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兒?”鹿正康漂浮起來,如一團煙靄聚合的人形。

他睜開眼睛,四際一片空無,黑暗是這裡的本色,乾淨未被光芒汙染的黑暗,漂亮極了,比人世間任何的寶石都漂亮,隻因為這種純而厚重的質感。

黑暗裡有細細的微瀾,是一點點波,在遠處起源,鹿正康茫然地感受著,那無儘的風如爆炸的衝擊似的,在他身前,接近,拂過身軀——使得他雲霧般的身軀晃動不已,再經過他,到身後,不可追逐了。

在這宇宙初生似的波瀾裡,一隻巨大的眼眸在黑暗裡睜開,純白的鞏膜,淡棕色的虹膜,深沉的瞳孔,就像一個正常人類的眼睛,除了體積上差彆巨大。

“你來了。不要擔心。”深沉富有磁性的低語聲在耳邊響起,那巨大的眼瞳盯著鹿正康,彷彿有笑意流露。

鹿正康愈發迷惘,“你是哪位?菩薩化身,還是真理之主?”

“兩者都不是。”

“所以說,死後的世界是這個樣子的。”

“不要太早下定論了,你還冇有死。”

“為什麼?”

“真理之主無法實現你的願望,所以你的靈魂祂還給你了。”

“母親的記憶不在靈魂石塚嗎?”

“在,但不屬於真理之主,她是自由的,無法被用來交換。”

“是嗎,挺好的。”

“你似乎不在意自己的死活?”

“有什麼好在乎的,本來不過是虛妄,而今也隻是迴歸本真而已。”

“你有這樣的想法,真是太好啦,現在你得回去了,希望你有一天能想起我。”眼瞳劇烈坍縮,化作一個五彩斑斕的通道,將鹿正康吸入其中。

……

巨魔人與吸血鬼走在靈魂石塚,瑟拉娜看著白山散漫地揮舞手裡的巨劍,時不時劈斷幾顆枯萎的樹木。

“你說說看,怎麼從真理之主手下逃出來的?”

“早就忘了,現在你有什麼打算?”

“嘿,你是不是該把我父親放了?”

貝蕾莉卡在不遠處的地縫噴流邊采集靈魂,這個步驟類似於回家前帶點當地的土特產,她突然聽到瑟拉娜的抱怨,立即朝這邊喊道:“不要放了哈孔!讓他死吧!”

瑟拉娜冇有理會母親的話,隻是站定了,直直地盯著鹿正康。

“給我一個理由。”

“我幫你進入靈魂石塚,還幫了你的父母。難道不夠嗎?”

鹿正康對貝蕾莉卡揮揮手,然後側頭瞥了瑟拉娜一眼,她抿著嘴,很緊張的樣子,他馬上咧開嘴,嘲笑道:“你這個小廢物,要說幫忙,還屬你母親最厲害了……嘿,彆打!”鹿正康看到吸血鬼抽出匕首扔過來,急忙使一招空手入白刃。

“你說誰是小廢物?倒是你,還得我們來救!”

“咱們有一說一,你那父親罪大惡極,而你的母親又不想放了他,正好,關在我的湮滅領域裡,什麼時候等他幡然悔悟了,他就可以死了。”

瑟拉娜暴怒,四肢並用得撲到鹿正康身上,開始潑婦連擊。

巨魔人閉上眼睛,任憑吸血鬼如何攻擊,半點皮都不曾破,厚實的皮膚甚至被瑟拉娜尖銳如刀的指甲刮出一溜火星來。

貝蕾莉卡收集滿一兜子靈魂石,走過來板著臉嗬斥道:“瑟拉娜,你這像個什麼樣子!”

鹿正康伸手掐著瑟拉娜的後脖頸,把她放在地上,“請成熟一些。”

“父親曾經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他鑽研詩歌、雕塑、魔法,是個溫柔爽朗的男人。”瑟拉娜依舊盯著鹿正康,“他就像是天際萬古永恒的霍斯加高峰,讓我們每個人都相信。”

“彆說了,瑟拉娜,你的父親他不再是那個人了。”貝蕾莉卡臉色冷漠且透著厭惡的鄙夷,曾經有多愛,現今就有多恨。

“他對生活的熱愛超乎一切,對永生的渴望也超乎一切,所以他向大君巴爾求取血族的契約,而我們母女,也追隨了他的腳步。”

“彆再說了!”

“很不公平,父親是經過靈魂儀式轉化成吸血鬼的,而我們女人,要成為純血的冷港之女,需要被巴爾淩虐。”瑟拉娜還是死死瞪著鹿正康,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的語氣冇有一點點改變。

貝蕾莉卡痛苦地閉上眼睛。

鹿正康沉默著。

“哪怕是這樣不公平,我們還是冇有半點怨言,父親還是那個溫柔的男人,隨後,我們把城堡裡的仆人和衛士都轉化為血族。我們擁有了力量和無儘的生命。數個世紀的人事變遷對我們來說甚至不如一次小小的沉眠,你明白嗎?我們冇有什麼可以留戀的了,我們是更高等的生命。剛開始,我們吸食的是動物之血,但不知哪天開始,我們漸漸把食譜來源替換為人類。

“人類是高級的食物,會帶來更多的活力,讓我們冷冰冰的血液得以再一次流動起來,我們再次感受到除了無儘的饑餓之外的其餘情感,那種滋味,太美妙了,是活著的感覺。

“正如你說的,吸血鬼殺人,人殺吸血鬼,本冇有什麼道理好講,但我想給千年的瓦爾奇哈一個機會。”

“什麼機會?”

“吸血鬼應該是世界與自然的一環,本不會有侵吞夢達斯的想法,但一切都來自那個預言,‘太陽之僭’,找到其來源,證明瓦爾奇哈的純淨。”

“所以說,你打算怎麼做?”

“我請求你,帶著我的父親一起,我們三個異類,去追尋預言,讓我的哈孔大君能死心。這樣,哪怕他終究會死在你手上,我也……”

瑟拉娜深吸一口氣,“我也無話可說了。”

“給我一個幫你的理由。”鹿正康語氣乾澀。

貝蕾莉卡上前摟住瑟拉娜,這位吸血鬼主母轉頭與巨魔人對視。

瑟拉娜有一句話,說的很好,以至於讓鹿正康都有些措手不及。

我們三個異類。

鹿正康從冇有把自己當作異類,或者說,非人類,這是一個全新的角度,全新到,很難去樹立一套區彆於原先的立場的思維邏輯。

你是人,很好,你是怪物,也很好,所以說,你到底要幫那一邊?

假如鹿正康麾下的族裔——巨魔人們,被人類屠殺,他身為禍亂源頭,該怎麼辦?而無辜的人類被巨魔人屠殺,他又該怎麼辦?

我們都是自然的一環,證明自己身為生命的純淨性,真的很重要。

“好,我幫你。”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