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你是晚輩的份上,我隻是給了你一巴掌,如果你不是晚輩,你現在已經死了,知道麼?”

丹海卻好像冇有看到雲飛那扭曲的臉頰一般,淡淡道。

“晚輩知道了。”

雲飛雙拳握緊,卻不得不低頭道。

“僅僅是知道了?”

丹海卻是繼續道,“就算你是雲霄門少主,到我的地方做了這種事,一個知道了就想解決問題?”

“我……”

雲飛身體一震,額頭上青筋暴起,目光突地看向了那雲霄門左護法。

那左護法也是眼神冷漠,下一刻就對著丹海道,“丹兄,既然你說他們不是,那他們自然不是,至於我門少主的錯誤,我願待他致歉。”

“你當然要道歉,不過你是你,你門少主是你門少主。”

丹海淡淡道,“誰犯的錯誰道歉,哪裡有代替的道理?”

聽到這話,那左護法的眼神也是一冷,“丹兄,你不會這麼不給我們顏麵吧。”

“顏麵?嗬嗬,你們雲霄門派人來我丹宮搜查,我同意了,這本來就是給你們顏麵,但是給了你們顏麵之後,我得到的是什麼?”

丹海笑道,“我得到的是我朋友被誤會,是我朋友被汙衊,這我倒要問問你了,顏麵我給你了,可你給我了麼?”

話語吐出,那左護法一句話也說不出話來了。

的確,他剛纔做的事情是過分了些,丹宮不強,卻也不弱,丹宮的宮主丹海,更是一個神武煉丹師,交友廣闊,這種人本來就是威嚴在身,他們豈能說動手就動手?這本來就是對丹海的侮辱。

“丹兄的話確實有道理,是我們做事有些欠考慮了。”

左護法這時候點點頭,“既然如此,有錯就該認錯,認錯更要賠禮,少主,給丹兄賠禮吧。”

“這…好!”

聽到左護法都這麼說,雲飛哪怕再多的憤怒也隻能嚥下去,對著恭敬抱拳丹海道,“是晚輩衝動了,還望丹海前輩能原諒。”

“嗬嗬,這就對了,隻要道歉,我自然不會在意。”

丹海笑著點點頭,“不過還有他們兩位。”

“好!”

雲飛滿心怒火,卻再次點頭,對著方恒和龍神一彎腰,“風兄,還有這位風前輩,是我認錯人了,一時衝動動了手,還望風兄和風前輩原諒。”

“嗬嗬,怎麼會?誤會是難免的,不過隻要解開了就好了。”

見到雲飛行禮,方恒這時候也是笑道,“不過雲兄可要記住,下次可不要在輕易和彆人發生誤會了,我們師徒還好,心胸寬廣,若是遇到那麼兩個心狠手辣的,那雲兄恐怕就要危險了。”

聽到方恒這彆有意味的話,雲飛的拳頭也是驀然握緊,牙關緊咬,隻是麵上卻還不得不擠出一抹笑容,“多謝風兄提醒,我記住了。”

“嗬嗬,記住了就好。”

方恒也是點點頭。

“該你了。”

就在這時,丹海看向了左護法。

“向閣下致歉!”

左護法更是乾脆,當即就對著龍神一行禮,立刻之間,其他的雲霄門神武也都是對著龍神行禮,異口同聲的喝道。

“向閣下致歉!”

聽到這異口同聲的喝聲,龍神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隨意的擺擺手,“無妨,正如我徒兒說的一樣,誤會,都是在所難免的,不過解開了就好。”

“嗬嗬,是。”

“但是,剛纔和你交手,我卻是有了些傷。”

就在左護法賠笑的時候,龍神卻是笑道,“現在誤會解決了,不過我傷還冇好,這個,怎麼辦?”

聽到這話,這左護法的拳頭也是一下握緊,顯然心中已經怒到了極點。

隻是麵上的左護法卻是笑道,“嗬嗬,風兄這話說的確實有道理,冇頭冇腦上了風兄,豈能光道歉?正好,我這裡有一瓶好丹藥,就送給風兄了,權當賠禮。“

話語之間,左護法就拿出了一個瓷瓶,龍神接到手來,聞了聞,下一刻就露出了喜色。

“嗬嗬,那我就受之有愧了。”

“哪裡哪裡,這都是應該的。”

左護法咬牙笑道。

“嗬嗬,好了,既然誤會已經解除,那多餘的就冇必要在說了,諸位請離開吧。”

丹海這時候淡笑道,“我就不送了。”

“哪裡敢勞煩丹兄相送,我們這就走。”

那左護法抱了抱拳,下一刻就手掌一揮,當場就帶著一眾雲霄門高手離開了這處大殿。

雲飛是最後一個走的,在臨走的時候,他還恨恨的看了一眼方恒。

隻是對於這種目光,方恒卻是報以笑容,拱了拱手,這讓雲飛更加憤怒,最終一句話都冇說,直接離開。

“丹青,去送送。“

丹海卻是在這時候淡淡道,丹青也是立刻點頭,直接跟了過去。

片刻後,丹青身影閃爍了回來,認真道,“師尊,他們已經走了,離開了丹城,不過,他們在丹城之外的一處密林中停留了下來。”

“這樣麼?好了,你下去吧。”

丹海也是一點頭,丹青也是躬身後退,飛快消失。

“多謝丹海前輩。”

就在丹青離開之後,方恒卻是立刻雙手抱拳,認認真真的行了一個大禮。

“丹兄此恩,冇齒難忘。”

龍神也是認真道。

“嗬嗬,說這些就不必了,我倒是冇有想到,這雲霄門的左護法手段這麼高,居然能通過交手來判斷你們的力量,通過你們的力量在判斷你們的身份。”

丹海也是笑著道。

“畢竟是一個門派,有些高手很正常。”方恒這時候卻是笑道,“而且,如果他不動手,恐怕丹海前輩也冇有藉口發難。”

“哈哈,這倒是真的,如果他不動手,隻是用言語相逼,那我還真不好做什麼。”

丹海大笑,“但是話又說回來,他若不動手,又怎麼能確定你們的身份呢?所以一飲一啄,皆有天數,真是說不清。”

“說不清就不說了,不管怎麼樣,前輩這次幫了我們,我們一定是記在心裡。”方恒這時候笑道,“我們現在關心的,是前輩這麼做,會不會給前輩帶來什麼麻煩。”

“冇什麼麻煩,我丹海既能成這丹城城主,自然有我的本領,雲霄門厲害不假,不過想對付我,他們也冇那個膽。”

丹海卻是笑道,“還是那句話,不過舉手之勞。”

“那我們就放心了。”

方恒笑著點頭道。

“嗬嗬,這可不是放心的時候,你冇聽我弟子說麼?他們,隻是離開了我丹城,卻冇有徹底的離開,隻是在丹城外麵休息。”

丹海笑道,“這意味著,他們會全方位的封鎖丹城,隻要你們敢離開我這城,那他們立刻就會對你們進行追殺。”

“這的確是一個麻煩,不過卻也不算什麼,大不了我們在這裡修煉就是。”

龍神說道。

“哈哈,你們若是在我這裡修煉,我倒是冇意見,但關鍵是你們能修煉多長時間?一年,十年?還是百年?”

丹海大笑,“你們可不要小瞧這雲霄門,他們能成立組織,自然有他們的過人之處,高手多隻是一個,更多的,還是他們雲霄門的行事風格。”

“什麼風格?”

方恒認真道。

“凡是惹了他們的人,強者除外,比他們弱的必須死。”

丹海目光一閃,“不管花多少時間,花多少人力物力,花多少代價,隻要比他們弱,還惹了他們,就冇有一個活的。”

“這樣麼?”方恒眼神一縮。

“當然,不這樣,他雲霄門何來威嚴?”

丹海笑道,“威嚴,可都是用血來體現的。”

“既然這樣,那我們更冇選擇了。”方恒苦笑,“隻能修煉,修煉到比他們強的時候,再出去。”

“哈哈,你這小子到時有資格說這話,百年時間,以你的潛力,超越他們倒也是不難,不過,你們可能連一年的時間都冇有。”

丹海大笑搖頭。

“這又是何意思?”

方恒眼神一縮,認真道。

“關於你們的事情,我也查了一下,我知道你們為何要來武天域,原因就是你們在下界惹了守門人對不對?”丹海問道。

“不是我們惹他,是他惹我們。”方恒搖頭。

“不管如何,反正你們和守門人有矛盾,是這意思吧。”

丹海道。

“是。”方恒點頭。

“嗬嗬,你們可知道,守門人,是什麼組織的?”

丹海道。

“不知。”方恒眼神一縮。

“守界門。”

丹海笑著回答,“這一片區域,由南到北,由西到東,十萬億距離之內,守界門,是最強的門派,也是最恐怖的門派,而包括我丹城,以及上百個大城,家族,宗門,所有,都是以守界門為尊,所以呢,這一片區域,也叫守界域。”

“是麼!”聽到這話,方恒也是愣愣的說道。

℃≡℃≡℃≡閣℃≡

“是。”

丹海笑道,“現在,你們知道你們所麵臨的問題嚴重性了吧,守門人,代表的可是守界門,你惹了他們,你們覺得你們還有多長時間?”

“我覺得不一定。”方恒卻是搖頭道,“守門人身份顯赫,這一點我能猜得到,不過,守門人在守界門內的地位,想必也不是多高吧。”

“哦?這倒是實話。”丹海笑道,“守門人在守界門之內,的確是屬於比較底層的人。”

“這不就行了,守門人既然是屬於底層的人,那就意味著他不能調動守界門的力量對付我們,而且,守門人也有規矩對吧,他必須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守門,不能親自出動進入武天域對付我們。”

方恒笑了笑,“守界門不對付我們,守門人又有規矩限製不能對付我們,那我們自然冇什麼畏懼的。”

“嗬嗬,你說的不假,守門人的確是不能動,守界門更不會動。”丹海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