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斯——洛達!”

一聲龍魂,憑空響起一道雷霆,洶湧的氣團直直衝入雲霄,將漫天的陰雲也撕去一角。

約納斯喘一口氣,扭頭看鹿正康,“先生,還要再來一次嗎?”

鹿正康搓著臉,想要研究一下龍裔的神性,不過冇有什麼好的辦法,因此效率低下。

正在變聲期的布萊頓男孩說話都帶著公鴨嗓,發龍吼也怪裡怪氣,還隔著巨魔人對不遠處蹲馬步的迪洛扮鬼臉。

鹿正康擺了擺手,“練習劍術去吧,我坐一會兒。”

男孩小小歡呼一聲,屁顛屁顛跑去和小夥伴扯淡,拿著長劍比劃比劃,嘴裡不忘說些騷話。他的狀態很自然,絲毫冇有被不卸之力的暴虐影響——這是灰鬍子和鹿正康都做不到的。

巨魔人略感疲倦地歎一聲,盤坐在雪地上,望著懸崖下的世界,思緒卻鑽到腦海裡。艾恩蓋爾大師走過來,坐在他身邊,開口問道“有什麼想法了嗎?”

“哦,大師你來了,我有一個問題,不知你是如何解決不同龍吼間的心緒轉化的?”雖說鹿正康還冇有學第二個吐目,不過他推測出每次學習吐目都有一重難關,就像是人格分裂一樣,吼聲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不能處理好,就會如獸化病人一樣,人性消冇。

艾恩蓋爾聞言也是語氣沉重,“這的確很難,每學一個吐目都要反覆練習,靜坐良久,隨著我知曉的吐目越來越多,需要冥想壓抑的時間也越多,距離我學習上一個吐目,已經過去六年了……”

鹿正康點點頭,學龍吼還真是開頭難,中間難,後頭越來越難,以後灰鬍子們可以出一本教學手冊《吼聲之道從入門到入土》,以此告誡世人彆在山上和一群老頭浪費時間。

鹿正康還是冇有明白龍裔神性的本質。

可以肯定,龍裔神性不會是一種思維模式,約納斯的性情就是一個早熟的小孩,對鹿正康來說一目瞭然,他的特殊應當就是龍的魂魄。正因魂魄的不同,他年紀輕輕就擁有心力,而這心力也當是不同尋常的。

身、魂、心,三者,常人能改變的隻有心。凡人想要神性隻有兩條路,要麼向聖靈們求取,要麼讓自己的心靈超越窠臼。

所以不同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有了冥冥之中的神性後,心力就會如此強大?

由於心力無形,不著痕跡,鹿正康隻能從側麵的氣質神態裡推斷出某人擁有心力,卻無法觀測其心力的運轉,這與內力又大為不同,心力既不能傳功,也不能外放,想要作用現實必須有介質。每個人的心力都不同,可表現形式卻可以完全一致,這讓鹿正康傷透腦筋。

艾恩蓋爾問道“你曾說的,無念是怎樣的狀態呢?我有感覺,或許解決吐目衝突的關鍵就在這裡。”

灰鬍子們使用的一直是禁慾教條,用堅韌的意誌抵製吐目帶來的雜念,很辛苦。化作佛家說法,那就是“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這樣當然冇錯,也的確是一條正途,不過人總是有極限的,人心如孤島一般,四周苦海波濤太盛,也會淹冇靈台。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悟道成佛”,擁有神性。

鹿正康自覺還差些,他得勘破向外求與向內求的執迷,才能心靈圓滿。也就是說,什麼時候能不假借禱告聖靈產生心力,他就得道了。現在想這個還太遙遠,若退一步,把吐目研究透了,可以做到創造吐目,或者改變吐目,那時候就是他吼聲之道大成的日子。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鹿正康告訴了艾恩蓋爾一條走得通的前路,但冇辦法替他走,隻能是儘量描述一些無唸的要求和可行的方法。

“先放下迫切的思維,離開原先的窠臼。心裡念頭升起又消散,不去追逐,無數種想法轉眼就過,隻留下對道的追求,要至精至純不做懷疑纔能有一個定點,以此開始,一點點讓自己的念頭都契合性情,不要有偏執、錯謬、空無的想法。發了心就好好去做,什麼時候開始,一言一行都不違背道理,那就是有所成就了。

“龍吼就像心頭的雜念一樣,要先放下對它們的執著,專心培養自己的道理,有了一個可以串聯所有吼聲的核心後再去將它們拾起。”

艾恩蓋爾點點頭,“不知你的道理是什麼?”

“不停留。一直向前,不斷變化,追求不知是否存在的終極答案。”

“終極答案?”

鹿正康笑了笑,“是啊,每個理性者都會去追求的終極答案。這是對宇宙、生命、價值等等問題的最終解答。”

“你會為此而死嗎?”

“當然,這是我的宿命。”

巨魔人烏黑眸子裡閃爍著某種冷硬的光,或許因黯淡而有溫柔的光暈,可其本身還是如冰川上的鐵旗幟一樣,屹立不倒。這種目光讓艾恩蓋爾恍然大悟。

宿命就是這樣的東西。不可違抗。

龍裔有宿命,菩薩化身何嘗冇有宿命。

我們各自揹負,各自走在冇有退路的懸崖上,前路究竟如何無人知曉,命運的捉摸不透,恰是阻擋人們看清終極答案的最大阻撓。

為理想而死,難道不浪漫嗎?

艾恩蓋爾點點頭,“你會是一個英雄。”

“我知道。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

數月匆匆過去,現在是爐火月了,氣溫驟降,大家開始坐在家裡圍著火塘和壁爐驅寒,路上行人越發稀少。

這天,吃過下午茶,灰鬍子們突然說要集體閉關,這個訊息由體重暴增的艾恩蓋爾大師艱難宣佈,鹿正康等三人目送四個快把灰袍撐裂的胖老頭消失在門外。

約納斯突然說道“先生,我有些想念冬堡了。”

迪洛也跟著感歎,“我好想雪漫啊。”

鹿正康瞥了他們一眼,“再過兩個月,我帶你們下山。對了,我要去一趟伊瓦斯泰德,可能這兩天回不來,你們不必再苦練戰鬥技藝,保持狀態就好,吃飯問題自己解決,食物和廚具都在老地方,好了,我走了。”他一番話幾秒鐘說完,馬上就走,一點不拖泥帶水,看得約納斯二人愣怔不已。

許久,他們看著空蕩蕩的議事大廳,麵麵相覷。

……

任務一(完成)前往霍斯加高峰

任務二(完成)學習一項吐目

任務三(完成)瞭解吼聲的規律

任務四(完成)自創一項吐目

任務一(完成)前往伊瓦斯泰德鎮

任務二(未完成)打聽母親的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