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陸軒抵達紅山公園,並順著對講機裡麵員工指導的方向,找到目的地。

&nb這是位於公園深處的一片空曠草地,草地上一棵腿粗般大小的梧桐樹高高聳起,旁邊還有一口雙手環抱大的古井。

&nb古井後方三十多米的地方,還有一棟三層樓高的歐美風情的小洋房。這一切跟楚落雁記憶中的場景,完全重合。

&nb楚落雁遇害的地方應該就是這裡了,可是那個攻擊她的女人,又該怎麼找出來呢?

&nb“陸先生,請問是這個地方了嗎?”職工見陸軒到來並打量過後,聲音輕輕在一旁開口詢問道。

&nb陸軒點了點頭,道:“是這裡冇錯了,你們可以通過對講機讓其他人都回來,停止搜查吧!”

&nb“好。”職工應了一聲,就拿起對講機對其他人通知了起來。

&nb交代完員工,陸軒又看向一旁的美女助理,淡淡地開口吩咐道:“助理,你先帶大夥回公司吧。接下來的事情,我自己處理就行。”

&nb既然目標地點已經找到了,也不用再浪費人力了。

&nb且那個攻擊楚落雁的女人神秘莫測,能悄無聲息用這種高明手法下毒,並且毒還厲害到會攻擊陸軒的感應力。

&nb光憑這幾點,神秘女人都在陸軒心理麵打上了危險的記號。留下這群幾乎冇什麼戰鬥能力的公司職工在身邊,相反會是個拖累,冇準還會害了他們。

&nb“好的,我馬上就帶他們回去。”美女助理望向陸軒眼眸裡充滿了疑惑,但還是點了點頭說道。

&nb等美女助理帶人離開了以後,陸軒先是在梧桐樹和古井仔細搜查了一番,發現並冇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後,就開始邁步走向那棟小洋樓。

&nb紅山公園並不是政府或商家投資開發出來的旅遊公園,裡麵的優美環境都是天然形成的。隻是附近居民覺得環境不錯常來這裡遊玩散心,加上房地產開發商在周圍開發,為了讓有個幽美飯後活動場所,一個公園就這麼形成了。

&nb因為公園是原始形成的,因此在裡麵有幾乎居民用的小洋樓並不奇怪。

&nb“嚓嚓嚓——”陸軒邁著步伐緩緩接近小洋樓,鞋底踩踏在枯萎的殘枝枯葉上,發出一聲聲細微的異響。

&nb小洋樓非常的老舊,大概兩百多平方米的樣,前方仍舊和五六十年代的歐美建築風格一樣,裡麵有個大大的院子。

&nb院子大門斑駁破舊,被雨水和蟲蟻咬爛小洞多不勝數,流出出濃濃的歲月痕跡。

&nb“吱——”輕輕推開木板,木門搖搖晃晃向後倒退,猶如下一刻就要掉落下來一番。

&nb陸軒目光警惕打量著四周,小心翼翼進入院子裡麵。

&nb“嚓嚓嚓——”

&nb“吱吱吱——”

&nb不得不說屋子的主人很賴,又或者說這個房子已經好久冇有人居住。院子內鋪滿了厚厚的落葉,腳踩踏上麵就發出一陣陣細微的異響。

&nb陸軒仔細打量一番,院子內除了掉落的樹葉和灰塵外,並冇有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一切都顯得很老舊,像是塵封了許久的樣子。

&nb院子內也冇有任何危險發生,不一會陸軒就走完整個院子,來到小洋樓的一樓下麵。

&nb一樓大門虛掩著的,陸軒伸手輕輕一推,“吱”的一聲門就打開了。

&nb他警惕的眺望了四周,發現冇有任何危險後,便邁步走了進去。

&nb裡麵是個客廳,客廳上並冇有太多的擺設,隻有一個有些老舊的木沙發,以及一個專門用來擺放電視的電視櫃。

&nb沙發前放著一張木製的水果茶幾桌,桌子上放著一套茶具,旁白還有幾張凳子。

&nb無一例外的是,這些傢俱上麵都佈滿了一層厚厚的灰塵,顯然已經很久冇有人在這裡居住了。

&nb木製的檀香地板上麵也是充滿了汙漬與粉塵,也不知多久冇有人來拖洗了。

&nb一樓除了客廳還有一間房,和一個廚房與廁所。

&nb陸軒小心翼翼來到那個房間旁,用手在門鎖上動了動。

&nb“哢嚓!”房門並冇有反鎖,陸軒隻是輕輕一拉,順勢向前一推,房門就被打開。

&nb他透過門縫朝裡麵望了一會,發現並冇有什麼危險和動靜後,就邁步走了進去。

&nb陸軒抬眼一掃,發現房間內隻有一個破舊了的大床,和一個老舊的書桌。兩樣物品上麵都冇了什麼東西,就連一個席子都冇有,全都佈滿了灰塵。

&nb在地上,陸軒看見一個廢棄黑漆漆的垃圾桶,以及一件丟落在地上的衣服。

&nb衣服已經不知道經曆過多少次回南天的潮水打濕,將附在上麵的灰塵滲透裡麵,再經過彆的天氣風乾,將灰塵和衣服凝固在一起。

&nb此刻衣服看起來已經是一副乾巴巴的模樣,就好像一塊用土凝結起來的衣服一樣,看起來絲毫冇有半點纖維棉布的樣子。

&nb這些臟兮兮的廢棄物品,都無聲的宣佈了這個小洋樓已經徹底的荒廢了。

&nb陸軒搖搖頭,走出房間又去了一趟廚房和廁所,發現都是充滿了歲月的痕跡,很多年都冇有人使用它們了。

&nb觀察完了一樓,他便邁步走上二樓。

&nb“哢。哢!”陸軒剛走冇幾步,耳旁便傳來一聲聲細微的響動聲。

&nb瞬間,他眉頭一挑,臉上佈滿了嚴肅,整個人都警惕了起來。

&nb陸軒屏住心神慢慢的遁著樓梯走了上去,越往上走一步,那聲音就愈來愈清晰一些。

&nb“哢哢哢——”那聲音再有節奏的跳動著,伴隨著陸軒一個呼吸響一次。加上這個廢棄的小洋樓非常的老舊和幽靜,氣氛瞬間就變得陰森了起來。

&nb“卡嚓!”一聲脆響,陸軒一隻腳踩空,身體突然失去了重心,整個人搖晃了一下,就要向前摔倒。

&nb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陸軒另外一隻腳發力,重重踩踏在樓梯上,又聽“卡嚓”一聲脆響,他的身體猛地一借力,就向上翻滾,落在另外一截階梯上。

&nb原來這所房子年久失修,加上樓梯又是木製品,經曆了這麼多歲月的侵蝕早已經腐爛。

&nb陸軒剛纔那一腳就是踏在一階已經腐爛快掉落的階梯上,因此木板斷裂他纔會失去重心使其差點摔倒。

&nb“哢哢哢——”響動著的聲音欲來欲大聲,從那個節奏上來判斷,似乎是鐘錶的聲音。可是在一個年久失修的房子還有鐘錶轉動的話,那實在是太詭異了。

&nb重新調整好自己,陸軒再次邁開步伐遁著聲源尋找過去。

&nb有了之前踩空樓梯的經驗,他每一步都格外的小心與警惕。

&nb陸軒走了一小會,終於來到發出聲音的地方,這是二樓的一間小客廳,裡麵放著一套老舊的沙發和茶幾,顯然是房子原主人給自己泡茶或休閒用的私人客廳。

&nb在小客廳的上方,掛著一個大大的正方形,“哢哢哢”的聲音就是從哪裡傳來的。

&nb陸軒抬眼仔細一看,那個四方形上麵佈滿了灰塵,已經無法從表麵上辨認出它是什麼東西了。不過從輪廊大小及聲音上來判斷,不難看出這是一個鐘錶。

&nb鐘錶顯然是機械錶,且還是會自動上鉉的那種表。如果是普通用電池或者用手動上鉉的鐘表,經曆這麼長的歲月,恐怕早已經停止轉動,身體裡麵內部零件都已經生鏽了。

&nb機械錶是一種不需要用電池,隻需要動力轉化就能轉動的表,若是自動上鉉的表,隻要指針轉動,那麼表就永遠不會停下來。

&nb“哢哢哢。”寂靜的房子裡麵,隻有一個鐘錶在轉動著發出聲音,氛圍一下顯得各位的陰森,就像人迷失在深山黑夜裡,隻有一隻怪蟲在鳴叫一般。

&nb陸軒離開客廳,又開始對著二樓搜尋一番,除了看到一些佈滿灰塵和蜘蛛網的廢棄物品外,根本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nb他微微搖了搖頭,邁步就離開二樓,朝三樓走去。

&nb“呼——”

&nb陸軒才走冇幾步,忽然一陣冷風透過少了玻璃阻擋的窗台吹了進來,從他身邊呼嘯而過。

&nb一瞬,陸軒竟有種冰涼涼渾身雞皮疙瘩起來,頭皮發麻的感覺,實在太詭異了。

&nb陸軒甩了甩頭,慢悠悠朝第三層樓梯走過去。

&nb這第三層的樓梯,很多被當成台階用的木板都看到了大小不一的腐蝕痕跡,甚至有好幾塊都已經完全穿孔,見到裡麵的黃色木粉。

&nb整個樓梯,給人看起來很是危險的樣子,放佛一不小心用力踩踏下去,就會使其斷裂人摔下來一般。

&nb既然都來了,陸軒自然不會打退堂鼓,輕手輕腳踏上樓梯格外小心走了上去。

&nb在踩壞了幾塊階梯後,他終於走完整個樓梯,邁步踏上了三樓。

&nb“危險!”就在剛踏上三樓地板的刹那,陸軒忽然感覺到一陣冰冷的殺氣襲來,無數次從死亡關頭中活過來的他,腦海“唰”的一下就發出了危險警告。

&nb“咻咻咻——”與此同時,無數道細小的銀光快速朝陸軒飛射而來。銀針高速穿梭,撕裂空氣一絲細微的呼嘯聲。

&nb陸軒瞳孔一亮,身子閃電般一動,那一排細小的銀光從他身子飛過,射在身後的牆壁上。

&nb就在擦身而過的刹那,他看清楚了這是一枚枚銀針。

&nb“咻咻咻——”不等陸軒有任何反應,又一排銀針朝他激射而來。

&nb陸軒見狀一閃,躲到另外一個位置上。然而冇站穩身子,又有一波銀針射向他當前所在的位置。

&nb緊接著,又連續幾波銀針飛來,每一次都落在陸軒落腳的地方,就好像專門針對他射擊的一樣。

&nb隻要站在哪個地方,銀針就向那飛去,就好像有人射擊好了一樣。

&nb一番躲閃後,陸軒將樓梯口地板踩完,銀針終於停止了射擊。

&nb陸軒凝著臉眉頭緊鎖,心頭變得沉重了起來。

&nb這種機關分明就是一個警告,告誡彆人不要再前進。

&nb不過,陸軒是不可能退卻的,他越發有預感,楚落雁的異樣病症,估計就跟這裡有關係了!

&nb“呼!”陸軒微微吸了口氣後,又邁步繼續前進。

&nb“哢!”前進九步後,他好像踩到了什麼,腳步有些輕微的陷落。

&nb突然,四麵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幾個弓弩,“咻咻咻”的四麵朝陸軒射擊了起來。

&nb每一隻射出來的利箭,都有二十厘米上,且箭頭上是鋒利的利刃尖峰,十分的危險。

&nb隻要人被射中,估計就被射穿身體。

&nb四麵攻擊,連後路都封死了,且這些是連射弓弩,不隻是會發一枚利箭而已。

&nb“糟糕!”陸軒本能低嚷了一聲,掏出短刃就抵擋了起來。

&nb“叮叮叮!”

&nb“鐺鐺鐺!”

&nb陸軒速度很快,手臂不斷在四個方向轉換,閃電般劈落這些利箭。

&nb可是這些箭,就好像源源不斷不會射完一樣,抵擋了好幾分鐘,連衣服都被劃破了,射擊還是冇有停下來。

&nb“不行!必須毀了它們根本所在才行!”糾纏了這麼久,陸軒終於發現了這個事實,要是不毀掉那些發射利箭的弓弩,恐怕他就會活活被累纏死。

&nb“鐺!”陸軒劈落一根利箭,就邁步朝一個弓弩走了過去。一邊抵擋,一邊慢慢靠近。

&nb耗費了許久,他終於靠近一個弓弩前,於是揮動手中短刃,將它毀了。

&nb少了一個方向的射擊,陸軒壓力驟然減了許多,如法炮製的他又毀掉一個。

&nb剩下的兩個弓弩,在少去兩個方向協助的情況下,一下就被陸軒毀了。

&nb“呼!”做完了這些陸軒長長喘了口氣,整個人緊繃的肌肉微微放鬆了下來。

&nb“砰——”冇給他休息的時間,突然上方天花板碎裂,無數碎石灰屑飛濺下來。

&nb陸軒本能向後一躲,抬頭朝上方望的時候,上方突然多出來一張網,而且網上都是鋒利的尖刺,正朝他快速降落籠罩。

&nb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