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鑿了許多靈魂石。

對他來說,這個東西相比附魔能源來說,有更實際的用處。

他有一把附魔靈魂陷阱的寬劍,可以將殺死生物的靈魂一體抽取,不過,需要靈魂石這樣的中介器質作為暫時的儲存處,否則當靈魂昇天,就再難抓取了。

有了足夠的靈魂石,鹿正康便能放開手腳,也免得每次殺生之後都要停下來轉化死靈,很浪費時間的。

製作三代裝甲時,他已經考慮過留出用於嵌入靈魂石的捕魂槽,這樣吸魂絛蟲的尾端會自然延伸到靈魂石上,當絛蟲陷入湮滅化時,可以延長到極長的體型,如一條細線,可以將靈魂從遠處吸來,吸魂絛蟲的工具性展露無疑。

鑿出來的靈魂石粗礦裡有許多雜質需要磨去,而為了適應卡槽也需要經過雕琢。

鹿正康從劍匣裡抽出一柄十英尺的直刀,左手裡攥著一塊人腦袋大的靈魂石礦,就像切豆腐塊似的,就看到刀刃抵著晶體轉了轉,碎石像沙礫般從指縫散落,再攤開手掌,一塊棱柱體就切好了。

如今三代機甲的行動有死靈與機械核心的輔助,以至於鹿正康行動的敏捷性比平常人使用軀體時的靈感更高,心裡一有想法便有了動作,在武學裡也是高手境界。

然而對鹿正康來說,這是一個劣勢。因為他完全可以做到無意為意的地步,對敵之際,心中尚未有想法,身體便已出擊。因此,提高裝備者操控性的問題是將來外殖裝甲需要解決的難點。

鹿正康也設想過無人機群。等哪天製作出智慧核心,那時候就完全不需要鹿正康的參與,外殖裝甲本身就是靈巧的活物,比現有的矮人機械生物更加高等。

可惜的是,那一天遙遙無期。

大伊萬背後一塊甲片升起,鹿正康用念動力把雕刻好的靈魂石塞入卡槽,總共容量有三十個,也就是說,殺了三十個之後,得重新換一批。

這種原生靈魂石無法承載人類靈魂,需要墮化成黑色靈魂石才合用,看來捕魂劍暫時隻能用來殺殺怪獸。

靈魂真的是個奇怪的東西,死靈也是一樣的奇怪。

鹿正康研究了許久,依舊看不破靈魂的生成原理,當然萬物皆由上緣化形,但上緣本身是很概念化的一個東西,並非某種特定的存在,而是存在的一個原因,邏輯上的存在基礎。靈魂要形成,需要上緣,某種上緣,結合精神、邏輯、情感,而這樣出來的東西,本身也是比較概念化的產物。

菩薩當然可以捏造魂魄咯,現在的巨魔人卻做不到。

想要死靈就隻能辛辛苦苦殺生。

死靈是靈魂加上死靈魔能,死靈魔能是魔能本身的一個調子,就像一首歌裡麵的幾段歌詞,靈魂加上不同魔能會有不同現象。

死靈當然是很普遍的,有了魔能後就有了形體概念,有了形體自然會受傷。死靈通常不會未刀劍之兵刃所殺,因為它們可以遁入虛無之態,不過既然有了形體,就會被形體所拘束。許多死靈幽魂有各種核心、靈皮等等,這些東西需要好好保護,否則被人刺破了,也是會造成創傷,以至於漸漸消亡。

對付死靈最好是用魔法,但凡人也並非毫無取勝之機。

附身屍體後的死靈,其形體越發完整,也意味著若是附身之體被斬斷,其中死靈也難逃厄運,就如同那些屍鬼一般。

這麼說來,其實還是鹿正康麾下的死靈有活頭,畢竟核心依舊存在,駕馭的形體也不過是附魔靈魂通約的金鐵之物,隨時可以脫離。

鹿正康一路開了許多靈魂石礦,也宰了許多不開眼的怪物。以他如今的武力值,基本是站在凡人頂端,隻要不被幾百個法師圍攻,基本橫行無忌不成問題。這幫攔路的弟弟們,鹿正康甚至懶得拿正眼觀瞧。

沿途有矮人城市,如今都被雪精靈占據,這些傢夥披著破布和巢蛾甲殼,身材矮小枯瘦又佝僂,皮膚蒼灰如白堊土,雙耳細長,聽力驚人,盲目的眼部冇有眼球,眼皮皺縮的肉紋呈鼻腔狀,就像巨魔人的鼻子一樣難看,它們呼呼喝喝,身邊跟著幾個人類奴仆——這些傢夥也不知怎麼來到的黑降,或許是順著地下水流來到此地,或許也是有調音器的探險者,看樣子已經繁衍開來,專為殘暴的雪精靈辦事。

人類奴仆有明顯的弱智化現象,語言功能基本喪失,交流全靠意義不明的嗚咽聲。

無所謂,全砍了。

雪精靈居住地的野外分佈巢蛾的繭蛹,外形看起來像一個的搖籃,黑色幾丁質說佈滿血管般的濃綠色脈絡,刺破後流出臭烘烘的漿液。

變態後的巢蛾又稱巢蛾獵手,外形似飛天螳螂,既能噴射毒液,又有鋸齒螯足,爬蟲形態的巢蛾,或稱查魯斯以示區彆,看著像是放大數十倍的蚰蜒,甲片覆蓋的脖頸粗長,螯牙巨大,能將人斬碎。主要分佈在天際地下,趨暗避光,是一種比霜齧蜘蛛還可怕的生物。

總之是噁心人的東西。

約納斯就被噁心得夠嗆,看到巢蛾之後破口大罵,說著鹿正康聞所未聞的臟話俚語,衝過去把這些蟲子全砍了乾乾淨淨。

“你在學院到底學了點什麼?!”巨魔人驚怒。

“呃……都是我同學教的。”約納斯的聲音通過擴音術放大,明明是低聲下氣的語調,偏偏聽起來理直氣壯。

“以後不許說臟話!”鹿正康一根手指把小男孩戳得原地打轉。

“知——道——了!”

黑降很大,一路來到中心位置,有一座高城,最為奇特的是,城市上空懸浮著一個黃銅材質的人造太陽,雖然已經光芒暗淡,可不難想象當年它照耀整個黑降的宏偉場麵。

鹿正康記得朝這顆太陽釋放一個名為“不卸之力”的龍吼,可以喚醒一隻巨龍。

不過他現在不會什麼龍吼,頗為可惜。

這座城市就是黑降的中心了,矮人聖地中的聖地,鹿正康駕駛大伊萬,一個衝刺撞破黃銅城門,與裡麵的雪精靈展開搏殺。

高等的雪精靈也是會兩手寒霜法術的,雖然它們已經墮落失智,可血脈裡的本能還能將魔法傳遞下去,真是不可思議。

大伊萬體表浮現厚重的法術屏障,冰寒的氣流,抑或鋒銳的冰錐均無法將其突破。

“來!受死!然後新生!”

高樓般的鋼鐵巨人一發吼,地下的世界山河震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