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際省的食物,讓一個巨魔來品嚐的話,還是很合胃口的,畢竟,就是腐肉也吃得下去,鹿正康對口腹之慾上的追求已經很淡漠,但他心裡清楚,這並不是自己認可的美味。

每個人都有記憶裡深刻的味覺體係,這往往包括在傳承裡,鹿正康自然也是有的,而且有很多。

坐在酒館房間裡,鹿正康咀嚼著外表焦糊內部乾燥的烤羊肉,一手翻著書本。

這是一本通用語入門書籍,啟蒙級彆的工具書,他翻得很快,一目十行。約納斯端著手裡的木湯碗,把嘴湊到碗邊輕輕嘬飲,他的姿勢有些頹,眼底有淡淡的黑眼圈,一雙棕色的眼睛裡滿是欣喜。

鹿正康看一遍,因為冇有老師教授發音,所以他隻是靠猜測來辨認。

這種書籍是很粗糙的,內容非常不翔實,連個音標也冇有,絕對會讓學習者痛不欲生。

比較有趣的是,鹿正康看到了很多約納斯自己的標註,就是用簡單的語句描述一下字詞的含義,算是很有用的一個學習方法。

約納斯給鹿正康準備的這堆書本都是好東西,雖然法術書就三本,其餘都是些語言學書籍,簡單曆史,法術概覽等等,不過都是資訊量密集的上等貨。

一本毀滅係的《霜齧術》,就是噴冷氣的。

一本變化係的《結界術》,製造一個護魔光盾,法師互毆必備。

一本恢複係的《治癒術》,有傷療傷,有病……還真治不好,不過能讓你堅持到神殿去自行祈禱一番,一般來說聖靈都會治好你的。

魔法新手三件套啊,鹿正康還算滿意的。隨後隔著麵巾搓了搓鼻子,有點癢。

“先生不喜歡?”

“我很喜歡,你最近冇有休息好?”

“怎麼可能,我每天睡得可香了。”

約納斯其實每天都在給師兄師姐們幫忙,給各位法師跑腿,忙得腳不沾地,晚上也在自行學習,熬夜下苦功。

“先睡一會兒,醒來我看看你的劍術有冇有進步。”

布萊頓小子臉上的笑意僵住。

“當……當然進步……”

“那就好!”

完了。

接下來,約納斯硬邦邦地喝完了湯,然後在巨魔人懷疑的目光裡硬邦邦地側躺在床上,頭朝裡,一動不動。

真的完了。

他有種要上刑場的感覺。

光顧著學習,忘了練武術了,這下豈不是要露餡?

牆上的木頭油汪汪的花紋,邊緣被斧子劈裂後的斷茬尖銳刺眼,兩塊木板的縫隙間隱匿黑暗,就像陰影如汙泥一樣塞進了這裡麵,昏黃的光影在晃動,將曉的酒館裡每間房中都關著吵鬨而柔軟的囈語,在酒瓶與木石火焰裡混淆了瘋狂的樣子,一切變得溫暖而舒服,巨魔人在影子在牆壁上是巨大厚重的一坨,被拉長、彎折,這樣的景色其實不錯。

約納斯安慰自己,先生就算生氣,也絕不會打斷我的腿的……

然後他便安然入眠。

當他醒來,桌上重新放了兩碗湯,兩塊肉排。

清清爽爽的西紅柿蛋花湯,上麵浮著黃皺皺的蔥花,以及一點切碎的醃菜根。

肉排切好了,淌著汁水,澆上一點醬汁,棕紅色的醬,順著肉的縫隙紮根。

“吃,吃飽了,出去練一練。”

約納斯慢慢點頭,表情既開心又痛苦。

“彆扮鬼臉,好好吃飯。”

“太好吃了!”

“我知道。”

“先生這是你做的?”

“嗯。”

“先生就是這麼厲害!”

“一般時候確實這麼厲害。”

鹿正康吃完自己這一份,默不作聲放下手裡的小刀和木叉。

味道自然是好的,但是,材料和工具實在差勁。成品不是記憶裡的味道。

整個製作過程都讓酒店老闆旁觀,他現在自己也會了。老闆當然是個厚道人,以後酒館裡總會為鹿正康留一間房,免費,終身有效。

等巨魔人領著約納斯出門,已經有許多客人在享受多汁肉排,他們倒是喝不慣清淡的湯水,也罷,飲食結構的差異是很普遍的現象。老闆歡呼一聲“美食家來了!”

大家為鹿正康鼓掌、喝彩,然後敬酒,然後開始新一天的喧鬨,整個流程就是隨便找個什麼由頭,大家樂一樂,開始痛飲爛醉的歡場。

有趣,巨魔咕噥著,“走吧。”

離開冬堡,極目四望,大道朝南北,西麵是陡崖與亡靈之海,東麵是一重重的高山,冬堡其實坐落山腰處,海拔不低,很難想象當年毀滅此地的海嘯有怎樣擎天擊地的氣勢。

“先跑一會兒,熱熱身。”巨魔人步伐輕巧,三兩步衝入雪中,約納斯咬咬牙,也跟著跑起來。

鹿正康順便教他怎麼調節呼吸和步速,如何應對崎嶇不平的地形,很多東西說了不一定有用,不過還是得說,積累總是一個過程。

慢慢跑出幾英裡,約納斯渾身冒汗,完全抵禦了入骨的寒意,鹿正康正想說停一停,前麵山道拐出來一頭雪白的大熊。

“好傢夥,尋死。”鹿正康取下巨斧,又把自己背後的熊皮扔給給約納斯保暖,抓著斧柄就衝了過去。

巨魔人的兜帽隨風飛舞,露出獰惡的三眼,冷冰冰的惡毒殺氣是天生自帶,白熊是冬眠剛醒,餓瘋了,狂態大發,不然也不會膽大到與這般強人挑釁。

果不其然,白熊餓得頭昏眼花,一照麵就被破開了肚子。

殺戮的滋味讓鹿正康感到無比平靜。

“先生真的好厲害。”

“我知道的。”

朝著右邊一看,確有一個隘口山道,可以通向高處山坡,一個巍峨的拱門在風雪裡露出龐然的影子。

酒館裡說了,這附近有一個祭壇,很多外地遊客來這裡,不是為了冬堡學院,就是為了祭壇。

“我知道這裡,阿祖拉祭壇!”

鹿正康眯起眼,我也記得。

魔神之一的阿祖拉,眾多稱號裡,最出名的是黃昏與黎明君主。

還有,暗精靈一族的出現,正是因為他們前身變精靈的作為讓阿祖拉震怒,這纔將他們詛咒成如今的模樣。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