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蝶衣聽到陳楠的一番話,麵紅耳赤,本小姐什麼時候成了他的女人?

不過,這種時候,姑且原諒這個色胚,等出去之後再找他麻煩不遲。

蘇蝶衣心裡恨恨的想著,臉上卻是很配合陳楠,金色麵具下,兩頰那微紅,加上一點小動作,還真的像是一副小女人的摸樣。

“呼哧,呼哧!”

逍遙洞主的殘魂聽到陳楠的話,那是十足的嘲諷他這個逍遙洞主。

那嘲諷讓他無比的憤怒。

他本來正在教育陳楠,可是,這是一會兒工夫,就被陳楠給教訓了。

頓時有一種灰頭土臉的感覺。

他的殘魂氣的在暗處顫抖。

他可是逍遙洞主,在上古的時候,平生一任縱逍遙的存在,如今竟然被一個後生晚輩給教育了。

陳楠感覺到了靈魂的顫抖,一道道不容易被髮現的靈魂力量從某個黑暗的角落之中散發出來。

不容易發現,但是,卻絕對存在。

“看來,我激怒他了。”陳楠心裡一笑,臉上卻依舊是一本正經的表情。

“逍遙前輩,有一件事,晚輩心裡非常的好奇。”陳楠說道。

“什麼事?”逍遙洞主的聲音努力在維持自己的威嚴感。

“前輩曾經那麼多女人,為何在你身死之後,這洞府之中,隻剩下你一個孤零零的殘魂,還要依靠那兩個廢物來幫你?”

安靜,很安靜。

那黑暗之中,一道道比之前更加強烈的的靈魂力量迸發開來。

“晚輩不才,女人肯定不如前輩那麼多,但是他們心甘情願和我一起征戰,我們的修為說實話,太弱了,在白族域,最近的五大宗門,麵對無數天位強者,我自身都難保,但是,她們一個都不曾離開我,甚至甘心為我去死。”

陳楠說的一本正經,逍遙洞主聽的怒氣橫生。

陳楠這些話簡直紮心,紮到了心窩子,他一聲逍遙,自認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纔是最高境界。

可是那次出去之後,對敵人殺死,一縷殘存在洞府之中的殘魂,等待上千年,卻冇有一個女人來找過他。

“她們願意為了你去死?”逍遙洞主氣的咬牙切齒,他要維護自己上古強者的尊嚴。

“那本座就來試試,看看她們是不是真的願意為了你去死。”

逍遙洞主的聲音傳來,瞬息之間,那金色文字一個個飛舞著,朝著陳楠凝聚過來,陳楠身上覆蓋了一層跳躍的金色文字,他的身體一動不動,被死死的鎮壓住。

之前困住他們幾個的天道文字,此刻鎮壓到他一個人身上,威力無比強大。

“小傢夥,你現在知道老夫的厲害了嗎?”逍遙洞主氣咻咻的說道。

陳楠張嘴笑道,“前輩,你莫非以為這些天道文字能夠把我壓垮不成?”

“你不要忘記了,我的香火之力,還冇有動用呢。”陳楠故意說道。

“如果之前的時候,老夫的確是忌憚你的香火之力,畢竟那是抗衡天道最好的力量,可是現在嘛,你儘管試試,好了,老夫這殘魂早就想要找一具合適的軀體了,那兩個廢物和外麵那些歪瓜裂棗都太差勁,如今你可以彌補我這個缺憾了。”

逍遙洞主口中唸咒,那些金色文字開始攻擊陳楠的泥丸宮防禦。

陳楠頓時感覺壓力一緊。

“師兄哥哥……”

葉依依她們要衝上來幫忙。

陳楠一道神念傳遞給她們:“你們要配合我演一齣戲,如此這般……”

陳楠把自己的想法和幾女一說,然後他開始全力對抗逍遙洞主的天道文字。

“不錯,你果然是能夠抵擋的住,隻是,你能抵擋住這些天道文字,能抵擋住本座的神通攻擊嗎?”

逍遙洞主冷笑出聲,“此時此刻,除非有你的女人主動站出來,願意為你去死,否則……老夫立刻攻破你的泥丸宮,讓你成為一個白癡,生不如死。”

泥丸宮乃是神魂所在,是一個人的意識海,如果被毀,就和死去冇什麼分彆了。

靜靜的等待,整個大廳之中無比的安靜。

“嗚嗚,師兄哥哥,不是我不幫你,逍遙老賊是上古強者,我也救不了你!”

葉依依流出淚水來,站在原地卻一動不冇動。

“傻蛋,你對我們都不錯,但是作為一個女人是需要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你做不到,所以,你儘管去死吧,你死了之後,我會給你點個長明燈的。”

蘇清清一本正經。

“陳楠,你個混蛋,你當日對我做的事,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扒了你的皮,現在你終於要死了,本小姐再也不用受你壓迫了。”蘇蝶衣長出一口氣,金色麵具下,雙眸也變的寒冷。

“你們……你們這是乾什麼,開玩笑的吧,還真的讓陳楠去死?”

趙寒和黑毛雞看到這一幕,目瞪口呆,因為陳楠並冇有悄悄和他們傳音自己的計劃。

這樣,可以更加真實。

“陳楠,我來救你,我就不信這老匹夫的神通有多厲害。”

趙寒身形一動,雖然冇明白為什麼蘇清清她們突然這樣,可是他和陳楠的關係,怎麼會眼睜睜看著他去死。

黑毛雞這時候也動了。

“陳楠,雞爺來救你。”

黑毛雞撲楞著翅膀衝了上來。

他們兩個一左一右衝上來,要幫陳楠擋住逍遙洞主的神通攻擊。

因為,看得出,陳楠的泥丸宮馬上就要被攻破了。

“困!”

兩塊巴掌大小的金色文字,從陳楠身上急速滑落下來。

下一秒鐘,那兩塊金色文字化為兩道金色小蛇,分彆朝著趙寒和黑毛雞身上纏繞上去。

他們兩個瞬息之間,被纏繞在虛空之中,行動受阻。

“哈哈哈,本座來了!”逍遙洞主哈哈大笑,在黑暗之中,一道微光閃爍,朝著陳楠的泥丸宮爆射而來,閃爍著強大的靈魂氣息。

赫然是逍遙洞主殘魂朝著陳楠泥丸宮而來,他要趁這個機會,一下子占據陳楠的泥丸宮,奪取他的肉身。

他先是裝腔作勢要釋放神通殺死陳楠,威懾眾人,確定陳楠的幾個女人已經大難臨頭各自飛,然後在關鍵時刻困住趙寒和黑毛雞,剩下的就是一氣嗬成奪取肉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