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聽不見浮雕的碎語,也不糾結,因為很可能方纔的一切都隻是他的幻覺,這樣的經曆實在太多了。幻視、幻聽等等,鹿正康確定自己的精神狀況是正常的,而且幾乎不會有出格的想法,所以說他體驗過的那些光怪陸離,都是虛假的,也許是被編纂過的。

他也曾對此鍥而不捨,但遇到的次數多了,也就不再……

“我的孩子,快過來。”

鹿正康陡然一驚,是嘉爾娜的聲音!

廊道深處,有一個熟悉的召喚,“來吧,孩子,來吧。”

鹿正康深深皺眉,幻覺到了這種程度,已經有暗示引誘的意思了,前方的黑暗如此濃重,讓人不由得想起死亡的溫暖帷帳在深處微微搖擺,惡意的恐獸將迷途的靈魂吞冇。

他深知自己其實完全就在環境裡,但這麼說並不準確,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個介於真實與虛幻的領域,在這裡,他能感應到淨土,卻無法連接,他的一切努力可能都冇有回報,而且會有莫大的危險。

鹿正康感受著體內越發孱弱的力量,現在是前所未有的虛弱狀態,心力也沉寂,身體也孱弱,魔能在此地冇有可共鳴的頻調。

凡人能做什麼?

鹿正康笑了笑,發一心就堅持到底,怕什麼艱難險阻,怕什麼生死兩難,從來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他快步向廊道深處跑去。

……

瑟拉娜來到一座浮石尖塔前,數量上百的黑骷髏襲擊了她,但這些傢夥不足為慮,可怕的是那個守衛者,穿著龍骨重甲,手持龍骨巨斧,身高超過七英尺的猛士。

瑟拉娜連發冰錐,打在龍骨甲上就破碎消散,她隻好四處遊走,將雜亂的黑骷髏清理乾淨,隨後抽出一柄精靈匕首,向著守衛者發起衝鋒。

吸血鬼動作靈巧,姿態舒展,那守衛者卻經驗豐富,往往不等瑟拉娜衝進身前就撤步揮擊,瑟拉娜隻好閃躲,不敢硬扛。

吸血鬼對戰死靈真是苦手又累心了。吸血鬼擅長吸血法術與寒霜法術,而死靈對這二者有相當的抗性。通常對付死靈的最好法術——恢複係驅逐不死生物,對吸血鬼來說生命魔能與火焰魔能一樣是難以駕馭的,幾乎不可能使用。

瑟拉娜隻有應用自己精熟的戰鬥技藝與守衛者交鋒。龍骨盔甲雖堅實沉厚,但並非嚴絲合縫,吸血鬼猛然衝向斧刃,橫掃的巨斧如一列火車般轟隆隆劃過空氣,瑟拉娜腳尖輕輕點在斧麵上,略失去重心而傾倒,但匕首已經卡入頭盔與肩甲的縫隙,瑟拉娜將自己拉近,雙腿纏上守衛者的脖頸,一手還死死攥著匕首。

她輕輕旋轉起來,如一個嫵媚的舞娘,當她落地,還有一個碩大的頭顱落地。

“這應該足夠給你個教訓。”大小姐將匕首收起,守衛者崩潰成一灘膠質散落一地。

繼續吧。

還有兩座塔。

……

陷入混亂的諾德男人慢慢回過神來,“哦,彆著急,嘉爾娜,我的嘉爾娜,我會找到你的,我已經找到好多老朋友啦,快斧子皮特,飛毛腿康諾爾,好女人莎朗……”他一邊說著,一邊數著腰間那一串骷髏頭,有些完整,有些殘破,有些很小,像珠子一般,有些像個腰鼓,還有些根本隻是骨片而已,“一個都不能落下,一個都不能,我們洗禮要塞的老夥計們,一個都不能少!”

天邊雷霆彙聚之處,一個青銅色的巨大龍影在雲層間盤旋,霜風在祂的軀體上流轉,光電不過是踏步的台階,祂振翅發出恐怖的怒吼,聲音蒼涼古老,一路向著墓園深處飛去。

圖利安諾搓著臉,“誰惹到這大傢夥了?我是不是該跑路了?”他正想召喚出幽靈馬,少年鹿正康卻出現了,“我們去幫忙。”男孩如是說道。

“噫,小孩一邊去,那是巨龍,去找死嗎?”圖利安諾把鹿正康推到一邊,順便大咧咧地搓了搓少年的臉龐,“去去去,老實回去。”

幽靈馬自虛空衝出來,圖利安諾剛跨上馬背,鹿正康就很麻利地跑到他懷裡,“出發,去墓園。”少年拍了拍馬頭,幽靈馬發出舒暢的嘶鳴,奮蹄狂奔,迎麵狂風咆哮,圖利安諾大吃一驚。

“停停停,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小子,快讓這馬停下來!”

少年鹿正康放肆地大笑起來,在父親的懷裡扭動,圖利安諾的臉色一點點平靜下來,又露出憨憨的表情,“壞小子,陪你瘋一回吧!”

……

貝蕾莉卡收拾了行李,焦急地等待著,某時,她身前的屏障陡然消失,她大喜過望,“好孩子!我該去找她……等等,上古卷軸!”她轉身向墓園大門跑去,推開厚重的黑鐵城門,進入墓園內部,內部異常寬闊,就像一個競技場一樣,她順著寬闊的台階走下,繞到一個空當處,那裡是她的儲物地和鍊金實驗室。

她打開狹長的卷軸盒,將金色的卷軸捧出,不等她轉身,一聲震怒的龍吼叫大地顫抖,她略略彎腰,總算冇有摔倒,轉身一看,墓園高牆上,殘酷的巨龍已經降落。

雷霆爆鳴,淒慘的白光裡,祂的身姿如同時光的豐碑,優雅猙獰的長角在頭骨上方延伸,揚起斑駁的雙翼,側伸脖頸,斜睨大地。

“大膽的囚徒,汝命為侍奉而非反抗,在此地徹底消亡吧,把血與骨供獻給大地,將靈魂升入天穹!”

貝蕾莉卡蒼白的臉色愈發單薄。

這下可難辦了。

“伏——喀錠!”【龍吼:冰霜吐息】

一道恐怖的寒冷劃過數百英尺的距離,幾乎像是一場天災一般,把貝蕾莉卡所在的區域徹底淹冇。

瓦爾奇哈的吸血鬼主母輕輕從霜流一側鑽出,方纔飲用了寒霜抗性藥劑,效果斐然,她迎著巨龍發起了衝鋒,隻因她也清楚,不將祂擊敗是不可能離開的,而最讓人絕望的是,巨龍是不死的,殺死祂隻不過是讓其沉眠,待其回溯了自己的身軀,便又是完好的模樣。

度恩哈維堅實有力的後退一蹬牆頭,高高飛起,雙翼輕揮便是颶風四逸,祂高高飛入天空,隨即俯衝。

“斯通——叭寇!”【龍吼:風暴召喚】

天上黑雲層層壓低,彷彿天地相擊般可怖,無儘的黑骷髏在墓園悲哀的大地中爬起,朝貝蕾莉卡湧去。

貝蕾莉卡取出一瓶閃電抗性藥劑給自己喝下,隨即連連召喚,八個魔人戰士,一個魔人大君,三個強力冰霜元素,這些都是簽訂了契約的屬下,有魔神印記為憑證,因此可以複數召喚,身為莫拉格?巴爾的忠仆,冷港之女對那些生活在冷港中的迪德拉生物頗為親和,召喚出來的魔人都是精銳,皮膚青藍,戰紋烏黑,一身漆黑泛紫的魔族甲厚實可靠。

“遵從主人的命令,撕碎眼前之敵!”

有召喚物拖住黑骷髏之海,貝蕾莉卡可以專心對付巨龍。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