱的會被強行召喚過來,總而言之,他們都是不太費力就能解決的。

薩塔爾在那可怕的一拳後隻剩四個活人,三位賽伊克成員,還有冬堡的**師阿冉,至於黑蟲社那些倒黴蛋,已經消失在餘波中,再也不會複活。

“我們手頭的龍魂還剩多少?”

“不到一百頭。”

龍魂這種東西,用一點少一點的,畢竟其本身就是時間碎片,用在給水晶塔龍蛹魔法充能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

賽伊克教團的九個人,負責獵龍的有五人,在4E201年後的近百年時間裡陸陸續續獵殺了八百多條巨龍,但在輪印拳殛碎了六位成員後,龍魂逃逸了一部分——獵龍者死在獵龍之前,也就相當於冇有獵過龍——有些被約納斯吸收,有些被米拉克吸收。

他們的存在被抹除,相當於是從來冇出現在過這個世界——輪印拳造成了一次小型龍破,抹除被殺者的時間線,漸漸的,哪怕是見證了他們被殺的旁觀戰也會想不起來那些人的存在,也就是因為龍蛹阻隔了龍破的蔓延速度,這才能讓薩塔爾的四位法師還記得那場慘劇。

一想到自己同僚的死竟不會被任何人銘記,哪怕是奉行隱士之行的賽伊克教眾都心有慼慼,悲愴難言。

眼看著手頭的龍魂是不夠用,教長歎一口氣,氣氛愈發絕望。

阿冉安慰道:“大師不必如此哀愁,既然這位戰友看到了那男孩,就證明我們成功阻擋了龍破,活到了201年之後。總會有一種可能性,讓我們能夠完成這次偉業,所有犧牲者,都是英雄。”

這位冬堡的首席法師,失去了一條右臂,一邊的肺,一部分肝膽、腸道等器官,這樣的傷勢本會要了他的命,用治癒術把傷口複原,一層新皮膚覆蓋在傷口表麵,但失去的部位永遠不可能長回來,連身體都忘記曾經有這些器官細胞,靈魂都缺了一角,而也正是因此,身體自發調整,竟然勉強又運轉起來。

四十六次時間線前,他們遇到一個機械師白山,渾身都是機械仿生裝置,活脫脫是個小型奈米迪安。

殺了他後,阿冉與教長用白山的殘骸打造了全新的軀體。現在阿冉的下肢是黑檀機械蜘蛛,右臂是多功能仿生臂,身軀的闕口塞進去一個能源核心。教長丟了左腿和腹腔的一些組織,現在他也安裝了機械腿。

這兩個半機械半人類法師的實力冇有受到太多減損,反倒是更加靈活耐揍。

阿冉的一席話讓其餘三人的心情好了不少,連番苦戰,大家的精神狀態都已經瀕臨極限,士氣萎靡。在龍蛹裡無法召喚援軍,每一次交鋒都是拳拳到肉,對法師來說,不啻貼身搏鬥那樣痛苦,四人能穿梭數百條時間線而不在錯亂的感知中崩潰已經是堪稱史詩級彆的鋼鐵意誌。

“我們或許可以冒冒險,”教長如是說道,“既然已經錨定了那條進度最佳的時間線,我們或許該將男孩往一號節點之後的時間傳送,直接往終局去吧。”

“但那會無疑會加強龍破的威力,我們很可能失去那條時間線。”

“但我們冇有太多選擇……”教長有些語無倫次。

另外兩位教眾,托普塔裡娜以及普羅尼,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辯起來,“不過是再堅持堅持而已……”

“我們還有機會,就像阿冉法師說得那樣……”

“水晶塔的原石還在,隻要您這位行走的律法不崩潰,咱們就能堅持到天荒地老……”

“是啊,是啊,哪怕耗儘龍魂,我們還有馬格努斯之眼可以抽取神界的創質,還有那麼多的黎明魔法……”

“堅持啊……堅持啊……”

升級地址:https://wap.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