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叛徒螳螂行動無聲,宛如臃腫的蒼綠幽靈,看到鹿正康舉著骨釘走來,並不冒進,反而是後退幾步調整攻擊距離。

鍘刀般的刀足收緊,身體緊繃,突進,刀足閃電般展開,劃出一對交叉的死亡軌跡。

鹿正康小心閃躲,觀察他們的戰鬥節奏。

這些被瘟疫強化的螳螂戰士的確更加敏捷,力道更大,可是也有感染體致命的通病,那就是思維僵化,缺乏靈巧的機變,這種敵人是最冇勁的,鹿正康趁著攻擊後的緩衝時間迅速帶走他們的性命。

摸清楚叛徒螳螂的戰鬥模式後,鹿正康的突進就輕鬆寫意起來,在花園的建築平台上漫步,對照著地圖決定是否進入通道,這樣兜兜轉轉的,期間還走錯了幾次,可見此處地形複雜。

跨過一大段佈滿苦痛荊棘的道路,跳到上層區域,鹿正康來到一個相對昏暗的通道前,這裡被機關封死了,但從形製上來看,是鹿角蟲車站無疑。

此前他曾渴望直接乘坐鹿角蟲來到花園,那樣看似會節省很多時間,但命運捉弄,造化無常,多走一段路的結果是豐厚的回報,反倒節省他突破暗影門的工夫。

鹿正康感謝自己的好運,但不會依賴混沌不清的命運,他是個缺乏賭博精神的人。

既然車站進不去,鹿正康也不在意,這本就不是必經的路。

路上有些機關門,需要繞路,這浪費了許多時間。

繼續探索,漸漸的,建築密度大了起來,自然的力量還未能將這裡同化,人工雕琢的匠氣凸露出來,這些建築平台的表麵覆蓋著濕潤的浮土與蒼綠的苔蘚,與其雕琢的花紋融合,看起來像一些破舊的老地圖,很有曆史氣息,也很有神秘感。

幾隻多刺軀殼呆滯地徘徊在平台上,它們身上長滿植物,鹿正康靠近時,銳利的尖刺從體表的一些陳舊的圓形傷口伸出,隨後四處攢射。

尖刺飛行速度很快,幾乎是一眨眼就會中招,好在力度不大,冇有擊穿鹿正康的護盾。

鹿正康用靈魂球回以顏色,純白的球體擊中這些軀殼後冇入其體內,爆炸使得橘紅的血液四濺,這些陳腐的血,汙染了環境。

這裡已經很接近目的地了。

鹿正康在幾個通道外張望一番,看到了暗影門。

主體是四個安裝在通道四壁上的金屬裝置,造型好似圓台,側麵有一圈利爪般的尖刺,中心噴湧出實質般、濃鬱如潮水的黑暗。

四個裝置組成陣列,把整個通道封鎖,這是虛空力量凝結之戶牖,未得允許,任何人不得通過。

鹿正康凝神感受虛空的力量。

深沉、壓抑、暴虐,源自世界之下,孕育毀滅一切的力量,超越存在的意義,打敗時間的流逝,宛如宇宙的終極宿命。

被束縛的虛空能量在四個裝置間來回沖刷,好似湍流,變化多端,可始終不會垮塌散逸,隻有些微的陰影粒從激流中飛出,然後轉瞬湮滅無形。

鹿正康劈出一道劍氣,狂暴的靈魂能量擊中虛空,消失地不見蹤影。

這道門似乎鏈接著一個深淵世界,任何攻擊都隻會像丟進大海的石子般消失無蹤。

意識到暫時無法對陰影門產生影響後,鹿正康就放棄試探,捧出鑰匙。

球形的黑色鑰匙在靠近陰影門後,表麵發出亮光,在複雜的紋路之上,有一個圖案格外清晰,那就是聖巢印記。

陰影門中央出現一個空洞,不斷旋轉著擴大,露出門後的通道。

鹿正康捧著鑰匙穿過空洞,來到了彼端。

這裡遍佈屍體。

叛徒螳螂、螳螂佩特拉的殘肢斷臂鋪就了一段血腥的地板,橘紅的血液凝結在牆壁上,沁入土壤,被植物吸收,使得這裡的樹蔭格外濃重,簡直像某場正午的噩夢般化不開森冷氣質。

腳踩著乾癟的屍體,發出吱吱聲,還有甲殼斷裂的劈啪聲,好似走在佈滿枯枝的沼澤,腳底傳來粘稠、沉重、鬆脆的觸感。

越是靠近白色夫人,戰鬥就越激烈。

但這場戰爭似乎已經停歇。

這個戰場寂靜無聲。

向前深入,來到一個疑似乘涼棚,或者是觀景台的建築,柵欄門陡然關死。

幾隻叛徒螳螂從建築的陰影裡殺出,被鹿正康幾釘殺死。

然後,一個龐然的影子投射在地麵,鹿正康抬頭,一隻巨大的臃腫的螳螂從棚頂的破口裡探頭,橘紅色的眼眸充滿憤怒、暴戾、盲目,他就是叛徒領主

鹿正康笑道:“找到正主了”

這句話徹底激發了叛徒領主的殺意,他跳入室內,巨大的軀體使得寬敞的觀景台都變得有些擁擠。

叛徒領主發出慘烈的嘶吼,揮舞刀足,刷出漫天的橙紅色風鐮,他的靈魂已經被輻光徹底感染,連靈魂能量都是這種不自然的色澤。

鹿正康以瞬移閃躲,按捺住揮劍的衝動。

叛徒領主的行動靈活地不像話,而且似乎激發了某種高超的狩獵本能,戰鬥技巧異常狡詐靈活。

他會在鹿正康瞬移的間隙突擊,巨大的刀足堪比重錘,哪怕不被刃部砍到,也會造成嚴重的鈍傷。

麵對嚴冬飛雪般酷烈的攻勢,鹿正康在空中上下翻飛如春日之蝶,不沾點滴冰晶。

不得不說,叛徒領主比三位螳螂首領強很多,體型、力道、迅捷、耐久,這些方麵完全勝出,三位首領麵對叛徒領主時,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冷靜。

鹿正康試探著揮出一道劍氣,劈砍在領主厚重的甲殼上,隻割開一道小小的口子,看來他的防禦也很強大。

劍氣被領主體內瘋狂殘暴的靈魂能量抵消了很多,因此但靠靈魂攻擊,鹿正康很難取得優勢。

領主依然是以風鐮限製鹿正康的行動路線,然後變本加厲地潑灑出牆壁般厚重的刀氣,似乎要將這位過分靈活的對手徹底碾死。

鹿正康雙眼無法透過刀氣看到對麵,瞬移一下就變得充滿風險,或許在他退出靈魂座標係返回現實的一刹那,叛徒領主的刀鋒就降臨頭頂。

此情此景,不得不全力以赴。

鹿正康大喝一聲,一直攥在手裡的骨釘迸發出驕陽般刺目的光芒。

“斬”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