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正康一天中的活動又多了一項。

其實對他這種很恬淡的人來說,每天要做的事情也就那麼幾樣。

睡醒,洗漱。

早餐,一般是一碗清粥配一碟小菜。

看書。

午餐,一般是麪條,澆上素臊子,油水不多。

看書。

晚餐,一般是一個白麪饅頭加兩樣小菜。

坐禪,睡覺。

按時排泄。

就這樣。

現在多了一個修煉武功,安排在下午。

中原武學內功走的是十二正經與奇經八脈,這些經脈聯通全身各個器官和係統,內則調和人體,外則聯通天地,可謂充滿東方天人一體的大思維、大智慧。

五臟消化五穀肉類之精華,武者或以靜坐使精神交感化氣,或以外功鍛鍊促動精華流轉血肉骨骼中,進而滋長內氣。

於是肺屬金,孕化金剛內氣;肝屬木,孕化紫霞內氣;腎屬水,孕化玄陰內氣;心屬火,孕化純陽內氣;脾屬土,孕化歸元內氣。不同派係的內功滋長不同屬性的內力。

其間對修煉時辰乃至時節的把握也頗有講究。

一天十二時辰,各有五行之屬,而一年四季,也有側重之時。

《素問·金匱真言論》有言“五臟應四時,各有收受”,《素問·六節藏象論》指出,“心通於夏氣,肺通於秋氣,腎通於冬氣,肝通於春氣,脾通於土氣”。

武者修行,交感外界,對天地間五行屬性的流轉要時刻把握在心。

五行有相生相剋,亢乘反侮之關係,在合適的時候修煉有益,在五氣相剋的時候修煉就往往事倍功半。尤其到了高階的內功,武者汲取天地靈機,逆反先天之境,往往需要汲取天地元氣,這時候的修煉就非常非常講究順時而為了。

有許多非正統的武者,胡亂把江湖上流傳的內功統統學來,不顧屬性間的轉化關係,往往就會導致內息紊亂,乃至功力倒退的結果。

對鹿正康來說,他的先天之氣本就是混元內力,五行俱全,卻是隨時隨地都可以修煉。

內力之物,玄奇神妙,一旦化生,周流經脈日夜不息,就好似河流般自然運行,武者練功,需要做的就是以神禦氣,將野性不馴的內力束縛,歸於丹田中,這便是功力。

而打通經脈,其實是以神念貫穿經脈,讓其中散漫的內力被收歸己用。

武俠小說裡所謂“散功”,除了是被北冥神功、吸星之類的功法吸去了所有內力外,就是武者因為耗神太過,無法受束內氣,丹田的氣散歸經脈了。

完成了對內力的把握和熔鍊後,接下來就該將功力凝結於周身竅穴中,化作四種不同效用的真氣。

分彆為催破、輕靈、護體、奇竅。

催破真氣可使內力更具銳性,對敵時,能更有效地穿破護甲、身軀和內氣。

輕靈真氣使得內力更具浮性,不論奔行縱躍都會更矯健迅捷。

護體真氣使得內力更具韌性,抵擋攻擊,減輕受到的內外傷勢。

奇竅真氣使得內力更具靈性,內息運轉更加流暢自如。

鹿正康當然二話不說先提升了護體真氣,打不過彆人不要緊,彆被人家打傷就好了。再者少林武功裡多有護體法門,發揮長處總是好的。

內功除了五行屬性與四種特性外,更有精純境界。

所謂精純,精湛純熟,精良純粹,是多年苦練,反覆打磨內力後纔能有一點些微的進步。

每多精純一點,內氣就越精練一點,從綿軟到堅硬,從虛淡到凝實,以硬擊柔,便是一寸鐵釘也能擊穿百丈雲靄。

這時候先天之氣很占便宜,因為品質高的緣故,所以相對精純境界很高,這也是為什麼鹿正康能使內氣穿破山石。

這些天來,除了中規中矩的受束內力外,他還得練習內力的虛實轉化,既要能滲入紙張而不傷其物,又要刺透金鐵而不滯其行。

相比讀書坐禪,練武並不比某一樣更有趣,也不比某一樣更枯燥,總歸在他看來,是消磨時間的一個途徑。

如此又是幾個月的時間,金秋匆匆而過,寒冬降臨。

十一月的時候嵩山下了一場雪,讓人冇想到的是,一下就是整個冬天。

大雪封山,道路難行,所以今年的法會冇有舉行,人們都縮在屋子裡貓冬。

十二月下旬,過年的氛圍一天天濃烈,就在這個喜慶的時候,少林寺卻遇到了不速之客。

一位白髮中年人穿過被積雪覆壓的山路來到寺門。

守門的知客僧們正在懶洋洋地曬著太陽,感受寒冬難得的暖意,看到這位中年人時不禁有些驚訝。

此人五官端正,但氣質狠厲,身上穿著一套黑底紅袍,形製複雜,繪有邪異的圖騰樣式,一雙眼睛滲著隱隱血光,讓幾位知客僧人頗感不適。

其中一位大著膽子迎上前去,“敢問施主所來何事?可有拜帖?”

“鄙人血犼教長老俞鳳,受教主之托前來貴寺投請帖,還望和尚麻煩通稟方丈。”

那來人禮數週全,從懷裡摸出一張潔白的紙片遞給知客僧,僧人一接過來,隻感到觸手之物柔軟纖薄,卻是質地奇佳,比那有名的宣紙都舒服些。

知客僧合十一禮,轉身往寺裡跑去。

方丈此時坐在禪房裡敲木魚,不見來客,知客僧先去找到了長老子孽禪師,禪師把那拜帖取來,頓時就一皺眉,再看上麵的文字。

“昔年相樞大神廢黜朝廷,自此武林之事繁如錦繡,吾以心嚮往之,今鄙人聯合百千江湖同道,茲定於明年二月初江北血犼穀之地開宗立派。大典準備已畢,特廣邀武林名門豪傑共參壯舉,見證此時。久聞少林乃武林之泰山北鬥,威望深重,吾知少林方丈子性禪師亦是品性武功具絕之人,萬望能蒞臨敝派,教吾等蓬蓽生輝。

江北血犼教教主雷廣淩敬拜。”

子孽禪師喝問知客僧道“這請帖是誰送來的?”

“是一位自稱血犼教長老的施主,就在寺門外等候!”

子孽禪師皺著眉吩咐道“你回去告知守門僧眾千萬警惕此人,待貧僧把方丈請來再另行決策!“

知客僧領命而去,子孽禪師匆匆趕到方丈室,叩門三聲。

“是子孽啊,何事驚慌?”

“好教方丈知曉,門外來了一個殺人取皮的惡賊!”

下一刻,大門轟然洞開,子性禪師臉色鐵青地走了出來。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是哪個邪魔敢如此囂張!來了少林寶刹,卻是不要走了!”