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四。

杭州城內的火勢已經撲滅,隻留下一片焦黑的廢墟。青色煙依舊在上空盤旋籠罩,城中的江湖人在救火和驚慌混亂中穩定下來後,卻是茫然一片,昨日是明教教主方臘登基大典,舉城歡慶,但就在那晚,皇宮成為了廢墟、西北糧倉也被付之一炬,如今搶下來的糧食,全都已經被烤熟了。

一晚上發生的事,讓人目不暇接。

永樂皇宮,正殿倒塌成為了廢墟。這原本隻是一棟王府,規格也算不得多大,如今剩下的便是寢宮和側殿尚能使用。而在此時側殿中,最裡麵,隱隱約約一個人影坐在那裡,臉上汙著黑煙看不出什麼表情。

她便是永樂朝的金枝公主,方如意。

下麵熙熙攘攘一片,破罵的聲音、訴苦的聲音、叫嚷著報仇的聲音交織著。永樂文武當中,包道乙當著眾人麵朝方如意拱了拱手:“公主,貧道冒犯了,陛下的情況到底是怎樣了,現在大夥群龍無首,總要有人出來住持大局纔對。”

椅上,方如意也拱拱手:“包天師,言重了,我爹爹隻是受了點傷,但行動不便,後宮內宅大家也是不方便出入,便是由如意代爹爹與眾位叔叔伯伯商討大局吧。”

“受傷…..”眼下殿裡這麼多人,大多歲歲數上比方如意大了不知多少,讓他們與一個女娃商量大事,多少有些彆扭。包道乙按耐下情緒,“如隻是行動不便,貧道是出家人,後宮內宅一樣進得去,便讓貧道進去麵見陛下為好。Pbtxt”

“人家臥室,一個老道跑進去…..真是好笑。”方如意那邊,蘇婉玲低聲笑著說。

她聲音不大,但包道乙武功過人,這點聲響也是被他一字不落的聽進去。他轉過視線望過去,皺著眉,一副不悅的表情,“你們三個是何人?此乃我永樂朝內務事,竟然有外人在場,來人把他們三個打出去。”

“誰敢——”

方如意歇斯底裡的大吼一聲,聲音陡然爆發出來,到讓下麵喧鬨瞬間靜了下來。原本這種事情是父親方臘或者兄長方天定該做的事,可此時落在她一個女子頭上,下麵的人又都是不好說話的人,壓力可想而知。

隨後,她聲音緩和下來,“天師,這三人乃是如意的朋友,昨夜與我一道把守皇宮,撲滅大火,如此就算不是我永樂的人,可也算慷慨援手的江湖同道,若是叫人知道我們把恩人趕出去,且不是反而讓彆人以為我們狼心狗肺?”

狼心狗肺…….包道乙臉上幾乎都抽搐起來,剛剛那句話就像是針對他說的那般,昨晚皇宮起火,他原本第一時間衝出去,可半途上,他又轉了回去,聖公方臘他是不擔心的,之所以折回去,卻是想到百官宴中的百官。

如今……死了不少吧,那些中樞大臣死上幾個最好,這樣才能把位置騰出來。

“好….這事不提也罷。”

包道乙點點頭,但對於麵見方臘,是絕不會退讓的,心裡有什麼算盤,他自己心裡清楚,“不過如今杭州城裡城外十餘萬大軍,再加上各種事情擔下來,怕是你一個冇見過什麼世麵的女子,是擔不下來的。”

“難道你擔的下來?”方如意杏目瞪過去,心裡早已憋出火來。

“說的好。”

側殿門口,石寶滿身血汙走了進來立在兩人之間,他盯著包道乙道:“總有一些人藉機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怎麼?想看看方大哥是不是重傷,好搶位置?”

“你….”包道乙心裡也惱怒萬分,他是想過搶位置,但也隻是想要中樞幾個官位而已,結果被這人一頓搶白,變成了自己窺視九五帝尊的寶座。

“放屁,老子怎麼可能…..好好,貧道不與你們爭了,既然方如意要處理大局就讓她處理便是,貧道就在這裡看著她怎麼處理。”包道乙壓下了語氣,他冇有什麼好說了,也不想和石寶這個瘋子胡攪蠻纏。

……………

待包道乙沉默下去,石寶支援方如意住持大局後,便是將外麵的情況開始整理出來,畢竟關係到永樂王朝往後的生存、走向,但各種各樣的資訊彙聚過來時,便是印證了之前包道乙說的話,擔子一旦壓下來,不是說兩句話就能擔得了的。

“……..昨日正殿百官宴遇襲,今日一早清理出來的屍骸中便是有右相祖士遠,驃騎上將軍杜微、二十四將中的溫克讓、元興、黃愛,侍郎高玉,司天監的浦文英……..”

死者的名字一個個報了出來,讓在場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料誰也想不到,官袍尚未穿熱乎,人便是死了。

“繼續。”聲音從方如意嘴裡傳出,略帶嘶啞,語調並不高卻帶著一絲不苟的命令。

書記官連忙道了一聲是,繼續彙報。

“…..西北糧庫重地,昨晚被一群人突襲,十五座糧庫幾乎全部毀於一旦,守將潘文得、冷恭戰死,救出的糧草不足半月之用,而城外,老瓦溝守將龐萬春來報,囤積外圍的糧草也被人突襲燒燬,十不存一……副將段愷被殺…….”

“……還有便是鄧國師…..鄧元帥….昨夜追擊敵人時,身受重傷…..”

資訊上的事,彙聚起來簡單概括的話,便是燒糧、偷襲皇宮兩件大事,可僅僅兩件事便是讓剛剛成立的永樂王朝蒙上了前途未明的陰影。殿上,所有人陷入詭異的寂靜當中,視線集中在上首位的女子身上,等著她拿主意。

指揮這一切事情的那人……

從被殺死的廠衛衣著上,方如意哪裡會不清楚,那是誰?但眼下的局麵,她現在必須要考慮的是怎麼去做,厲天閏如今在城內穩定人心整肅紀律,方七佛還在攻打嘉興,鄧元覺重傷在身,包道乙似乎對自己很不滿意,唯有石寶還能信任托付。

“我該怎麼做啊…..”方如意心裡呐喊著。

…….

然而,皇宮外,杭州城大街上,一匹加急快馬飛馳而來。

五月二十四,王稟所領大軍與嘉興守將王子武前後夾擊,大敗方七佛與嘉興城外。

這一條訊息,如同沸油裡滴下了水。

PS: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