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哥領著人出了爛尾樓,從隊尾的黑色豐田車子裡走出一個人:一個滿頭銀髮的殺馬特,兩隻耳朵上掛著碩大的銀色鐵環,連鼻孔也不放過。就是這種人,偏偏穿著一身體麵的西裝,手腕上一塊勞力士的表,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這人並未走遠,而是倚在豐田車上,遠遠衝著豹哥喊道:“搞定了嗎?黑哥說了,救少董是大事,不行就開槍崩丫的,出了事集團頂著。”

豹哥還冇回答,他就打開車門又坐了進去,嘟囔道:“神馬玩意兒!”

豹哥走到隊尾,敲了敲車門,殺馬特搖下車窗,雙手撩開門簾一般的長劉海兒,問道:“咋了豹哥,我現在進去崩丫的?”

豹哥摸了摸鼻子,笑道:“搞定了,裡麪人馬上出來。給哥個麵子行不?”

殺馬特愣了一下,笑道:“彆啊哥,臨走前黑哥說了,讓聽您的,除了讓老子放人,其他的都好說。”

豹哥臉上閃過一絲不悅,靜靜道:“等下裡麪人出來,你等一分鐘再開搶,記住了嗎,等一分鐘。”

殺馬特把“門簾子”放下來,笑道:“不是事兒,隻要他放人,我這槍在褲襠裡穩得很,不開搶。”

豹哥在車窗上敲了敲:“必須開,隻是開搶前等一分鐘就行了。”

“還是要崩丫的?”殺馬特打了個ok的手勢,打開車裡的音響唱著我再等一分鐘。

~~~

塵土飛楊,爛尾樓外又來了三輛車。

“公安辦案,前麵的車挪一挪!”原來是110報警中心調來的警隊已經就位。

警隊開來的吉普車被十輛豐田車擋住去路,車頂上高音喇叭響起來,殺馬特坐在豐田車裡手舞足蹈,沉浸在自己的舞蹈裡,對這一切茫然無知。

“快快快!”

車門打開,10名警察小跑趕到爛尾樓前。

不一會兒,夏無雙、傻子,一眾打手都被吩咐分彆蹲在爛尾樓前的兩個角落裡,一個為首的年輕警察看著眾人,冷冷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你們這些社會渣滓,居然在這裡聚眾鬥毆!說,你們兩方有什麼陰謀?”

豹哥也蹲在地上,抬起頭衝警察笑了笑,丟了一盒中華煙過去,說道:“小同誌,我們之間的事情很複雜,你就負責把我們押回去,自然有上麵的人跟你解釋。”

警察冇理他,又看了看夏無雙,說道:“看你的樣子也是個斯文人,怎麼,難道你也是個擾亂社會治安的渣滓?”

夏無雙衝他笑了笑,反問道:“警察同誌,你相信公平正義嗎?”

警察對這個問題很不感冒,怒道:“我們就是公平正義的化身。”

夏無雙笑了笑,輕輕道:“那就冇問題,因為我也是維護正義的人民記者。”

~~~

又有一輛車開了過來,車身上紅色標誌鮮豔奪目:“SH風雲報社!”

是蒲峪的人到了。

報社的車門打開,蒲峪拿著話筒走了出來,攝像跟追音及其他工作人員一共6人,他們扛著大小設備到達了爛尾樓前。

不等打手、警察等反應過來,蒲峪已經對著鏡頭煞有介事開始說話: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裡是SH風雲報社民生新聞,據可靠線報,黑金集團少董事被某暴恐集團綁架。我社記者夏無雙不畏艱險,臥底暴恐組織內部,成功找到人質位置,並將具體位置發送警方。目前,警務人員已經控製現場,涉事暴恐組織人員全部到案。

下麵,就讓我們采訪一下英勇救人的本社青年記者,夏無雙。”

攝像機轉向夏無雙,夏無雙站起身來,衝鏡頭擺出一個乾練的微笑,強忍著傷口的疼痛回答道:“多虧了警務人員及時趕到現場,我才能在此次行動裡倖免於難。人質現位置處於地下室二層,請大家跟我一起解救人質。”

這話說完,剛到不到一分鐘的警務人員懵了:他們隻是接到報警中心的呼叫,說這個位置有情況需要調查,於是加急趕過來。誰料到一幫記者後腳就到。這年頭,資訊網絡高度發達,尤其是這幾年,記者完全就是無冕之王的存在,普通人要是又個多年懸而未決的冤案啥的,記者一幫忙整理捅到網上,解決之速度令人瞠目結舌。彆說基層警務人員,就是身居要職的高官,對於這些無冕之王都是抱著又愛又恨矛盾態度。

在記者鏡頭裡,眾警察抬頭挺胸配合著蒲峪的解說,跟隨夏無雙腳步去“解救人質”

豹哥則是真的懵了!

自古以來都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這回是秀才顛倒黑白,讓混混欲哭無淚!

“崩!”

一聲槍響震耳欲聾,夏無雙被傻子及時撲倒,才險之又險避開了這射向他後背的一槍。

兩名警察已經將殺馬特從車裡拖了出來,殺馬特更是懵了,嘴裡罵道:“我擦你姥姥的金錢豹,你個王八蛋坑老子!”

豹哥緩緩閉上眼,腸子都悔青了,他最怕殺馬特不分場合發瘋,而對方恰到好處給了他一個神助攻

攝像機抓住這一鏡頭,蒲峪解說道:“觀眾朋友們,青天白日之下,暴恐分子居然殺人滅口!”

攝像機轉而對準夏無雙,他臉上的蒼白清晰可見,蒲峪高亢的聲音道:“不幸中的萬幸,我們的英雄大難不死,他冇有中槍!”

遠方傳來直升機的聲音,夏無雙遠遠見到一隊軍用直升機呼嘯而來。這種威武雄壯的武裝直升機,他是第二次見到,腦海中浮現出莫小雨的模樣,他心中一暖,給莫小雨發了條微信:“小雨,我這邊已經解決了,讓你哥回去吧,咱不給他添亂。”

莫小雨那邊應該是守著手機等他訊息,立馬回覆了一個可愛乖乖女表情:“知道了師父,我馬上讓蟲子哥(林沖)回去!”

武裝直升機方隊呼嘯而過,隊首的飛機上,夏無雙見到一個剛毅的身影站在直升機門口起落梯上,左手抓住戰術降落繩隨時準備降落,背上一柄鋼槍,像是扛住了藍天白雲山川河流,那是一個令所有男人都會從骨子裡肅然起敬的畫麵。

夏無雙衝那人敬了一個不標準的軍禮,心裡道:“這是我們第二次見了,林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